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 簡體 
2004年12月10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內地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4-12-10] 中航油在星洲「翻船」內幕

放大圖片

 陳久霖於2003年7月代表中航油與中外10家銀行簽署總值1.6億美元的5年期可轉換銀行貸款。 (網上圖片)

 中航油從事的不是期貨交易,而是場外衍生品交易,風險極大,道德風險更大。掌握交易機密的是澳、日、韓人,而非中國人,對手是大鱷高盛,一早就盯住了中航油這隻肥羊。油價不合理狂升,及行權後油價急回,可能是外國大鱷對付中航油的逼倉行為。 新華社記者 黃庭鈞

 在新加坡上市的航空燃料供應商中國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航油),因石油衍生品交易出現巨虧,11月30日向新加坡高等法院申請破產保護。

明顯違規 難以監管

 專家指出,中航油新加坡公司所從事的並非如外界所傳的「石油期貨交易」,而是「場外石油衍生品交易(OTC)」,風險極大。

 「從事這種風險極大的交易,以中航油的實力和風險控制能力,對手又是高盛等老牌高手,『翻船』是難免的!」上海財經大學國際工商學院教授朱國華說。

 中國航空油料集團公司境外期貨套期保值業務的具體操作,主要由註冊在新加坡的中航油新加坡公司負責實施。『但是,從目前情況來看,中航油的操作明顯違背了管理辦法。」在上海期貨交易所從事博士後研究的石油經濟學專家張宏民說。

內控機制 存在漏洞

 綜合兩位石油期貨專家的介紹,中航油此次所從事的主要是場外石油衍生品交易,並不是交易所內的石油期貨交易。場外衍生品交易與交易所內的石油期貨交易相比,是一對一的私下交易,交易的過程密不透風,風險要比交易所場內交易大得多。「國際上場外衍生品交易,幾乎是不受政府監管的。」長期從事國際期貨研究的朱國華教授說。據他分析,作為一家註冊在境外的中資企業,此次中航油在國外從事境外衍生品交易,相關主管部門監管的難度很大。

 「除了受合同法的制約,這種一對一的私下交易,幾乎不受交易所成套規則體系的約束,並且存在很大的道德風險。」朱國華教授說。

 據記者了解,中航油之「虧」主要虧在賣出了大量看漲期權。看漲期權賦予期權合約的買方,以約定的價格在規定的時間裡買入合約中標明的資產,比如石油;當買方要求執行這一權利時,期權的賣方有義務以約定的價格賣出合約中標明的資產。

 「簡單地說,如中航油通過一對一的方式,向A公司以1美元的價格出售1,000個石油看漲期權,這樣就可以獲得1,000美元的現金;假設期權行使價格是40美元,期權買方的A公司就可以在期權到期,即以每桶40美元的價格購買石油,但如果當時市場油價是50美元,中航油就得蒙受1萬美元的損失即每桶10美元油價的損失。」張宏民說。

 對中航油在市場上賣出大量看漲期權,專家提出兩點質疑:第一,中航油為什麼要賣出石油看漲期權?「理論上,看漲期權賣方的虧損風險是無限的,一般作為期權賣方需要很強的風險管理能力與相當強大的資金實力,或者手中正好具有充足的對應資產可以履約。顯然,中航油都不具備這些條件,為何還在一個月內以每桶45美元一路往上賣空到55美元呢?」張宏民說。而且,以中航油所承擔的職責,它也不應該賣空。

 第二,在業界,看漲期權的賣方幾乎都要另外做一筆反向交易,以對X風險。中航油為什麼沒有做反向對X?

 「這一嚴重事件,暴露出中航油乃至中航油集團在內控機制上存在嚴重缺陷。」朱國華教授說。

 根據中航油內部規定,損失20萬美元以上的交易,都要提交給公司的風險管理委員會評估;而累計損失超過35萬美元的交易,必須得到總裁的同意才能繼續;而任何將導致50萬美元以上損失的交易,將自動平倉。「以10位交易員來算,損失的最大上限也只是500萬美元。再說,中航油內部有一個由專職風險管理主任等人員組成的風險控制隊伍,他們應該懂得遊戲的底限在哪裡。」朱國華分析說。很明顯,當中航油在市場上「流血」不止時,公司內部的風險控制機制完全沒有啟動。

國內市場 亟待發展

 專家認為,中航油巨虧事件充分表明,中國企業從事境外衍生品交易,特別是境外的場外衍生品交易,與在國內由政府監管部門嚴格監管的期貨市場裡進行避險交易相比,不僅風險大,且風險程度難以掌控。

 張宏民說:「首先,市場規則的制定權和解釋權都不掌握在中國政府手中。再說,中國企業在國外市場從事衍生品交易,對手在暗處,我們在明處,企業的交易成本、資金承受能力等商業機密都暴露在國外投資者眼裡,這在客觀上也使得中國公司在與國外投資者的博弈中處於不利地位,很容易被外國炒家盯住,成為他們的盤中美餐。」

 中航油此次事件中有兩點值得關注:第一,中航油此次賣出看漲期權的對手是高盛、巴克萊、三井住友、標準銀行等一些長期浸淫於衍生品市場的老牌金融機構。「而且從油價後期沒有理由的狂漲,及行權後油價迅速下走等情況分析,不能不讓人懷疑這裡有很大可能存在國外金融炒家聯手對付中航油的『逼倉』行為。」朱國華教授說。

 第二,中航油參與此次交易、掌握交易核心機密的交易員,均是外籍人,來自澳大利亞、日本、韓國等國。「像這種核心機密被外籍人士掌握和運作,即使在美國這樣的國家也是很少出現的。在美國的高盛、摩根士丹利等公司,掌握最核心機密的關鍵位置交易員,一般都是美國人。」張宏民介紹。

 專家建議,從培養中國期貨人才、掌握期貨市場交易規則制定權的角度,中國應大力發展本國的石油期貨市場,一方面既為國內企業提早培育一批能參與國際期貨市場交易的核心人才,另一方面也為國內相關石油企業提供一個在中國法律嚴格監管之下的避險工具。(據新華社上海9日電)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內地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