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 簡體 
2005年8月6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名人會客室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5-08-06] 唐英年願與港人同賞歡樂曲

放大圖片

主持人:張寶華

 約唐英年作訪問,很快就得到回應,也許是因為這次訪問的題材比較新鮮——由個人嗜好談起,引伸到他對人生、家庭、子女以及對香港回歸後經歷的一個又一個政治經濟危機的感受。訪問在他的官邸進行,比起平日坐在財政司辦公室裡的唐英年,這次他明顯是放鬆多了,由兒時開始,幾乎無所不談。

 唐英年嗜好甚多,由飲紅酒到聽音樂,均非初窺門徑而是相當精通。我問,如果要選擇一首樂章獻給香港,你會選什麼?他說是Gustav Mahler的第三交響曲,因為Mahler創作這首樂曲之際,正是一生中最開心的時候,燕爾新婚的他,在這段時間創作了第三、第四、第五這三首樂曲,融入了他最開心、歡快的心境。

 唐英年解釋道,香港人在回歸以來的八年間,經歷了很多挑戰,在共同努力下,終於捱到今日經濟環境及社會氣氛好轉,大家都有理由像Mahler的樂曲般開心些。

官邸環境優雅碧海藍天

 訪問之前的兩個星期,天氣不是颳風就是下大雨。採訪當天,難得天朗氣清。艷陽下,唐英年帶我參觀他在壽山村的財政司官邸,他說這個官邸擁有現時香港已經少有的花園,內中古木參天,p綠宜人;放眼遠眺,南中國海那一片無盡的蔚藍,令人心曠神怡。而這樣一個優雅的環境,讓唐英年想到的,是一些令人感到舒展輕快的樂曲,特別是莫扎特的鋼琴協奏曲。

愛莫扎特樂曲感情真摯

 唐英年欣賞莫扎特,因為他不但是個天才橫溢的作曲家,而且他所作的樂曲,都恍如從心田中直接流淌而出,是心靈及感情的直接描述。唐英年說,最直接的感覺才是最真摯、最能打動人的。莫扎特之所以難能可貴,正在於他不像其他作曲家,在作品寫好後仍會一改再改。此外,令他喜歡莫扎特的另一個原因,還在於莫扎特雖說只是一個宮廷樂師,身份不高,而且一生坎坷,但他賦就的樂章卻表現出一種樂觀的生活態度,沒有因環境及卑微身份影響到自己的成就。

 唐英年喜飲紅酒,愛聽音樂,選聽音樂會因當時的心情而定。心情沉重時,他會選一些輕鬆的樂曲來紓緩一下心情;開心時,反而可以選一些帶有悲傷或憂怨意味的歌劇,不怕心情受到牽動而變得更差。

以紮實工作贏支持

 香港回歸八年,歷經許多風浪,像沙士、廿三條……不少在政府內任職的同事相繼離開,而市民給予政府的批評也一度十分嚴厲,唐英年承認心情曾十分不好受,因為當時的環境已變得很政治化、動輒上綱上線,十分敏感。但是作為政府的一分子,他說唯有對自己鞭策多些,希望能以紮實的工作,贏得市民對政府更多的支持。

 訪問期間,我問唐英年,身為財政司長、香港的「大掌櫃」,做事無疑要果敢決斷,但是人總有軟弱的時候,他上任後,到底哪一件事件讓他感到最困惑?

 唐英年聞言連連點頭,看得出這個問題也曾常常縈迴在他心中。他說,參加政府工作後感到最大挑戰和壓力的,是董建華邀請他出任財政司及上任初期那段時間。

回顧初任財爺時舉步維艱

 因為出任財政司長之前,唐英年僅僅擔任了一年多的工商及科技局局長,雖說期間工作順利,但初任財政司之際,不特肩頭擔子驟然倍增,而且適逢社會輿論對政府的批評宛如百箭齊放之時,令他真切地感受到市民對政府及同事的壓力。加上其時政府每年都有幾百億赤字,令做財爺的阮囊羞澀,舉步維艱。因為當經濟一有好轉,市民的各種需求必然大增,且一旦執行滅赤計劃,則政府一定會推出一些令人不高興的措施。不過,唐英年雖然明知這份工不好打,但既然接受了董先生的邀請,參加了政府工作,亦想為特區建設出一分力,所以亦欣然接受。

家庭和睦 享受與妻兒共聚

 談及家庭生活,唐英年一直爭取家庭生活能與工作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因太太也喜歡音樂,所以兩人有共同話題,與孩子也關係融洽,家庭和睦。但他不認同一般人以為平時工作忙,與子女「有質素的相處」便已足夠,因為孩子們絕對感受得到,這樣少的時間是不夠的。

看影碟聽音樂話題多

 至於唐英年與家人的共同話題,通常在日常生活上,不一定是一同上街。他們或許是一起看影碟或聽音樂,又或許是他看文件,而子女們在看書,又或是一起下棋,沒有任何目標,也沒有特定規劃。當然,孩子們已是少年人,開始有自己的天地;有時他以為刻意將周末時間留給孩子們,但孩子們有時會因另有約會而「辜負」了他的一番苦心。

