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7年8月5日 星期日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藝粹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聽史氏講《士兵的故事》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7-08-05]
放大圖片

 ■畢加索為《普爾欽奈拉》設計的服裝。

 這次香港小交響樂團帶來的《士兵的故事》音樂會,可算衍生自2005年的作品《惡魔的故事》。同樣是演奏三首史達拉汶斯基的作品,這次的樂曲搭配更見心思。

 首先出場的《普爾欽奈拉》(Pulcinella)是史達拉汶斯基1920年的作品。這首極易入耳的曲子正是史氏第二創作階段的代表作,標誌著其風格向新古典主義的轉變。在作品的原本版本中,俄羅斯芭蕾舞團在畢加索設計的布景中演出,傳為一時佳話。

 接下來出場的是1918年的《士兵的故事》(A Soldier's Tale)。7人的小型樂隊加上舞者與演員,與其說是一個音樂作品,毋寧說是一個小型劇場。故事靈感來源於俄羅斯民間傳說,講述士兵用心愛的小提琴與魔鬼交換一本講述「致富法寶」的書的故事,很有一點《浮士德》的味道。

 這次的節目導演伍宇烈為這作品帶來更為現代的氣息。請來毛俊輝扮演魔鬼與說書人,將台詞的節奏編排得如同音樂一般;再請來幾位優秀舞者——刑亮、白井剛、劉傑仁,各自扮演處於不同心理階段的士兵;而另一位舞者陳敏兒,則扮演一個「游離」角色,穿插在整個過程之間。演員與舞者穿著與樂隊成員一樣的服裝,與樂隊間的互動讓人覺得樂隊亦是表演的一部分。

 對於伍宇烈而言,士兵與魔鬼似乎就是一個循環。「魔鬼以前其實也是一個士兵,亦是為了成功而與魔鬼達成了交易。想要得到一些東西,就必定要失去一些。小提琴似乎是對往日純真與『家』的歸屬的一種隱喻,但為了爬上高位得到經濟的成功,它又是必定要捨棄的。可是士兵很貪心,他其實兩樣都想要。」兩樣都想要的何止是士兵?今天渴求錢多位高的那許多人,誰不渴望魚與熊掌兼得,可是也唯有捨得捨棄的,才能坐上魔鬼的那個絕對位置。

火鳥帶來神秘傳說

 《士兵的故事》聽來讓人有些鬱結之感,那何不借助《火鳥》(The Firebird)的絢爛來一次情感的釋放與昇華?這首創作於1910年的曲子是史達拉汶斯基的成名作,講述神奇「火鳥」的故事——它對追尋者既是祝福也是詛咒。

 創作這一作品時,史達拉汶斯基只有28歲,在後來的回憶中,他仍無法忘懷作品公演時那種「欣喜若狂」,與當時作為「無名小將」分量不足的失落:「人們並不將我的音樂當作『神諭』對待——導演甚至當著整個樂隊的面對我提出質疑。」

 《火鳥》的旋律中充滿了豐富的和聲與節奏變化,以及燦爛的管弦樂效果,彌漫著一股傳說故事特有的神秘氣息。將這個充滿分量的曲目放在最後,在小交音樂總監葉詠詩與這次節目導演伍宇烈的考慮中,恰好將氣氛推到爆發的高潮,將整場節目設置在一個完整的情感流動中。

 三個曲目,三種風格。葉詠詩說,這正是一個機會讓觀眾領略史氏多樣的作曲風格與能力。走近史達拉汶斯基,還應回歸到音樂本身。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藝粹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