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8年11月26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名人會客室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錢果豐信步政商界 樂做公職王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8-11-26]
放大圖片

名人會客室主持人:張慧燊 本報記者:朱樂汶

 如果你信命,就會相信港鐵主席錢果豐命中注定有當領袖的本事。

 讀經濟學出身的錢果豐,在政商兩界游走多年,做生意贏過無數勝仗,做行政會議成員實幹敢言,當年未夠50歲已獲頒金紫荊星章,現時身負多個公共事務銜頭,堪稱「公職王」。

 但再叻的人也曾遇逃戰,嘗過失敗,錢果豐亦不例外。「人生其實只是一場零和遊戲(zero sum game),有贏必有輸,投資、賭博如是,做人也如是。」累積半生智慧,再談成敗得失,錢果豐的話顯然更具說服力,其實成功除了靠運,更靠實力。

 錢果豐祖籍蘇州,父親是軍人,外公更是中國體壇啟蒙家馬約翰。錢果豐的童年是在日本東京度過的,直至6歲那年,他們一家才以經商理由離日來港打拚。1968年,錢果豐在赤柱聖士提反書院畢業,後到美國升學,拿了經濟學博士學位回港發展,成長過程「飄泊」,卻也多姿多彩。

最先進內地 生意大擴張

 錢果豐今年56歲,當年大學畢業後,做過銀行工,但未幾便獲其外父「糧油大王」黃大樁賞識,邀請他加入南順集團打理家族生意,這位商界「初哥」做生意勝在夠果斷,速戰速決成功替南順收購香港麵粉廠,並快人一步看準內地商機,把南順所有香港廠房遷到內地,結果令生意越做越廣。

 在南順做了10幾年CEO(行政總裁),錢果豐決定出去闖天下,希望事業再創高峰,「當時好想試w做董事,搞高科技風險投資,向難度挑戰。」如錢果豐所願,他憑China.com(中華網)飲下科網熱潮的頭啖湯,在政商界的知名度即時十級跳。

憑藉中華網 名氣十級跳

 要數錢果豐的威水史,看來一本自傳的篇幅也不夠。錢果豐在1992年至2002年期間曾先後獲委任為前行政局及行政會議成員,參與過政府最高決策工作,自始邀請他擔任公職的信函如雪片飛來,直教他分身乏術。

 其中,最為人熟悉的是2003年他被邀出任前地鐵主席一職,錢果豐一做便幾年,去年更上一層樓當上港鐵主席。

 身兼多個高職,錢果豐盡顯領袖魅力,但自言屬於務實派的他,沒有鋒芒畢露,一直奉行沉實做人的態度。

商海閱沉浮 得失有感悟

 1997年的金融風暴,2003年的SARS,2008年的金融海嘯,讓香港經濟浮浮沉沉,見證興衰的錢果豐,對於成敗得失有另一番感悟,「對我來說,人生其實只是一場零和遊戲,有贏必有輸,投資、賭博如是,做人也如是,最重要是努力過就不會令自己留有遺憾,做人要向前看。」正是這種瀟灑,令他活得比別人精彩。

 談及成功之道,錢果豐亦有他的一套,「做人要學習處之泰然,同一件事肯定有人會發牢騷,亦總會有人支持,好似港鐵單程票統一測試,我們為何不選擇一次過拆除所有閘機,這不是信心問題,而是時間許可的話,應該step by step(一步一步)去做,因為big bang(大爆炸)多數出事,當年香港赤顙冗鰴麙狴帤N是一個big bang,做人也如是。」不驕不囂,帶點傻意,這8個字概括了記者眼中的錢果豐。

經營有暗器 欖球作理念

 當年錢果豐剛上任地鐵主席不足一個月首次會見傳媒,沒有秘密武器,只有一個欖球,他將經營鐵路的理念比喻為欖球,形容欖球的尖端代表商業原則,圓周部分代表服務社會,地鐵會發揮欖球的旋轉力,帶來更大的經濟動力。事隔多年,錢果豐的秘密武器沒變,依舊是那個欖球,而兩鐵合併後,他手上還多了一條「可加可減方程式」。

港鐵會加價 盡量找平衡

 兩鐵合併後,市民最關心的是票價,合併時港鐵承諾了兩年不加價,「凍結期」將於明年中結束,屆時港鐵會否即時加價呢?談到票價問題,錢果豐認真地說:「當年要說服股東放棄票價自由是很大的讓步,因為我們理解社會不少人承受著通脹的壓力,所以若方程式計出來的結果是可以加價,我們是需要加價的,若不加價,很難向股東交代。」

 當然,錢果豐深明在金融海嘯下,若提出加價勢必惹起社會上的反對聲音。為了在商業與社會責任之間盡量取得平衡,錢果豐說港鐵董事局內部早已成立一個社會責任委員會,並由他親自當主席,「我的責任不單只要令港鐵做到收支平衡,還要把盈利做好,股價起股東有錢收,作為大股東的政府可賺得更多,納稅人自然得益,其實這是一個循環。」

敏感不討好 無懼變箭靶

 港鐵主席這份工吃力不一定討好,每當遇上涉及公眾利益的敏感話題,講又死,講錯又死,封嘴都死,但錢果豐偏偏一頭栽進去,他說並非不怕成為「箭靶」,而是打從一開始,他就明白「食得鹹魚抵得渴」的道理。

