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6年5月22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娛樂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謝安琪樂當非主流歌手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6-05-22]
放大圖片

 ■謝安琪在髮型師、化妝師和設計師的打扮下,人變得越來越漂亮。

 謝安琪(Kay)唱過的歌都不是樂壇流行K歌,可以說不是一個主流歌手,她第一張大碟的內容著重講不同的社會現象,如《姿色分子》諷刺時下審美觀及「扮靚」的態度、《悟入歧途》則寫出許多年輕人的想法及生活現況等等,沒有時下流行的淒慘情歌,她更說從沒有當過自己是一個歌手,入行緣於她想在大學生涯留下一點回憶,對她來說,做歌手只不過是人生其中一件大事,她想的話,隨時都可以離開。■文:黃佩麗

 謝安琪會喜歡音樂,皆因她的媽媽和阿姨都很喜歡外國歌手,加上舅父又是做日本研究,令她自小便開始接觸不少外國和日本歌曲,在長期耳濡目染下,令她對音樂更為熱愛。謝安琪六歲就開始學琴,但一直都只限於古典音樂,對流行音樂認識很少。「我入行前很少唱K,鍾意流行音樂是入行之後的事。」謝安琪因為參加大學舉辦的音樂比賽,而得到評判周博賢賞識並將她羅致加盟其唱片公司BanBan Music,可以說,歌手是她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與她小時候的「我的志願」完全不一樣。「以前寫『我的志願』時最想做老師,因為自己遇過很多好老師,所以很想做一個有貢獻的老師,另一個志願就是做國家領導人,但當時根本不知道有甚麼渠道可以做到。」

私人生活影響不大

 長大後做歌手都是一份不錯的職業吧?然而她所加入的並非大公司,第一年的新人階段,難道不會有點擔心嗎?「不會呀,我從來都不當自己是一個歌手,坦白說,如果我想教書,我任何時間都可以去做,只是現在難得遇到音樂理念一樣的人,雖然我的公司不大,全公司加上我只得三個人,所以我一直覺得我和周博賢是一個組合,因為我所有歌差不多都是由他包辦曲詞編監,但就好似只得我Solo那樣。現在做歌手我只當是人生的一個大Project,做得開心好玩就可以,我從來不會擔心銷路問題,就算市場不接受這類型的歌,我不能再繼續唱下去也無所謂,開心過就不會覺得可惜。」

 做了歌手,不多不少都會影響私人生活,不幸的話甚至會被狗仔隊無所不用其極地挖出一些負面新聞,但她卻說現在的生活和以前一樣,沒有改變。「可能是第一份工作吧,除了出席一些歌手活動外,其他時間我都是放在音樂上面,生活模式和讀書的時候差不多,反而是心態不同了,讀書時交功課不會影響甚麼人,但唱歌不同,每次發表新歌都會有很多人聽到,所以我希望我的歌可以帶出正面訊息,令聽到的人會有一種認同或受到鼓勵的感覺,因此每一隻歌我都很用心去做。」雖然私人生活沒有受影響,但和家人朋友的關係也一樣沒有改變嗎?「和他們的關係也沒有疏遠,原本父母都覺得我做了歌手之後可能會少了時間相處,但事實是我除了宣傳外,也很少出席一些慶功活動,所以返工放工的時間也差不多,家人都覺得很開心。」

不修邊幅「踢拖」彈琴

 謝安琪剛出道時,雖然外表清秀,但卻是一個箍了牙的女孩,新人出道不是應該以最好狀態示人嗎?她不怕箍牙會影響形象嗎?「其實我箍牙是沒有計劃的,因為我的牙齒一直都不是很整齊,每次刷牙都要很小心,以前牙醫都有叫我箍牙,我雖然想箍但又怕痛,到畢業後因為已經有工作,不像其他同學忙著找工,突然覺得好似很得閒就去箍了,原本以為很痛原來又不是,幸好公司都很支持我。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不理外表、不修邊幅的女仔,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做好音樂,外表其實不重要。」說著說著,她還舉出幾個搞笑的例子:「記得有次出Show,我就穿得很隨便的去,連歌迷都說我是不是路過的。我又是一個很喜歡運動的人,以前試過跑完步之後就到海港城自彈自唱表演,就是穿著運動服去,連涼也不沖,我也試過『踢拖』去彈琴呢!」的確,「踢拖」彈琴又真的很隨便。「拆了牙箍後也沒有甚麼增加不增加信心,因為我自己也不想理形象方面的事,所以我的髮型師、化妝師和設計師確是幫了我很多,我會讓他們自由發揮,但有時反而會擔心Carry不了他們的心意,如果有人說我越來越靚,其實都是因為他們呀!」

喜見今年新人定位清晰

 謝安琪作為零五年的新人之一,眼見同期出道的側田、衛蘭等都有很好的成績,難道就沒有羨慕過他們嗎?「坦白說,沒有,因為大家的音樂方向都不同,我自問不是一個主流歌手,雖然有很多媒體都會拿我、王菀之和衛蘭來比較,你問我會不會有壓力和不開心,其實真的不會,反而覺得幾好笑,人家一架保母車的人就已經多過我公司全部人了,以我們的小小力量,而且近乎零的宣傳,在市場上都做到一定衝擊,我已經感到很開心,所以年尾的頒獎禮我都會以開心的心情出席,如果得獎會更開心,因為如我們這些小型獨立公司都能得獎,正正代表了我們得到了主流的認同。如果我第一或第二隻歌就好紅,我覺得自己不會處理得很好,甚至是應付不了。」

 對於今年的新人,謝安琪第一個感覺就是少了很多人,但就有屬於自己的不同風格,例如衛詩的Hip Hop路線、泳兒的情歌路線,而胡琳就是Jazz曲風。謝安琪對蘭詩尤其佩服,因為敢行這種Hip Hop路線的人現時只得她一人,「我看過她們三人的現場演出,一點新人的緊張感覺也沒有,表演得很穩定。而今年的新人都是主力唱歌方面,少有唱作新人,但他們的定位都很清晰,讓人一聽就知他們的風格,可惜的是除了胡琳之外,還沒有認識其他新人,希望可以快點認識他們,而且我很期待聽他們的歌。」

後記:沒野心有信心

 跟謝安琪做過訪問,就知道她是一個沒有野心,對音樂充滿熱誠的小妮子,一問到音樂方面的問題,她可以侃侃而談、滔滔不絕,而且有很多計劃,計劃和不同類型的音樂人和歌手合作,聽著她充滿信心的說話,就好像合作是一件完全沒有難度的事情,雖然有時覺得沒有野心在娛樂圈很難生存,但豁達面對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娛樂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