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 簡體 
2004年1月14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讀書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4-01-14] 依達的萬卷書與萬里路

放大圖片

依達喜歡戲曲,連帶劇本集也愛讀。

圖文:鄭依依

 猶記得半年前,讀書版專訪廖秀冬局長,當時她心心念念一本中學時代的課外讀本《蒙妮妲日記》,因為書中滿載了少女心事:她和四個同學分別取了書中角色的名字,至今唯獨她的名字無人記得,她想找書來一證己名,卻尋遍不果。訪問臨終,她還一再囑託記者讀者代為尋書。

 如今書未找到,但卻找來《蒙妮妲日記》的作者,那就是六、七十年代瘋魔萬千讀者的文藝小說家依達。

 依達文筆以陰柔見稱,很能捕捉女性感覺,再化成細膩的第一身文字,引起讀者的共鳴,甚至有人以為依達是女作家。記者跟原名葉敏爾的依達暢談閱讀,竟發現他的最愛絕不是多愁善感的文字,反是博大精奇的神話世界;他欣賞的作家並不溫婉多情,反而是筆風尖刻犀利的魯迅。

 筆下的世界和涉獵的書海大異其趣,只因生活豐富多面。

 活得豐盛,因為見聞廣博;眼界開闊,因為眼睛和雙腿一樣勤敏,博覽群書遊歷廣。旅遊回來,手亦猛搖筆桿子,最近的工作就是書寫各地遊記。新見聞加上從前閱讀的舊故事,生活更多采多姿。

 例如小時閱讀的《荷馬史詩》,就成了依達旅遊西歐時的遊歷寶典。

《荷馬史詩》是旅遊手冊

 《荷馬史詩》是依達初中時期讀的有關希臘神話的文學作品。他用拇指和食指比劃出一寸多的距離:「書中的人物、天神的名字都有這麼長,記得人都頭暈,當時同學都沒有興趣。」

 「我小時看過《封神榜》這樣的神怪故事,把兩本書比較一下,咦,竟有許多相似之處,一下子便栽頭進去,苦記名字,慢慢細讀。」

 好色的天神宙斯與凡間民女的艷遇,打翻其妻希拉的醋罈子,又誕下導致「木馬屠城」的絕色美人海倫,故事離奇;只戀自己不能愛人的美少年納西薩斯,最後變成水邊顧盼自憐的的孤伶水仙花,又充滿奇想;但都不及雅典城的故事那麼深刻,因為最近依達實地重溫了。

雅典尋獲神話遺跡

 書堸O載了雅典城名字的起源。當時,城中還沒有一個守護神,也沒有名字,智慧和勝利之神雅典娜自願守護都城,但卻遇上海神普西頓也想當都城的守護神。於是他倆決定各自送一份禮物予城中人民,看誰得到人民的愛戴,便可得到他們的供奉。

 普西頓把三叉戟往地上一插,聲音洪亮地誓言保護城池永不受敵人攻擊。

 接著到雅典娜,她玉手一伸,遞給城堣H民一顆橄欖樹的種子。她說:「把種子植下,城中便會永享豐收太平。」

 城中人民都歡呼起來,他們都想過豐衣足食的盛世日子,於是雅典娜便坐進廟中,成為都城的守護神,而雅典城亦因而得名。

 奇就奇在去年依達到雅典旅遊時,登上城中山頭的見聞。在巴特農神殿的山丘上,他竟發現地上有三個凹陷的痕跡!依達不禁神馳數千年前,難道神話傳說竟是真實?還是後人穿鑿附會?

