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香港專題 > 正文

旺暴三男女 首定暴動罪

2017-03-17
■2016年2月8日(大年初一)晚至2月9日(大年初二)凌晨,旺角發生暴亂。昨日,法官首次裁定參與者「暴動罪」罪名成立。 資料圖片■2016年2月8日(大年初一)晚至2月9日(大年初二)凌晨,旺角發生暴亂。昨日,法官首次裁定參與者「暴動罪」罪名成立。 資料圖片

官確認事件為暴動 區院審最高囚7年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杜法祖)去年初旺角暴亂的3名涉案男女在區域法院經審訊後,昨日全部被裁定一項暴動罪罪名成立,這是回歸後首宗,也是旺暴後首宗暴動罪被裁定罪成的個案。法官在宣判時指出,當晚的事件的確是一場暴動,3名被告當時身處示威者移動位置路線,不可能是旁觀者,證人更認出3人分別向現場警員投擲玻璃樽及竹枝,證明3人均有份參與暴動。法官聽畢各被告求情後表示需時考慮,將3人還柙至今日上午判刑。根據現行法例,暴動罪最高可判監10年,由於案件在區院審訊,最高只可判囚7年。有法律界人士指,暴動罪量刑起點為5年。

案中3名被告分別為就讀香港大學的女生許嘉琪(23歲)、學生麥子晞(20歲)及廚師薛達榮(33歲)。控罪指3人於2016年2月9日凌晨在彌敦道北行線近豉油街,連同其他人參與暴動,3人否認。

女被告馬路中掟玻璃樽

法官沈小民昨日在裁決時指出,只要將暴力行為付諸實行,無論有沒有人受傷或財物損毀,都足以構成暴動。現場有示威者用刀襲擊警員頭部,即使警員有戴頭盔無受傷,仍然是使用暴力,破壞社會安寧是不言而喻的。

他指出,首被告許嘉琪當時站在馬路中,明顯並非旁觀者,因為旁觀者不會希望被誤會成參與暴動,理應站在行人路上,結論是她是參與暴動的一分子。許嘉琪反覆出現在人群前線,證明她擔當了「積極」的角色。

根據拘捕許嘉琪的女警早前作供指,看見穿藍衣女子兩度掟玻璃樽,錄影片段則拍到許掟了4次,法官信納女警同時要顧及自身安全,判斷有偏差在所難免,接納掟兩次玻璃樽是她的真實記憶。當時該位置只有一名身穿藍衣女子做出類似行為,而被捕者又是穿藍色衣服,故藍衣人一定是許嘉琪無疑。

次被告擲竹枝傷警小腿

次被告麥子晞當時身處馬路中,法官同樣認為不會是旁觀者,有份參與暴動。控方指麥子晞案發時持竹枝擲向警員,令警員小腿受傷,法官相信遇襲者最清楚是誰人向他投擲竹枝,警員能在短短11秒內把麥子晞抓住,故此人必定就是投擲竹枝者。

至於第三被告薛達榮,在庭上自辯時堅稱自己是旁觀者,擔心「人身安全」,才會見人跑他也跟荈]。沈官不同意,認為他真的是旁觀者的話,應與暴動人群分別開來,亦即不要跟荈],留在原地,或挨近已關門的店舖,以免人踩人跌倒,但他卻選擇向前跑,故可肯定不是湊熱鬧的旁觀者。

第三被告行人路上施襲

拘捕薛達榮的警長作供指,他當晚注意到薛「零零舍舍」一個人在行人路上向警員投擲玻璃樽,薛這樣做無疑把他與其他在馬路中心投擲玻璃樽的人分別開來,吸引了警長的注意是正常不過的事情。錄影片段也見到薛在轉身逃跑前曾經投擲玻璃樽,警長作供時無提及只不過是腦海中無印象,但所作所為卻被攝錄下來。

許嘉琪的代表律師求情時稱,暴動行為持續不足半小時,時間短,暴力程度及規模相對不大,亦看不到有財物損失,投擲的物品都是隨手可得,並非有預謀、有組織的武器。

麥子晞代表律師則稱,當晚發生的事件分開「不同階段」,麥所犯罪行的嚴重性僅屬輕微,與昔日越南船民騷亂案件有分別,加上被告再犯機會相當低,希望法庭先索取教導所報告才量刑。

薛達榮的律師求情時稱,被告是家中經濟支柱,要照顧患病母親及哥哥,希望法庭輕判。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