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 簡體 
2004年9月9日 星期四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名人會客室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4-09-09] 李運強父子兵同創紙業王國

放大圖片

名人會客室主持人 張慧燊

 對於理文造紙主席李運強而言,最引以為傲之事,並非成為身家逾億的富豪。相反,其長子李文俊在94年,僅20歲出頭,卻敢於放棄在父蔭下的安穩日子,創辦理文造紙。結果,飽嚐多次被騙及數年磨練後,理文造紙已成為全國第二大造紙廠,市值約62億元,較父親的理文集團高出逾7倍。

 談及兒子今日的成就,李運強不諱言非常開心,有望子成龍的感覺。回憶李文俊創業最初數年的苦境,李運強多少有些心痛,但對於長子能克服種種困難,亦深感老懷安慰。「我一生人用六成時間栽培子女,所以長子有今日成就,我感到好驕傲。」他說。

 李運強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長子在32歲便已晉身上市公司行政總裁,最大功勞仍歸功於兒子本身的勤奮和堅毅精神。

 自理文造紙上市後,李運強父子便成為傳媒追訪的目標,兒子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李運強有何教子妙方?

從不苛求 子承父業

 李運強笑言,從來沒有對兒子施加壓力,亦未有刻意要求子承父業。「在他年幼時,我好少直接指示他要做些什麼,亦從未講過一句『阿仔,勤力些』之類的話。」他說。

 相反,李運強用一種潛移默化的方法,便是不斷與兒子談生意經,討論如何才是成功之道,及以往商場的成功人士的故事,讓他在間接引導下,自我領悟成功之道。

 雖然李運強再三將理文造紙的成功歸功於其子,但理文造紙之所以有今日的成就,實在離不開作為父親的李運強的幫助及指導。

 話說,兒子李文俊1993年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獲電腦工程學士一級榮譽學位後,迅即回港到理文手袋工作。然而,李文俊一直對手袋業務興趣不大,原因只有一個,「我始終是一個大男人,手袋業務與我格格不入,但好感謝父親,因他很開通,讓我可以自由選擇,亦好感謝他一擲8億元支持。」李文俊是這樣形容當初回來幫父親工作時的感受。

 李文俊自小已立志要創業,更早已選定造紙業,不作他想。原來早在小時候,他就讀的加拿大學校安排小朋友去參觀水泥廠、廢紙再造廠,令他留下深刻印象,故希望有朝一日可開設一間屬於自己的造紙廠。

創辦紙廠 多次被騙

 談及創辦理文造紙最初數年的艱辛經歷,李文俊形容,除了「苦」外,還是一個「苦」字。他承認,在94年開辦首幾年,很多事情都不順利。因為籌建造紙廠涉及很多專業,有關工程亦很繁複,而工作量之大,出乎他所料。

 對於從未有創業經驗的李文俊來說,造紙廠令他吃盡苦頭,亦不乏被騙的慘痛教訓。舉例說,最初建廠,根本不知用什麼樁最適合,只好聽內地工程師建議用方樁,因為較圓樁為便宜,結果發現樁的成本不但沒有更便宜,反而貴了一成幾,原因是一條圓樁可等於幾條方樁。

 其它被騙經驗,還包括在購買電纜時,供應商將錯誤的型號賣給工廠。另一次是承包安裝熱電站的公司報價為2000餘萬元,但實際只需900餘萬元。這些慘痛經驗,在最初四年不時發生。

積累經驗 永不言棄

 種種挫敗,都像冷水般一次又一次潑向李文俊。他坦言,至1996年,仍未有一件產品可以推出市場,的確令他非常失望,亦曾想過放棄。「以我這樣的家境,至少兩餐生活無憂,最易有『劈炮』的想法。但我一直有個信念: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這亦是自己捱下去的動力。」談及慘痛往事,李文俊至今仍嘆氣不已。

 累積了這些經驗,李文俊強調,「我知道冇人一出生就乜都知乜都識,但我會一直累積經驗,現時已漸懂處理。以前給人欺負的情況,現時不會再發生。」

 李文俊表示,創業初期兩年,其父不斷為造紙廠勞心勞力,當他被騙時,李運強亦為其出頭,實行父子兵一起面對困難。

買平機器 業務上軌

 談及理文造紙的轉捩點,亦是一次偶然的機會。話說有一年,李文俊到日本旅行,順道造訪位於富士山下的小林造紙機器廠。更偶然的是,這家工廠原來有一台生產量達20萬噸紙的機器要賣到印尼,但卻遇上金融風暴,對方無法付款。結果廠方以折扣價將機器賣給理文,令其產量由10萬噸急升至20萬噸,亦因為產量達到較大規模,令產品更具競爭力,業務從此走上正軌。

