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 簡體 
2005年10月5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名人會客室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5-10-05] 韋基舜 體育難騰飛 錯在走彎路

放大圖片

名人會客室主持人:張慧燊

 香港體壇自「風之后」李麗珊於1996年奪得奧運滑浪風帆金牌後,似乎後勁不繼,這從一池死水的本地甲組足球聯賽中可見一斑。單車黃金寶及桌球傅家俊等諸君雖能牽動港人的體育神經,但與世界一級水平仍相距甚遠,直至羽球王晨及以「孖寶」李靜、高禮澤為首的乒乓球隊崛起,才再現生機。最近在亞洲錦標賽上,香港男女乒球手大顯神威,一舉奪得女團及男雙金牌、男女單打銀牌以及男子團體銅牌,轟動神州。

 不過,上述好手有相當一部分是從小就在內地接受培訓,打下了非常堅實的基礎,並非如「珊珊」般是本港土生土長,由香港一手培育出來的「土炮」。由此看來,香港的體育距離真正的起飛,尤其是在培育青少年一代方面,仍有相當漫長的路要走。在本港體育界浸淫了大半生的韋基舜,道出了他心聲的同時,亦直截了當地點中了問題的死穴:「香港體育走了很多迂迴的路。」

條件優勝 卻作為甚小

 「香港地位特殊,連澳門都不可獨立派出代表參加奧運,香港卻得天獨厚。可是你看香港政府多年來花了數十億,卻只換來一面奧運金牌!全因這當中走了很多迂迴的路。」他酸溜溜地指出,香港人口與古巴差不多,資源及地理環境等條件則比古巴優勝,但體育發展卻遠不如對方。也難怪他有這樣的說法,古巴在排球、拳擊及田徑項目均屬世界一流,香港呢?除了風之后和乒乓、羽毛球之外,可以在世人面前自豪的,只有並非以人作主導的賽馬運動了,但馬術比賽卻不被列入奧運會競技項目。

 「別人用最直接的方法去達至目標,我們卻太多意見、太迂迴了。」人稱「韋翁」的韋基舜指出,本港體育之難以起飛,在於有些事情明明已證實為不可行,卻照做如儀。「不應只用成績、文字及報告去發展一項體育活動。」「韋翁」很清楚,體育活動有著一種無形的凝聚力,可以讓市民自然而言地透過體育活動凝聚在一起,但在香港,卻達不到這個效果。

足球名將 曾稱霸世界

 「韋翁」解釋道:「最簡單直接莫過於96年珊珊奪金,每個香港人都能感受那一份喜悅及驕傲。請世界最頂級的皇馬足球隊來踢波,香港隊入第一球時,座上的人無不齊心一致地狂喜至跳起來,這就是那種難以形容的歡欣。」他指出,雖然個別體育項目達到目的,但香港應有很多李麗珊。

 對於08奧運,「韋翁」認為香港只在乒乓球、羽毛球及滑浪風帆這三個項目有一爭之力,卻仍對祖國的表現充滿信心:「中國在田徑項目有相當大的進步,劉翔的實力更是跨欄中之世界第一,且正值壯年,就只怕在比賽的一瞬間出現意外罷了。」

 本港足球曾經叱炊@時,稱霸亞洲,李惠堂、姚卓然、胡國雄等名將無人不識,有的甚至在全國以至東南亞都曾赫赫有名。80年代,每逢精工、寶路華、南華、愉園等大戰,更是場場爆滿。有的球迷甚至由於自己心儀的球隊輸了球,搞到幾乎暴動!可惜今日的本地足球聯賽卻一落千丈,每場賽事只有數百人入場觀戰,最慘的是似已返魂乏術。「足總十多年來都是同樣那些人,同樣那種政策,過於官僚且沒進步,難有作為。其實,康樂與競賽是有不同做法的。」韋基舜說道。

辦香港節 增加歸屬感

 他回想當初,政府在60年代想增加市民的歸屬感,曾在69、71及73年辦過香港節,以體育、遊行、文藝、花車巡遊、歌唱、音樂等來慶祝,讓香港人有共同歡樂時光,藉此來消除分歧。後又致力發展體育,更於75年開辦銀禧體育中心,培育精英運動員,希望能在國際賽事奪取獎牌。「麥理浩時代喜歡更多人參與體育,他寧願讓數千小孩一齊玩,好過22人爭一個皮球……但政府的路走錯了,且走了很多遠路」。

 韋基舜只希望,政府及體育界人士能團結一致,令香港的體育發展得以重上正軌,踏上一條光明的道路。

本土文化 政府欠推動

 其實,韋基舜認為「體育」只是政府其中一個應重點投放資源的項目,文化都是,但亦同樣走錯了路。「不少香港人喜歡聽粵曲,粵曲社更是好的社交活動,連香港電台都有播,更連舊曲子都找到,但政府卻沒有好好鼓勵。」

