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7年9月12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人海定格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前線醫生聯盟主席羅智峰 感觸生命無常 養就醫者仁心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7-09-12]
放大圖片

本報記者李見安

 羅智峰喜歡旅行,尤其喜歡到內地。問他原因,他說因為夠便宜,而且他是貧窮醫生。醫管局在八月底剛宣布醫生加薪,九月初,羅智峰便立即拿起背囊一個人去了廣西五天。「留在香港好辛苦,又要處理電郵,又要回應記者提問……好想出去『抖一抖』。」

 其實,前線醫生聯盟主席羅智峰沒有想像中忙碌。他在放工後,間中會到觀塘打拳,「內科、外科出名放工不準時,但眼科較準時收工。始終要有自己的生活,時間是自己運用的。」而做一個醫生,感受最深的,莫過於看到生命無常,但正因為如此,也就更會珍惜所有,就連與女朋友拍拖,也有那種「另類」的浪漫﹕「在我on call的時候,她間中會來醫院陪我。」

 人生無常,醫生感受最深。羅智峰說,一名從不吸煙的40多歲工程師,可以無緣無故患上肺癌,一名27歲的男教師,在最好年華可以患上肝癌。經常接觸生和死,他坦言會麻木,但當看到嬰兒去世時,仍會動容。曾患過沙士的羅智峰,認為「做人隨時可以死,隨時可以病。」而最慘情的,是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最為揪心

 「從學生開始,已覺人生無常。大三那年,看見一名40多歲工程師,從沒吸煙,從沒接觸石棉,卻患上肺癌。曾有一名27歲男教師,我看他的X光照片,發現兩邊肝也生cancer ,於是問教授為何仍要做手術,因為醫學上解釋,兩邊肝生cancer代表擴散嚴重,手術也未必有用。教授說,他很年輕,給他一個機會。」

 「一個人去到七、八十歲,經常入院,又試過幾次心臟停頓,死似乎是最終結局。這些不會令我感觸。但試過要為剛去世的人寫死亡證明書,才發現那是一位嬰兒,真的很大感觸,但對於兒科的醫護,正常來說看得多會麻木。」

 不過羅智峰認為,最慘的是生不如死,「有個女人入院,她一開始只是傷風,卻感冒菌入頸椎,之後四肢癱瘓,大小便失禁,只能郁動頭部,她日日哭。那女人不過30多歲。」

身歷沙士 學懂珍惜

 02年港大醫學院畢業,羅智峰實習一年後,於03年在伊利沙伯醫院任內科醫生,「有一晚,有個阿伯入院,我在阿伯身邊問:『你有咩病呀,食開咩藥。』然後又叫他深呼吸。」

 那名長者,原來是沙士患者,羅智峰「中招」後開始連續五天發高燒,於是他被隔離,「好驚,以為會死,當然有哭……整個人好虛弱,吃東西好似做運動,吃飯吃一半便流大汗。」不過羅智峰很幸運,他被隔離一個月便康復,相反同院有一名20多歲女護士,痊癒後出現骨枯,他稱:「做人好無常,隨時可以死,隨時可以病,但這一切都要接受﹔更要懂得珍惜。」

醫盟新掌舵 明年考專科

 過去5年中,前線醫生聯盟已換走3屆主席,今年5月新上任的羅智峰是第4屆主席,是否「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得而知,但6月底逾千名前線醫生齊集伊利沙伯醫院大型靜坐,七一前夕舉行有史以來首次醫生遊行。今後,羅智峰何去何從,他不想說。

 前線醫生聯盟於2002成立。首屆主席丘章新,在公立醫院工作8年,考獲專科資格後去年底離職;第2任主席是99年入職醫管局的尤芳智,他亦在去年離職;第3任主席張展鵬今年7月遠走高飛到仁安醫院去。

 與醫管局抗爭的前線醫生,一個一個離開。明年考專科試的羅智峰,最後會否選擇一樣?現在沒有答案。

爭取同工同酬 捱足七年

 公立醫院醫生抗議「同工不同酬」已歷時7年,醫管局終於在今年8月底,宣布2000年或以後入職的醫生可獲加薪15%至38%,公立醫院醫生算是贏了這場「7年抗戰」。不過前線醫生聯盟主席羅智峰形容,這場仗只是「半贏」,因為加薪方案仍未能解決「同工不同酬」的根本問題。但要他繼續打這場仗嗎?羅智峰亦覺難度十足。確實,在10月1日之後,羅智峰月入7萬元以上,還怎樣大喊加薪。