 現時理文造紙已成全國第二大的造紙廠,李運強對兒子的成績十分滿意,問父親兒子還有什麼不足之處?李運強直言,兒子有學識、夠勤力及聰明,但性格簡單低調,不喜交際,社交上亦略欠老練,可能較吃虧。

自創品牌32歲賺第一桶金

 李運強原籍海南,出生於1940年,5歲時隨親人來到香港,在香港接受教育後,就在三叔公的公司?學習經商。他很有經商的天賦且聰明好學,深得三叔公的賞識。他指出,當時月薪只有250元,但用了三年時間「死慳死抵」,終於儲了2000元,作為其日後創業的資本。

 由於李運強表現勤奮,三叔亦想將業務交給李運強,但被叔母及堂弟所拒,而李運強只好另起爐灶。憑藉以往的經驗,他覺得生產錄音帶應有可為,事實上那時候賺錢容易,裝嵌一盒錄音帶可賺三、四元,他更自創品牌Manatex,亦因此而在76年,年僅32歲時便賺到了第一個一百萬元。

 「我花了14萬元買了個廣播道的單位,又用16萬在太子道買了另一個單位,12萬買了架平治四五○給自己,再用8000元買了架福特給夥計,結果錢仍花不完。」談及如何花第一桶金時,李運強仍回味無窮。及後,他又將業務擴至手袋,十年來都年賺一億元左右。

 70年代末期,內地實行對外開放後,李運強看好內地低廉的人工和廣東珠江三角洲這塊風水寶地,捷足先登,毅然來到東莞投資辦實業。從1979年起,他在東莞市先後創辦了規模較大的手袋廠、紙品廠、錄相帶廠、錄音機廠等5家工廠。這5家工廠投資額達15億元人民幣,有6000多工人,60多輛貨櫃大卡車,產品遠銷歐洲和美洲20多個國家和地區,年生產總值達7億港元。

捐巨資興教修路 福澤鄉梓

 1987年,李運強帶著夫人回到闊別幾十年的家鄉海南瓊海潭沙村。他設酒席邀請村中父老鄉親歡聚一堂,共敘鄉思別情。眼見鄉親們的生活環境不如人意,孩子們的學習環境不好,村?的照明、通訊、資訊條件落後,他捐出巨資來辦村學,建電廠,修村路,拉廣播,一條總長2公里的水泥板道路,貫穿全東嶼島三個自然村和田園,一直到達海邊,村民出門走路方便多了。

 同時,他為全村135戶居民家家都安上了電燈,戶戶有了廣播。一座原本只能遮風避雨的東嶼小學,在他的關心和資助下,建起了一幢有著現代化教學設備的三層高的教學樓,其中設有教室、圖書室、教儀室、會議室等總面積820平方米。東嶼小學教學樓落成後,鄉親們感念李運強對故鄉的恩德,將東嶼小學更名為東嶼李運強小學。

 此外,李運強還於1993年出資近200萬元,在瓊海加積中學設立獎學基金,獎勵每年考上名牌大學的學生們。

 有一次回鄉,李運強問隨行的地方幹部:「村?的生產怎麼樣?」那位幹部回答說:「除了千畝良田,東嶼島還有蝦塘800畝,僅養蝦一項月人均收入就可達到4千元。」李運強接著微笑地問:「那你呢?」有人搶著回答說:「他是東嶼島養蝦致富的帶頭人,年收入肯定不會差。」李強風趣地說,「如果你們的年收入沒有達到10萬元,那就跟我到東莞工作吧。」

選務實人士為港做事

 李運強由1995年開始出任廣東省政協委員,1998年當選為政協常委。他明言,十年八年前很希望能成為全國政協委員,為國家長遠發展出謀獻策,但這個心願一直未能實現。然則近年雖有人推薦李運強做全國政協委員,他卻拒絕了這個遲來的好消息。「現時年紀已大,已是有心無力。」他無奈地說。

 然而,做不成全國政協委員,李運強始終對國家和香港有一份感情。他強調,正因為自己對黨和國家擁有一份堅定的愛,但亦因此愛之深,責之切,對國事香港事,都用關心的態度給予意見。他很希望香港人能吸收近期區議會選舉的經驗,找一些實事求是的人出來為香港做事。

 對於香港政治前景,李運強不諱言香港政治有些「怪胎」,因為在野派永遠不可執政,所以他們根本上是為反對而反對,經常吵個不停,而這些「民主派」的口號都是有破壞無建設,目的只在於爭選票。

 李運強明言,是次立法會自己一定會投陳鑑林一票,且會發動親朋好友為其助選。至於為何支持陳鑑林?李運強說,原因很簡單,陳鑑林做事較務實,愛國愛港,一心為穩定香港出發。

 至於香港的經濟,李運強認為香港的金融「無得彈,好到不得了」,而港府現在最應當做的,就是協助工業界搞高科技工廠,輸入內地專才,令香港既有金融又有工業,屆時香港便「無得頂」。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名人會客室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