又愛中外戲曲

 神怪小說或神話故事以外,依達又愛戲曲,而且不論中外,他都愛看。「依達」筆名,就取自著名意大利劇作家威爾第的歌劇《阿依達》。

 喜愛日久,卻要現在才有閒情細讀劇本,他拿出一本《茶花女》介紹給記者。一翻書頁,劇本有意、韓、英、中等版本,依達說可以把原文和譯本互相參照。

 中國的戲曲不需翻譯,而曲歌同樣優美動人。依達說:「戲曲歌詞勝在文字精煉,短短數句,便把心情背景刻劃出來;此外歌詞這類文體又介乎對白與詩之間,配襯著歌,所以要合於音律,是很優美的文字藝術。」

《釵頭鳳》憶沈園

 所以,戲曲也等如詩,舞台也等如書,上演的劇目就是每個章節。越劇有《釵頭鳳》,所記就是陸游與唐琬的一段不能圓滿的深情。陸游所寫的詞《釵頭鳳》: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數十個字,寫盡他聽從母命,與妻唐琬離異,各自婚嫁的遭遇,還有多年後在沈園和唐琬重遇時的傷感和悔疚之情。依達深受感動,為雜誌《戲曲品味》撰寫一個有關旅遊與戲曲的專欄時,亦把《釵頭鳳》的詞寫進紹興沈園的介紹文章中。

訪魯迅家鄉

 紹興的確特別吸引依達,因為那是他母親和偶像魯迅的家鄉。

 他最近又重遊紹興,當地魯迅故居和學堂都已修葺完善,開放予人參觀。童年的魯迅曾上學遲到,被書塾老師責罰。魯迅便暗暗在書桌上刻上一個「早」字警惕自己,從此之後,魯迅就不曾上學遲到。

 

 依達說:「人常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但我想,如不多讀書,不知名勝典故,旅遊時又豈能有這樣的遊歷樂趣?」

 愛遊山玩水者欲增添遊興,切記切記。

《宮本武藏》—小逃兵的成長故事

 依達說,他的閱讀興趣繁雜,因此難選至愛,只能挑選出一本最近非常「沉迷」的鉅著:吉川英治的《宮本武藏》。

 《宮本武藏》是一部大書,共七卷,講述日本戰國時代,幡王割據混戰中,一個小逃兵宮本武藏的成長故事。

流浪江湖學藝

 武藏起初雖逃離軍隊,其後卻立心成為一個武士。但一個流離失所的逃兵,怎能成為一代著名武士呢?「他不斷四處拜師學藝,刻苦修行,最終才可練成為一代宗師。」

 一幕拜師場面,尤使依達嘆為觀止。「當時武藏流浪至一家府第之外,知道堶惘酗@教頭武功精湛,非常崇拜,想拜以為師,但那教頭卻表示永不見他,更送上一信拒絕他的求見。」

 為表決意,教頭在信上補上一刀,把信斬成了一朵花,送給武藏。

 「怎料他一看那朵花,只一眼,便能向送信的家人說出:你家主人用的是什麼劍、使的是什麼刀法。那家人登時張口結舌,飛奔回報主人,而教頭亦很折服於武藏的眼界和學識,於是收他為弟子。」折服於武藏奇技的,還有依達。

 不獨在武學上有上乘造詣,武藏還是個藝術高手,曾跟從一高僧習笛。「當他後來遇上了女主角,聽她吹奏笛子,便能一口說出女主角的父親是什麼人,她用的是什麼笛,而這枝笛子在世上是獨一無二的等等。」 依達對於這種細膩的描寫,最為欣賞;而書中所寫的愛情,亦很有文藝氣息,雖只輕筆帶過,但亦饒有新意。

貫徹武士道

 即使書中主調的武俠江湖,吉川英治寫來亦與眾不同。「武藏並不是要練就什麼神功,也不是要稱霸武林,他苦學武藝,行俠仗義,只是要貫徹武士道的那種不屈不撓、有義有勇的做人態度。」

 這種日式的堅執,簡直就是一種藝術了,依達越看越有味。

 何況單就內容來說,《宮本武藏》已集了武俠、傳奇、文藝各方面於一身呢?

 「我會把這書推薦給別人,因為它的確結合了很多方面,就好像炒得很美味的一盤雜錦佳餚,人人都會愛吃。」見聞廣博的依達如是說。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讀書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