檢索: 帳戶 密碼 記錄帳戶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簡體 
2002年9月6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新聞專題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2-09-06] 中國海域貧血捕無魚

放大圖片

 中國近年實施伏季休漁措施,但仍未能真正保護海洋資源。

 人們把二十一世紀稱作「海洋的世紀」。然而在這剛剛開始的新紀元,擁有一點八萬公里長海岸線的中國,卻驚現海洋資源「貧血」的呼聲。到底我們明天還能吃到近海出產的魚嗎?

 浙江省海洋捕撈產量、遠洋捕撈產量位居全國首位。但記者近日在這個漁業大省沿海訪問時,卻聽到了「海洋枯竭」的驚呼。浙江省象山縣石浦漁港是中國四大漁港之一,這埵p今已看不出早年的漁村模樣,鎮上佈滿外國商品廣告、合資企業、電器商店和歌舞廳,許多漁民轉行從事其它產業。

海洋「貧血」 漁穫劇減

 過去二十多年來,國人逐利觀念復甦,驅動著漁民們瘋狂地從大海中掠取資源。石浦漁民林勝利十六歲便下海,十九歲當上了船長。他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一網能打上幾萬斤,有時十幾萬斤的也有,那還是在距石浦四十五海里的近海。但九十年代中期以後,最少時,僅能打上兩三千斤,空網也是常有的。東海特產大黃魚現在基本上絕跡了。

 東海如此,南海的情況也不妙。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比較常見的池魚汛、黃花汛、牙帶汛、赤魚汛等大型漁汛,如今都不見了。赤魚、三黎、曹白敏魚等幾乎絕跡。專家認為,不出幾年,南海漁區許多經濟魚類都可能重蹈大黃魚消亡的覆轍。

 一直被人們認為擁有取之不盡資源的遼闊海洋,如今真正出現了「貧血」。石浦漁村在最富的九十年代中期以前,年人均收入能達到一兩萬。但去年下降到五千元。以前一艘一兩百萬元的漁船,一年便能收回投資;現在,賣也不是,不賣也不是。

休漁措施 聊勝於無

 專家指出,要解決目前的困難,根本上講,是要保護和恢復資源。為此,中國在南海、東海和黃海實行了每年兩到三個月的休漁制。

 但休漁的效果並不明顯。媒體報道說:每當休漁結束,漁船便蜂擁而出,猶如「餓虎下山」,而其中對海洋漁業資源破壞最大的拖網船佔了大部分,「瘋狂捕撈其實正在砸漁民自己手中的飯碗」。

 據介紹,二○○○年我國在南海海域捕撈量超過三百萬噸,而一年當中同一海域海洋魚類的增長量僅為二百萬噸左右。也就是說,休漁對漁業資源的保護遠遠慢於海洋捕撈。

 專家指出,目前伏季休漁最大的弊端是,它只能約束漁民不能在規定的時間內出海作業,而對伏休結束後的無限制捕撈行為卻無能為力。因為沒有控制捕撈強度,每年休漁結束後,剛長到三四個月大的幼魚就遭到捕撈。

 此外,海洋污染也日趨嚴重,主要是營養鹽、有機物、石油類和重金屬氾濫,赤潮增加,致使我國每年捕撈產量損失五十萬噸,經濟損失三十億元。在我國四大海區中,其中東海海域污染程度最為嚴重。今年六月,象山港海域就再次發生大面積原發性赤潮,面積約四十平方公里。

漁民自保 拓展海洋經濟

 這些現象引起了漁民們的不安。象山漁民最近再次呼籲,要求國家把休漁期進一步延長。另外,他們還開始實施「藍色自願者行動」,提出口號:「善待海洋,就是善待自己。」這些漁民結隊北上南下,到全國各個漁區去宣傳保護海洋資源的重要性,引起了廣泛的共鳴。

 「藍色自願者行動」的發起人之一林勝利說:「我們去日本海面打魚,對人家的觀念感到很吃驚。八十年代,他們也用拖網船,但九十年代,便不用了。而且,他們從不把廢物廢水投放到海堙C」

 「藍色自願者行動」的規模越來越大,如今已有上萬人參加。今年九月,它將在中國開漁節之際正式成立為常設機構,是中國第一個保護海洋生態的非政府組織。

 象山漁民的行動已引起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關注。加拿大、韓國、日本等國的漁民均來到象山,與當地漁民一起宣誓保護海洋。象山漁民放出了漂流瓶,裝著多種文字寫的呼籲保護海洋的倡議,已經被外國漁民拾到。

 象山縣委書記蕭培生表示,漁區漁民漁業已到了非常嚴峻的時候,漁業一定要轉業轉產,不能再單靠捕撈業了。

 目前,在縣委縣政府的指導下,象山嚴格實行了控制捕撈強度,漁民已經廣泛從事網箱養殖,搞漁工貿一體化、休閒漁業,尤其是發展海洋旅遊業,大大拓展了海洋經濟的概念,增加了收入。

