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 簡體 
2005年12月30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新聞網外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5-12-30] 大會堂「勸酒」

放大圖片

 ■周總理會見基辛格。

——唐聞生走進外交部

 ■宗道一

 基辛格來訪半個月前的6月21日晚上7時10分,周恩來總理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會見並宴請正在中國訪問的《紐約時報》助理總編輯西摩.托平夫婦、《每日新聞》社長兼發行人威廉.阿特伍德夫婦以及《華爾街日報》外事記者羅伯特.基特利和夫人等一干美國報界人士。譯員冀朝鑄和唐聞生分別在周總理左右入座。

一次老朋友聚會

 這是一次老朋友的聚會。托平是加拿大友好人士朗寧先生的大女婿。出生在湖北襄樊的朗寧先生是傳教士的兒子,從小由中國保姆帶大。新中國誕生前,他是加拿大駐南京大使館的外交官,後來出使奧斯陸。在加拿大沒有承認新中國的情勢下,朗寧與新中國首任駐挪威大使王幼平將軍結為莫逆之交。曾多次訪華的托平夫人是加拿大記者,積極推動中加建交。談話一開始,周恩來就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托平先生和朗寧先生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南京的時候看到了舊中國政府已經垮台,那大概是1949年4月……」

 周恩來深情地回憶壯年時期在南京度過的歲月後,感慨道:「現在作為總理,我就沒有那麼自由了。」說到這裡,他用開始出現壽斑的手指著托平、阿特伍德、基特利手裡的筆記本說:「比如,我現在說一句,你們就記一句。」

 會見在歡快的氣氛中結束,賓主走向宴會廳。周恩來表示由於健康原因不能多飲酒,「這種酒不上火,儘管你可以用火柴點燃它。」「喝了30年酒,我已經戒了……」

 雖然周恩來事先聲明戒了酒,宴會中他和美國客人還是一直互相敬酒,氣氛熱烈。「我要喝就真喝,決不裝樣了!」周恩來的臉上泛起了紅暈。

擔心周總理健康

 唐聞生如坐針氈,她為總理的健康擔心。宴會已經進行了將近4個小時,大廳裡的時針慢慢地逼近子夜時分。當周恩來端起最後一杯茅台酒時,唐聞生終於站了起來,當著眾賓客的面,神情嚴肅地說:「總理,您不能再喝了!」但是酒興未盡的周恩來不顧唐聞生的反對,一氣乾了這杯「最後的茅台」,然後轉身向有點生氣的唐聞生微笑致意。「勸酒」的小插曲從一個側面表現出唐聞生的可愛和單純。她的可愛的確給人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少來訪的外國人士在評論唐聞生時都用了同一個英文單詞:「sweet(甜蜜)。」

 1971年,唐聞生加入了偉大的中國共產黨,時年28歲。但是激動萬分的唐聞生當時決不會想到兩年後,在毛澤東最後一次出席並主持的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她會當選為候補中央委員!迄今為止,她仍是外交部現職官員進入中央委員會的唯一女性。 (五.全文完)   摘自《新聞午報》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新聞網外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