入職晚一年 底薪少四成

 這個故事要追溯到7年前。政府面對嚴重財赤,2000年4月之後入職醫管局的合約醫生要與政府「共渡時艱」,被調低入職薪酬點及被削減頂薪點,即使在醫管局做足7年並且考獲專科資格,基本薪酬也只有4.7萬元,比1999年入職擁有相同資格的醫生收入少四成。

換言之,公立醫院醫生「同工不同酬」已經7年。為了爭取合理待遇,羅智峰和前線醫生聯盟一起,搞了很多抗爭行動。訪問羅智峰,問是否做得比別人多,他不敢邀功,「點解發生了7年,現在才出聲?其實是政府於5月時,誘發整件事。」他所說的,是政府今年5月宣布調高公務員入職薪酬,引發已脫鉤於政府的醫管局醫護、社工、教師爭取同工同酬的問題。

開會近20次 場面「火爆」

 你說羅智峰無火,是呃人。他記得,第一次與醫管局主席胡定旭、行政總裁蘇利民等人開會,是5月30日,日子很準確,因那天是他的生日。之後的3個月,雙方開會近20次,開會時間愈拖愈長,他亦承認開會場面幾「火爆」,「真是不鬧不可。蘇利民亦說,我們不當他是CE(總裁)。」

 放下工會身份,羅智峰是將軍澳醫院的眼科醫生。他每天上班「朝八晚六」,之前3個月每天放工便要搞工會事務,每晚凌晨2時才睡覺,坦言失去了很多私人時間,「幾個月以來一直好忙,沒有時間剪頭髮。」

 有一天,羅智峰特意請假休息及剪頭髮,卻擇錯日子。那天醫管局行政總裁蘇利民在立法會上失言,指伊利沙伯醫院3名通波仔病人死亡事件是內部人故意「爆料」,背後有政治目的。於是羅智峰由早到晚接電話,重複又重複地回應記者提問。

拉鋸3個月 只是獲「半贏」

 公立醫院醫生與醫管局拉鋸3個月,到8月底雙方達成共識,2000年或以後入職的醫生獲加薪15%至38%。羅智峰認為只是「半贏」,「已變成一個純粹加薪行動。是否成功?不是同工同酬已非成功。」他坦言,要繼續打這場仗,亦覺好難,「現在醫生加薪萬幾兩萬元,加了人工還有人出來打嗎?來到這階段相信要暫告一段落。」

 羅智峰目前人工有5萬多,10月1日後人工躍升至7 萬多元,這樣也不夠吸引?他認真地說:「在外面私營市場,一名醫生考獲眼科專科資格,相傳有極端例子,可以月賺100萬一個月。」

不慣「文案」去學醫 當了醫生變「文書」

 做醫生,並非羅智峰的志願。「選擇做醫生,是因為不想做那麼paperwork(文書工作),又可以幫助人,沒有什麼特別的崇高理想。」惟羅智峰始料不及,在醫管局做醫生,其實有一大堆文書工作要處理,單是將病人的病歷資料輸入電腦已要半小時。

埋首大學5年 不問世事

 今年29歲的羅智峰,在加拿大出生,但小時候已返港生活,他笑稱:「所以我英文好差」。他說,曾考慮選讀會計、工程學、商科等科目,「但覺得好悶,要做好多paperwork,而且經常講錢。」於是最終選擇學醫。

 羅智峰的5年大學生活,幾乎都是上學讀書考試,與中學的生活無異,因此其他大學生嘲笑醫科生好「潛」,意思潛入深海。「5年大學生活,根本不問世事。直至2002年做實習醫生,才知道醫生都要處理文書工作,例如抽血後要將資料入電腦、黏貼標籤、核對姓名、去X光部v片……實習那年我才懂得用傳真機。」

感覺病人越來越難服侍

 羅智峰現在做了5年醫生,文書工作免不了,他每次把病人的病歷資料輸入電腦,都要用上半小時。無奈的不止對著電腦,還有要面對愈來愈難服侍的病人。他稱:「以前醫生是尊貴的行業,聽世叔伯講,有病人看完醫生後說:『辛苦你』。現在的病人,明明醫生已給予最好的治療,病人仍然認為醫生不行。」羅智峰曾被病人投訴不給予4天病假,好讓他獲得保險賠償。

 「人人都以為做醫生好『正』。但我2003年入職,凍薪3年,那時賺取4萬多元。有人說,人工有4萬多元也說委屈。但我們好辛苦,on call(當值)時要留在醫院,連續做30個鐘,但人工與對上那些醫生相距好遠。」

 人工少,病人難服侍,都是公立醫院醫生「出走」的原因。羅智峰坦言,私營市場的吸引力除了錢,還有更好的生活質素,「在公立醫院工作,有時好受氣。而且on call是一個問題,在私營市場工作,起碼有覺好騿C」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人海定格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