 他續說:「不僅粵曲,連畫畫都沒有鼓勵,難道要靠愛好者的個人力量去推動?須知個人資源是有限的。」

熱愛體育 緣結終身

 現年七十有二,祖籍廣東三水的韋基舜,早於50年代起便鍾情體育。1956年從美國讀書返港後,更以一個23歲初出茅廬的小伙子身份,競選籃球聯會主席,惜同票抽籤而落敗,同年當上東方籃球體育會主任,58年成為乒乓球總會及東華體育會主席。

留洋立志助港揚威

 同年,多才多藝的「韋八少」又應港台邀請擔任58亞運的乒乓球評述員,後又加入新聞界,在自己旗下的《天天時報》辦體育新聞,又於63至64年成為拳擊協會主席,致力推動拳擊運動,並對其有深厚認識:「當年(64年)我堅持派隊參加東京奧運會,最後更打贏一名西班牙冠軍呢!」

 談起50年代後的本港體育發展,韋基舜便如數家珍,眉飛色舞:「當年盛行體育會,如中華、光華、南華、東方、傑志等,足球、籃球則最受歡迎;東方體育會在戰前已有,以足、籃及武術為主。」他指出,他曾擔任主席的東華體育會,更是足球強隊:「那時人們對足球非常狂熱,東華的比賽常常買不到門票。」

 原來,搞好香港體育的那團火早在韋基舜心內燃起:「我在50年代初到美國讀書,美國人很客氣,卻分不清我是中國人抑或日本人,令我非常尷尬。當時我想,回到香港,就一定要協助港人揚威!」他指出,雖然當時香港的足球及籃球都只是半職業化,但仍能牽動一眾港人的神經。

 「那時日日都有體育新聞,如果搞體育,日日都會見報,故若想得到社會知名度,搞體育比較快。」韋基舜舉例指出,在體育界走紅的他,曾在一次狗展中憑一隻從英國購入的狗贏得冠軍,除被傳媒大篇幅宣傳外,更令社會掀起一股養狗參展熱。

港足曾代表國家出賽

 但每當談到足球,韋基舜最感痛心:「1920年起,香港足球首屈一指,打遍神州無敵手,更曾代表國家,成為亞洲足球王國。到了60年代,適逢英國於1966世界盃奪得冠軍,更令這個殖民地社會對足球更感興趣,這對香港體育很重要,足球更在67年前後轉為職業化,惜在70年代末開始沒落……現在更不消說了……」曾當過足球及聯誼會會長、多間體育會策劃工作的「韋翁」指出,辦足球要花大錢出大力,惜時移世易,一切都已成過去……。

認識祖國宜從教育入手

 對於社會及前景問題,韋基舜亦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你問我香港是否沒前景?如果我認為是的話,我就不會在這裡住,但香港人要摒除自己偏見,要認識到近20多年來中國大陸進步得飛快,香港人不改變心態和習慣,很難與周邊突飛猛進的世界取得和諧。」

 他指出,很多東西不應徒具形式,是要實際。好像教育方面,「韋翁」質疑政府現在只談改學制而不更實際地去檢討課程。「好像歷史課,我們要認識中國才可以愛國,英國人管治時則盡量想讓我們不認識中國,這樣受著殖民地教育,試問又如何能認識中國?」說到這裡,他開始激動起來:「『愛國』是不能光喊口號就完事的,要徹底認識才是,既然回歸了,當家作主的特區政府就應多下點功夫。」

 「韋翁」又質疑政府在目前已有近千間天主教及基督教學校的情況下,依舊每年批地給宗教團體辦學。「他們有資源、有辦學經驗,久而久之就會凝聚成一股特別的力量,這不符均衡參與的教育宗旨。我日日在社會生活,甚麼人都見過,這點我很清楚。」

責傳媒影響大 社會難和諧

 「韋翁」又指出,「難以和諧」的社會氣氛在於傳媒有著過分的影響力,有時誘導了市民偏向某一想法,但對此只有百般無奈:「傳媒沒出錯,都是各為其主矣。」不過,「韋翁」又提到,傳媒最重要之守則是「不懼、不偏」,但目前卻流於過分「偏袒」。「我曾在電台及電視台做過評論,知道全世界電子傳媒有『對等時間』(Equal Time)這法則。」「對等時間」是指如傳播媒體在一段時間宣揚某一宗旨,應給予同樣時間提及相反立場。

 「我當時已提出這看法,卻遭人反對;那時就算奉行『對等時間』,都選擇在不適合的時候,好像在半夜兩點講,人人都已經入睡啦……誰去聽?」「韋翁」認為,今時今日仍沒有「對等時間」這條法例,但其實隨時都可做到!「關鍵只在於你怎樣想。」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名人會客室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