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台灣攝影師周慶輝 人與動物互換下的反思

2016-12-30
■新聞系出身的周慶輝,對社會種種現象都非常關心。■新聞系出身的周慶輝,對社會種種現象都非常關心。

當動物和人類角色互換,會是怎樣的世界?台灣攝影師周慶輝以一輯攝影作品講述答案。透過相機講故事,他不遺餘力,耗時5年精心籌備和拍攝的「人的莊園」系列,在動物園取景,佈置如同劇場舞台,以呈現人物情緒和寓言敘事的方式,教人反思當下的社會制度及觀念,是否如同動物園的圍牆鐵籠?

像寓言故事般敘事

「人的莊園」系列是周慶輝別樹一幟的作品之一 ,以佈置舞台劇場景的方式,既夢幻又真實地呈現9個熟悉的室內環境配上野外自然情境,及運用多個符號,例如常穿插其中的熒光燈管,代表訊號的連續性,隱喻人與人的溝通,詮釋「社會是一個籠子,而我們都笑茯搘L人關在裡面」,使人反思自己究竟是否正活在這個無形的牢籠中。為何以佈置舞台劇場景的方式佈置作品背景?他答道:「因作品場景大相對人物顯得小,所以用劇場的表演及化妝方式才能更好地呈現人物的情緒。」

據介紹,作品中分別描寫三種社會的框架:身體框架、生活框架及社會環境框架。身體框架包括流行美學、性別和健身;生活框架指憂鬱症、不孕症、老化死亡;社會環境框架就是模組化的生活、科技通訊、貧窮與權力。這「三種框架」來自於他對社會現象的觀察及反省後設定的主題,他直言自己作品是「像寓言故事般的敘事」,「我運用電影及劇場的手法來呈現自己對社會現象的觀察及反省,希望讓觀眾看到的作品細節是眼睛看到的細節,而不是相機看到的細節。我利用全焦拍攝,仔細呈現每個角落的情景,希望觀眾能從中找到線索解讀並結合自身經驗產生共鳴。」

靈感來自《動物莊園》

「人的莊園」不免讓人想到英國作家喬治.奧偉爾的著名小說《動物莊園》,周慶輝表示作品的確是受《動物莊園》的啟發,又結合了自身對現實社會的看法,《動物莊園》描述一群擁有人類想法的動物起義反抗莊園主人的壓迫管治,雖然牠們成為莊園的新主人,但最後還是回復了以往的高壓管治。「與動物園比較,無論是住在莊園或動物園的動物,都離不開不斷循環的生活框架。雖然表面上看我們的生活沒受局限,但種種社會制度及觀念猶如動物園的厚實圍牆或堅硬鐵籠,使我們生活在牢籠之中。」

作品取景於台灣新竹市立動物園及高雄市壽山動物園,他選擇在動物園拍攝正呼應了「人的莊園」的中心思想,彼此關連緊扣,「動物園集合了各地的珍禽異獸,象徵現代生活的便利與神奇,同時因為保護逐漸絕育的動物們,所以也帶有一絲諾亞方舟式的末世救贖意味,各種歡騰、喜悅、壓抑、悲哀的符號同時在動物園出現,成為一個帶有強烈衝突感的失落園。」拍攝平面作品的同時,他還拍攝了同名的紀錄片作品,「拍紀錄片是希望讓辛苦的工作人員被看見,並且能讓觀眾更了解作品的深度。要拍一張有意義的照片是很難的。我另外還有拍錄像作品,錄像作品不是在解釋照片,而是呼應照片中另一社會現象,有9支影片與9張照片相互對話。照片與錄像的手段不同,剛好能呈現一件事物的不同面貌相互對話。」他解釋道。

為拍攝經費抵押房產

周慶輝1965年出生於台灣,畢業於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兵役退伍後曾在《首都早報》、《新新聞雜誌》從事媒體工作。從事新聞記者出身的周慶輝,對社會種種現象都非常關心,這也是他從事創作的根本,每一個探討的課題都是他對社會的對話。他渴望透過相機講故事:「我想拍會敘事的影像,就跟文字一樣。」他曾獲得自立報系台灣新聞年度新聞攝影獎(圖片故事)類、金鼎獎攝影類獎項、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美術類獎座等。

拍「會敘事的影像」難免需要龐大的資源及資金,為製作「人的莊園」,他集資動用如製作電影般的大量人力物力,更不惜將房產抵押給銀行來籌募資金,他坦承:「拍攝資金讓我承受了巨大壓力,最後的花費遠遠超過預期,每張照片的拍攝成本約25萬元港幣,也因為經費問題,原希望拍攝的12張主照最終只完成了9張。而另一方面的困難是說服公務部門配合,我透過朋友接洽及無數次的企劃案簡報,我想,最後能達成拍攝,還是政府部門首長期望當代藝術能為城市帶來宣傳的原因吧。」然而即使困難重重,他也從未放棄繼續說故事的願望,並透露未來將圍繞人的生存狀態繼續表達看法。■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圖:受訪者提供

周慶輝「人的莊園」攝影展

時間:即日起至2017年2月5日

地點:La Galerie,香港中環荷李活道74號地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