人生最大樂趣 妻女同遊自然

 錢果豐日理萬機,再忙也要歇一歇,他笑言閒時不打麻雀,不愛應酬,與老婆牽手山林,陪女兒潛水、滑雪,才是他最大的人生樂趣。想說的是,有錢人家的生活,其實沒有電視劇《珠光寶氣》般複雜,可以非常簡單。

 錢果豐說一個男人的成功,不應單看個人成就,擁有幸福家庭作後盾,人生才稱得上是圓滿。大學時代,錢果豐遠赴美國升學,結果他在異鄉邂逅了來自新加坡的女同學,2人一拍即合,畢業後火速結婚。錢果豐與太太結婚數十載,至今仍恩愛如初,說到拍拖時的浪漫史,他更笑不掩嘴地說:「行山」,「試過兩個人可以一起行4、5小時也不感覺累。」錢果豐的大女兒今年已28歲,老夫老妻還能保持著初戀感覺的單純,常常一起sweet walking(甜蜜同行),真叫人羨慕。再談及子女,錢果豐說只希望他們做人開心快樂。「仔女都長大了,作為一個爸爸,我已經去到另一個境界,反而最近不少朋友都抱孫了,都有少少恨做阿爺,不過未有人結婚,唯有再等一下啦!」

勤學迎挑戰 花甲算中年

 不是人人有錢果豐或任志剛的條件,一頭銀白髮絲也可成標誌。但錢果豐絕不認老,不愛用染髮劑粉飾年齡,關於「中年」兩個字,他有自己一套獨特的說法,「人到60歲都算得上是中年,抗老必須經常挑戰自己的腦袋,越不是強項越要去學,就算一知半解也不要緊。」

純官不染髮 紐約鬧笑話

 最近聽到名流界一個有趣的傳言,主角是年過80的新世界集團主席鄭裕彤(彤叔),和他的長子新世界發展集團董事總經理鄭家純(純官)。話說純官早前陪彤叔遠赴紐約開會,本來兩父子被說是「father and son」並無不妥,但攪笑的是,今次被誤作是father(父)的竟是純官,彤叔反串做了「son」(仔),純官回港後向好友分享此笑話,笑指誤會全因其父染了髮,他卻沒有。

 錢果豐與好友純官一樣,向來都不愛染髮,他說:「因為染得第一次,之後就要不斷染,很麻煩,如果我現在染髮,老婆反而會懷疑我,哈哈。」對於外表,育有2女1子的錢果豐看似毫不在乎,但試問又有誰不介意被人說自己老?「我太太好baby face,keep得好好,記得有一次全家去旅行,搭飛機的時候,有位空姐跟我說『你帶4個細路去玩啊』,當時真係激死我呀!」錢主席還是說出了心中那句。

果豐若染髮 老婆反懷疑

 又發現錢果豐原來童心未泯,他的辦公室沒有古董花瓶、名家字畫,只有幾幅出自小孩手筆的圖畫。他還自爆是YouTube「粉絲」,平時最喜歡上網看有關旅遊、健康的資訊,連「巴士阿叔」之類的「騎呢」短片,他都看過。這位「潮爆主席」人老心不老,其實染不染髮,真的沒關係了。   ■本報記者:朱樂汶

港鐵「錢周配」 愈做愈默契

 「你名叫叮噹,個樣似蜜糖,平易近人,清新開朗;我名叫King Kong,個款似James Bond,最佳拍檔。」要錢果豐形容與周松崗的關係,倒不如要他唱一首許冠傑的首本名曲《最佳拍檔》來得更貼切。不要誤會,不是說周松崗貌似叮噹,而是那首歌最講中錢果豐的心聲。

九鐵兵變 冷靜得分

 因為一場「九鐵兵變」,在很多人眼中,前九鐵主席田北辰變得「惹火」,相比之下,同是主席級人馬的錢果豐,那冷靜、開明的形象更深入民心。結果,兩鐵合併「錢周配」以大熱姿態成功穩坐港鐵主席及行政總裁兩大高職。事實上,錢果豐與周松崗自03年已開始合作,一直各安其職。「我倆夾得來,相信是大家懂得擺位,知道彼此的職責是什麼,當然兩個人總會有不同意見的時候,但今日的問題,我們從來不會留待明天解決,所以不會有心病。」來不及發問,錢主席已封定前門,果然是「江湖老手」。

性格樂觀 從無脾氣

 合併轉眼快滿一周年,2人的關係又有否改變?「都是這一句,我們是最佳拍檔,性格一樣樂觀,不在意階級、面子,愈來愈有默契!」在這充斥投訴文化的世代,做公職「阿頭」稍一不慎,隨時會被「萬箭穿心」,難得錢果豐遇到好拍檔,「外憂」雖是未知數,但至少若要平內亂不用孤身作戰。

 談到周松崗給他的第一印象,錢果豐邊笑邊想,娓娓道出2人第一次「邂逅」的情境,「當年地鐵請CEO,周松崗來見工,記得他步入會議室的一刻,他的笑容給我的印象很好,相處過更加發現他是個沒脾氣的人。(咁你有無發過周生脾氣?)應該無,哈哈!」原來笑一笑,世界真係會更美妙,人生也不過如此。  ■本報記者:朱樂汶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名人會客室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