 「漁民並不落後,他們是最有創造力的。縣委縣政府要帶領他們到大海堨h游泳,解決好他們的生存權、發展權問題。」蕭培生說。 資料來源:千龍新聞網

外海求生 漁民「受虐」

 近海無魚了,便不得不去外海——公海,甚至他國的海域。這就為國際漁事糾紛埋下了隱患。

「非法捕魚」遭扣押

 今年初,至少有四艘中國漁船在巴拉望海域被菲海岸警衛隊、菲海軍及菲海洋公園保安人員組成的聯合隊伍拘捕。加上隨後陸續扣押的漁民,目前被關押在菲的中國漁民已逾百人。菲方僅於最近釋放了十餘名兒童和有病的漁民。

 中國政府非常關注此案。中方希望菲方按照國際慣例,給予被扣中國漁民應有的人道待遇,並公正、妥善地處理此案。

 但菲律賓移民局長多明戈堅持要把中國漁民送進監獄。她說:「這批中國人將面對一系列控告,包括非法入境、偷捕魚等。」她表示,菲方將不理會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可能提出不起訴中國漁民的要求,「給中國漁民一個教訓」。

 中國漁民一直被關押在巴拉望省的一座監獄裡。據看押中國漁民的一名獄警透露,目前,至少有三十名中國漁民得了天花症;這座原本只能容納二百名囚犯的監獄的十六間牢房堙A但現在卻關有四百六十三人。

各國間糾紛不斷

 除了菲律賓,今年七月十九日,越南扣押了九艘大陸和台灣漁船。五月,浙江有兩艘漁船被日本扣留,經交涉後交還,中國漁民被罰款。三月,馬來西亞海軍戰艦在南中國海扣留一艘漁船及十六名中國漁民,他們被指闖入馬國海域非法捕魚。

 不僅是中國。因「非法捕魚」而引發糾紛,已是各國間的普遍情況。近年,印度和巴基斯坦都頻頻扣留對方漁民。二○○一年二月,馬來西亞海軍向一艘進入馬國水域的印尼拖網漁船開槍,打死一名船員並逮捕船上的三十九名印尼人。

漁民生命受威脅

 僅僅扣留還算幸運的。二○○○年五月二十六日,在南海作業的中國海南省瓊海01068號漁船,因發動機出現故障,漂至菲律賓巴拉望島附近海域,遭到菲海警圍追和槍擊,船長符功武當即中彈身亡,七名船員被扣。

漁業協定 顧此失彼

 為制止掠奪性捕撈,保護海洋資源,減少漁事糾紛,中國已與日、韓、越分別簽訂了漁業協定,對進入各自專屬經濟區管理水域的漁船數量做出了限制。

進一步打擊捕撈業

 農業部副部長齊景發說:「海洋是全人類的海洋。協議的簽訂,表明中國對保護全球海洋資源、促進世界漁業的可持續發展,採取了負責任的態度。」

 然而,對中國漁民而言,這是一杯苦酒。僅二○○一年六月三十日正式實施的《中韓漁業協定》,就使浙江省外海捕撈漁船進入韓國管轄水域、韓方一側過渡水域作業的規模減少到原來的百分之十左右,這兩塊水域包括了大小黑山、濟州島等浙江傳統的外海作業漁場。

 吳國梁說:「雖然捕魚少了,但大家還是自覺遵守這個協定。漁船上都有海圖,一發現接近了人家的海域,就不進去了。其實也進不去。他們看見中國船來了,便用水槍驅逐你離開,有時還會把船上的東西打爛。」

 陳生榮也表示,漁業協定簽訂前,中國船去得多,他們也管不了,只要你不登岸就行,簽訂後,中國船去得少了,他們有力氣對付了。

外國以軍事化管理海洋

 然而,對待前來中國沿海捕魚的外國船,中國卻要客氣得多,從不曾扣留。「即便要扣,也辦不到,我們漁政船的速度沒有他們的快。人家管理海洋,都是軍事化的,使用海岸警衛隊,有直升機。我們分散管理,漁政、海事、交通……許多個部門都有權管海,協調行動起來非常困難。」陳生榮說。他希望國家能出台政策,對海洋進行統一管理。

農業部:漁業結構將調整

 中國農業部漁業局日前透露,今後五年中國總共要減少三萬艘捕撈漁船,三十多萬沿海漁民將要轉產轉業。為此,中央財政將連續三年每年拿出二點七億元人民幣專項資金,用以實施並帶動這項「大工程」。

 農業部部長杜青林指出,沿海捕撈漁民減船轉產是中國海洋漁業結構戰略性調整的必然選擇。漁民轉產轉業工作的重點是:第一,沿海各地要將漁民轉產轉業、維護漁區穩定作為當前一項重要工作抓緊抓好;第二,加快漁區產業結構調整,引導沿海漁民轉產轉業;第三,集中力量實施減船計劃,努力完成減船任務。第四,加強漁政管理,執行好雙邊漁業協定。

 杜青林強調,做好漁民轉產轉業這項工作,有利於推進中國海洋漁業長期積累的矛盾的解決,把海洋漁業帶入良性發展的軌道,對實現海洋漁業以及沿海漁區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往上】 【下一條】 【關閉】
新聞專題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