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快樂指數跌 港青最不開心

2016-11-24
■何濼生(右)指年輕人生活失卻方向,加上難以改變現況,生活挫折感大。旁為施永青。 趙虹 攝■何濼生(右)指年輕人生活失卻方向,加上難以改變現況,生活挫折感大。旁為施永青。 趙虹 攝

香港文匯報訊 (記者 趙虹) 生活環境壓迫且充滿競爭,想活得快樂可能有點困難。一項調查發現,港人今年的快樂指數為67.6分,較去年下跌2.4分,當中30歲以下群組更跌至歷來最低,只得63.8分,對政府施政、生活環境等多個社會範疇的滿意度亦一致下跌。有專家分析認為,年輕人將現實社會過分理想化,期望愈高、失望愈大,感到社會對其不公平,因而產生負面情緒。

珠海學院商學院今年9月期間,連續12年聯同嶺南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進行「香港快樂指數調查」,成功隨機電話訪問了925名21歲以上市民,發現港人今年的快樂指數由去年的70分,下跌至67.6分,當中30歲以下群組跌勢最明顯,僅得63.8分,較去年的69.3分下跌近6分。

年輕組別「唔知自己想點」

調查又發現,30歲以下群組對政府施政、媒體、生活環境,及公共醫療的滿意度均一致下跌,跌幅由0.16分至0.75分不等,惟其他年長組別卻在這四大範疇的滿意度均呈上升,與30歲以下群組各走極端。

負責調查的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何濼生指出,年輕組別在具備清晰人生目標,以及處理能力範圍以外的事情的滿意度都下降,反映他們生活失卻方向,「唔知自己想點」,難以改變現況,生活挫折感大,影響他們的快樂情緒,繼而降低對外圍客觀環境的觀感。他估計這亦是導致該組別與其他年長組別滿意度呈相反的原因。

該調查贊助人施永青則認為,年輕人不快樂原因有二:現時物業等資產價格呈上升,初出社會工作的年輕人單靠薪水難與具備資產的同輩競爭,前者可能會感到社會對其不公平、不公道,前途受限制,難免抱怨社會。加上不少年輕人過分將現實社會理想化,期望愈高,失望愈大,受到挫折感亦較年長組別大。

施永青續說,年輕人對社會期望高,有助推動社會進度,惟「現實社會總是不完美」,應隨茼~紀及人生閱歷的增加作自我調整。

顏汶羽:從校園踏入社會有落差

青年民建聯主席顏汶羽表示,青年人剛從校園踏進社會,對事情的看法較理想化,但當現實與想像有落差時,便會帶來失望與不快,相信是快樂指數比整體為低的原因。

他指出,青年人是社會的未來,如何將社會現況達至心中所想,是大眾的責任,但青年人亦應懷抱希望,將夢想變成真實。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