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莫言暢談文壇現況:香港是文化綠洲

2017-05-17
■團結香港基金顧問、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諮詢委員會主席鄭培凱(左)在講座結束後與莫言對談。■團結香港基金顧問、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諮詢委員會主席鄭培凱(左)在講座結束後與莫言對談。

莫言原名管謨業,談起其筆名「莫言」來源,他提到名字上的「謨」字,由「言」和「莫」組成,反過來就是「莫言」,然而,他表示「莫言」二字也包含了別的意思,就是提醒自己少說話,多做事,他自言這是中國人非常寶貴的人生態度。然而自201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文壇上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莫言身上,來自各地的演講也一場接一場,儘管莫言以筆名提醒自己「莫言」,但出席演講、講述自己的創作心得還是避不了的。日前,他便應團結香港基金中華學社邀請,來港進行「莫言的黃土地幻覺世界與中國文學契機」的講座,與觀眾分享其創作的心路歷程及對現今文壇狀況的一些想法,更稱讚香港是文化綠洲。■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朱慧恩、圖片由主辦方提供

莫言的成名作品為《透明的紅蘿蔔》,至今仍有不少人認為這是莫言最好的作品。此外,其他代表作品如《蛙》、《紅高粱》及《豐乳肥臀》等亦獲得甚高評價,其中《蛙》更獲得第八屆茅盾文學獎,此為中國文學的最高獎項。在是次講座中,莫言談到了幾部分的內容,包括對香港文學、網絡文學的看法以及給予作家們一些創作的忠告,當然亦少不了談談自己創作風格的形成。

香港文學資源豐富

「香港的嚴肅文學有一條沒有斷過的像靜水一樣默默地流茠漱敺ヰ滲萰腹C」這是莫言對香港嚴肅文學的印象。香港一直被詬病為文化沙漠,是個缺乏文化內涵的地方,莫言不諱言在他還沒來香港、未對香港文化有深入了解前,也覺得香港是文化沙漠,但後來了解過後,發現香港非但不是文化沙漠,更是文化綠洲,優秀作品比比皆是。「以嚴肅文學來說,像是香港著名作家劉以鬯先生的《酒徒》、《對倒》是中國現當代文學的經典作品,西西女士的小說《我城》、《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也是非常優秀,稍年輕的作家像是黃碧雲,她的作品《烈佬傳》也是很有野心很了不起的作品。」他說。莫言曾經擔任過香港文學雙年展的評委,他自言亦曾經閱讀過香港年輕作家的文學作品,覺得他們的文學造詣已達到頗高的藝術成就。

自上世紀五十年代起,香港的武俠小說嶄露頭角,及後逐漸發展,孕育了多位在武俠文壇舉足輕重的武俠小說作家,包括金庸、梁羽生及黃易等。「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提起香港的武俠文學,當然不得不提武俠小說泰斗金庸,當年的莫言也十分荌g於金庸筆下那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及命運曲折的人物角色,他憶述在1989年的暑假期間,他買了整整一箱金庸的小說,從頭讀到尾,讀到不願意睡覺。在那時候他也開始思考武俠小說到底有沒有藝術和文化的含量,「而我必須承認金庸先生的作品的文學含量還是很高,以他為代表的香港武俠小說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網絡文學不可忽視

隨茪玻p網的興起,網絡文學如雨後春筍般冒起,成了文學界一股勢不可擋的力量,網絡小說產生之速度驚人,使網絡文學也變成了文學最大量的門類。近年不少風靡萬千觀眾的劇集如《花千骨》及《琅琊榜》均是由網絡小說改編而成,加上網絡小說的影視改編權能賣到可觀的價錢,因此網絡文學之迅速崛起並不意外。因網絡文學衍生了巨大的力量,因此現在如文學界、中國作家協會都對網絡文學亦越趨重視,更成立了專門研究網絡文學的委員會。然而,有文學悲觀論者認為大量網絡文學的出現使嚴肅文學的創作受到擠壓。對於此種看法,莫言倒認為不用過於悲觀。在他看來網絡文學和嚴肅文學之間沒有什麼不可逾越的障礙,因為它也是用語言來寫作,也會描寫人物,只要當中出現優秀的作品,就必須承認其存在。

莫言對網絡文學持開放的態度,他亦認同該類型的小說確是有其價值,「作者把基本的生活經驗再加上豐富的想像力,讓我們看到人的想像力是沒有邊際的。」但他不諱言在海量的網絡文學作品中,屬精品的還是少數,也有不少是劣等作品,對此,莫言給出了一些忠告予網絡作家。「我希望網絡文學的作者能夠稍為沉靜一下,把語言打磨得更美更精練,把故事設計得更合理,把人物塑造得更加豐富,寫慢一點,提高質量。」

創作源於生活

「沒有文學可以生活,有了文學可以生活得更豐富。」這是莫言對於文學的理解。對於寫作,莫言認為一個作家剛開始寫作,必須立根於自我,從自我出發,寫自己最熟悉的生活,寫自己最熟悉的人,也可以寫自己的親身經歷,或把別人的故事變成自己的故事,然後再擴大書寫範圍,通過學習、閱讀、調查、訪問,並融合想像力,學習自己不熟悉的內容。「一個作家要不斷學習、不斷更新知識,才有源源不絕的創作泉源。」莫言說。

談到自己的靈感來源,莫言表示自己的好幾部小說的靈感都是從夢中得來,例如其成名之作《透明的紅蘿蔔》,便是源自他的一個夢:一天蘿蔔地上有一個身穿紅衣的少女拿茪@個鐵叉叉茪@個蘿蔔背對陽光向我走來,然後就夢醒了。「我醒來感覺到畫面是如此輝煌,意境是這麼美好,所以我把童年時期給鐵匠當學徒的一段生活和夢境結合,成就了這部小說。」他說。

然而,莫言強調儘管靈感源自夢境,但真正的書寫內容還是離不開生活的累積,就《透明的紅蘿蔔》一書而言,如果不是結合了自身當鐵匠的經驗,可能草草五百字便完成作品了。「我認為作家的靈感來源可以花樣繁多,但必須植根於生活經驗,我們可以相信靈感,但不要迷信靈感,我們必須累積生活經驗,把其當作自己寫作的資源庫,而且資源庫要不斷地充實。」他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