青春曲老歌無年齡界限

 在選取音樂時,他表示大致也捉摸到孩子的興趣,會選一些大家都會聽的音樂。有時在音樂交流上,他女兒會推薦他聽韓國青春女歌手BOA。他聽過她的歌,覺得跟日本的流行音樂很相似,因他不識日文及韓文,不明白歌詞內容,但也覺得蠻好聽。

 音樂很奇妙,不論任何國籍,透過音樂也可知彼此的感受。我要唐英年推介一位香港歌手給年青人,他自認不太年青,不知他們喜歡的是甚麼;但個人比較喜歡張學友,覺得他唱的歌很正面,水平幾高;但他的孩子的反應就一般。

 而他跟孩子聽一些像莫扎特、貝多芬及Mahler這些比較有深度的歌曲時,孩子們又不太抗拒。至於一起聽他年青時的流行樂隊如Beatles、Eagles的歌曲時,孩子們又似乎頗有興趣,還會追問他們的事,那時他就會講述一下這些歌手的背景,藉機會與孩子們增加溝通。

年青時偷偷留長髮

 在Beatles(披頭四)走紅的六十年代,年輕人的心目中充滿了反叛及反傳統。唐英年承認,為人父母者,大部分都想子女跟自己走同一條路,但他認為十來歲的年青人不想跟父母「同一個餅印」,實在是很自然的事。正如在他年青時,父親不准他留長頭髮,直至他到英國留學時,才可以偷偷留長少少頭髮。不過,聽唐英年的語氣,卻又沒有對父親當年的「禁制令」有太大的反感。

目標:理順盤數 達至滅赤

 新加坡前總理吳作棟曾經說過,任何政治官員都是「seat warmer」,「今日你上任,終有一日要將棒交給別人,你希望離開這個位置時,可以留下什麼給你的下一任?」我問。

棘手問題不留給接棒人

 「我也很認同吳作棟這個說法,希望到自己交棒時,已經理順政府的財政狀況,不會令接棒人戰戰兢兢,擔心能否搞掂盤數。政府的目標,是要在2008或09年時達致滅赤,儘管不知道屆時自己擔任何職,但希望自己不會做一些不受歡迎的事,把僅做了一半的事、把棘手的問題,留給接任人。」從來都笑容可掬的唐英年,說到這裡竟滿臉嚴肅。

 「是不是因為港英年代及之前的財政司支出太大,交了一個沉重的包袱給你,令你吃過苦頭,所以不希望接任人再受此苦?」我接著再問。

經濟好轉 應讓市民受惠

 唐英年大笑,然後說:「我認為香港財政跟整體經濟狀況緊密相連,互為影響。過往數年兩者手牽手,緊貼大環境的變化,目前已看到經濟有好轉,政府可發揮的空間多了,不論增加服務、減稅、改善設施,還是投資基礎建設,都因為經濟重振而有了揮灑的空間,可以做多些事,令市民更加受惠、得益。」

 目前,唐英年正在積極準備上任後第三份財政預算案,他透露迄今只做了一個框架。不過,如果以目前的經濟狀況來選音樂,他認為因大家心情比較樂觀,會選莫扎特一些輕快及令人心情好的樂章。換言之,預言唐英年將交出一份令市民開心的預算案,可說已在情理之中。

工業家後代 從政屬意外

 唐英年父親唐翔千是香港工商界的前輩、前全國政協委員,跟中央關係密切。亦因為如此,外界一直有一個說法,指唐英年是中央栽培的治港人才。可是他說,家人尤其是父親,從來沒有想過他竟然會從政。

 「父親是工業家,他一直以為我會做專業人士或從事工商界,相信從沒有想過我會從政。」唐英年笑著說,只是對於兒子的這個選擇,家人最終也表示了全力支持。

 然而,儘管唐英年目前從政,卻不代表以後都是。他認為,社會把很多機會給了每個人,每個人都在社會上得益;如有能力建設社會,實是匹夫有責。

做好工作 一切隨緣

 由於他是政治任命官員,不能主觀地將目前的工作視為終身職業;但他強調,會秉持自己的人生觀,就是將工作做到最好;將來不論環境或生活怎樣轉變,他都以隨緣的態度處之。

 唐英年承認,直到今天,他也並不清楚知道從政是否自己最好的選擇,或將來會否重回工商界--未來要做的事及要走的路,他目前未有考慮過。

 但他強調,目前選出新的特首,令整個政府有了新的景象,市民對新的政府亦有新的期望。如果自己的工作對特區政府及香港有貢獻的話,他願意繼續在政府工作下去。

張寶華簡介

 從事前線新聞工作10年,曾任職有線電視及南華早報,主力採訪兩岸新聞,2003年獲中文大學新聞學院頒發「傑出表現獎」及剛獲選為路透社基金會研究學人,將於10月赴英國牛津大學進修新聞,現任香港電台時事節目及有線新聞台主持,並為多份報章雜誌撰寫專欄。曾任香港記者協會執行幹事及香港大學校外進修學院新聞系講師。

 出版書籍包括:《新聞背後及兩岸追蹤》

 有線電視《人物風流》節目,由本月六日晚上七時三十分起逢星期六在有線電視新聞一台播出,本報同日刊出節目內容。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名人會客室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