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6年12月22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文匯園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歷史與空間:黃巢的滿城黃金甲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6-12-22]
放大圖片

 ■京劇《祥梅寺》裡的黃巢。

朱 輝

 「他日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這句反詩出自窩囊有餘、豪氣不足的宋江之口,可能令他的兄弟們都覺得意外,可見「酒壯慫人膽」,酒精有化懦夫為金剛的短時神奇作用。憑心而論,宋江的這句詩讀來確實還有些氣勢,另外間接地炒作了黃巢,讓《水滸》迷記住了這個名字。

 在歷史書中,黃巢一直被冠以農民起義領袖的頭銜,這個頭銜是褒義的,不過同時也難免讓人與沒有文化聯繫起來。若不是最近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炒得風風火火,黃巢在許多人印象中會被想當然地列入文盲、半文盲之列。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這是黃巢當年在長安科舉考試落榜之後寫的《不第後賦菊》。與許多文人墨客詠菊的詩句相比,在文采上並不出色。不過能將花寫出這樣的殺氣,豪傑之詩與文人之詩的區別一目了然。「百花發時我不發,我若發時都嚇殺,要與西風戰一場,遍身穿就黃金甲。」 這是許多年後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詠菊詩,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當年黃巢這首詩的影響。詩味上比黃巢的《不第後賦菊》更淡,而殺氣更濃。古人說「文如其人」,在生活中卻常常出現文與人風格迥異的情況,不過詩如其人倒是基本不會落空。可能因為好詩往往是思緒一瞬間的自然迸發,來不及作假。

 黃巢一生愛菊,其現存可確定的所有詩句均為詠菊之作。宋代張端義《貴耳集》記載:黃巢五歲時,其父與祖父以菊花為題聯句。祖父苦思冥想,無以續接,一邊的黃巢隨口應道:「堪與百花為總首,自然天賜赭黃衣。」其父大驚失色,想要教訓他一頓。祖父忙道:「孫子能詩,但不知輕重,可令其再賦一篇。」他應聲詠道:「颯颯西風滿院栽,蕊寒香冷蝶難來。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此即黃巢另一首載入《全唐詩》的七絕《題菊花》。唐代是崇尚牡丹的,把牡丹視為國花。唐人李肇《國史補》載:「京城貴游尚牡丹三十餘年矣。每春暮,車馬若狂,以不耽玩為恥。」黃巢一反潮流,對菊花格外青睞,似乎骨子裡就有與生俱來的叛逆基因。

 公元880年黃巢起義軍攻陷長安,黃巢當了皇帝,國號大齊。他終於實現了「滿城盡帶黃金甲」的理想,可是長安卻經歷了一場浩劫。黃巢的部隊燒殺搶掠、無所不為。黃巢在第一次被小股唐軍趕出長安之後殺了個回馬槍,重新掌握長安控制權的黃巢對於百姓歡迎唐軍切齒痛恨,下令屠城。屠城之後,黃巢的部隊失去了食品來源。在唐軍四面合圍下,只得「以人為食」,持續了一年多。

 敗退出長安後,黃巢一度圍困陳州,陳州刺史趙犨死守不退。黃巢的軍隊缺糧嚴重。最後將擄掠到的百姓、戰俘、以及戰死的士兵屍體,都作為「軍糧」吃了。公元883年6月,黃巢起義失敗。在泰山狼虎谷,犯下反人類罪行的黃巢揮劍刎頸自盡,結束了罪惡的一生。

 菊花在無數文人筆下是人格高潔的象徵,比如陶淵明田園詩裡的菊,黃巢卻賦予它氣勢逼人的殺氣。滿城盡帶黃金甲之後,黃巢的一生也走到了盡頭。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文匯園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