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林子健離奇「被擄」疑點多

2017-08-12
■探員向砵蘭街附近店舖調查。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友光  攝■探員向砵蘭街附近店舖調查。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友光 攝

稱鬧市遭迷暈「毆打」打釘 獲釋竟不報警不立即求醫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杜法祖)反對派又再製造「白色恐怖」?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昨日聲稱,他前日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油麻地鬧市被多名操普通話者「擄走」,被迷暈帶到西貢一密室「毆打」,更用釘書機在他大腿上釘上「十」字。但他昨日凌晨1時「獲釋」後並非報警或求醫,到事隔10小時後始開記者招待會後才到醫院。西九龍重案組跟進,警方初步查看閉路電視,但只見林子健當時在附近出現,未見有其他可疑人。由於林子健的說法疑點重重,綜合而言最少有14項(見表)。有網民認為或涉私人恩怨,有網民更質疑有人自編自導自演。

民主黨昨晨11時舉行記者會,林子健在李柱銘、何俊仁、林卓廷及李卓人等人陪同下會見傳媒。林子健向傳媒展示自己身上,包括大腿處被人用釘書機釘了二十多口釘,呈十字的形狀,腹部亦有傷痕。

聲稱砵蘭街被挾上車去西貢

他聲稱,自己前日下午4時多到油麻地砵蘭街一間球衣店購物,離開後朝油麻地港鐵站方向行走時,有兩名健碩高大、戴口罩、操普通話者夾茈L,並強行把他拉上一輛客貨車:「上了車之後有掙扎,我說你什麼事,我開始叫喊,有個人一打就打我的太陽穴,......嗅了(一些東西)之後的反應是暈了。」

林子健續稱,他被人「用硬物打醒」,發現自己手腳被綁,雙眼被蒙,躺在地上,被綁在一張疑似床上,身上只剩內褲。由於他聽到蟬叫聲,相信自己在鄉郊。

他聲稱,毆打他的人問他很多問題,夾雜很多粗口,包括問他是否認識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問他為何要如此多事,然後他再被弄暈,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一海灘上,已穿回衣服。當時是凌晨1時多,他找到一條小路離開,步行十多分鐘後截到的士回家,途中看到路牌才得知自己當時位於西貢。

被問到為何沒報警及求醫,林子健辯稱,因為很累、精神不好,所以先回家並聯絡民主黨,又透露自己當時已經洗澡及清洗了有關衣服。林子健之後在民主黨成員陪同下,到瑪麗醫院驗傷並報警。

重案搜證無果 街坊路人唔知

警方接報後交由西九龍總區重案組跟進。十多名重案組探員昨日下午4時許抵達油麻地砵蘭街,部分探員到林子健案發前曾光顧的一間球衣專買店調查。其他探員則分別往附近店舖調查,並查看有關的閉路電視,了解有否攝得可疑人或車輛的片段,又到附近咸美頓街公園,向街坊及途人查問有否曾目睹事發經過,但初步未有重大發現。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會見傳媒時表示,警方十分重視案件,林子健的指控十分嚴重,市民不應輕易下判斷,但強調不容許任何香港以外部門在香港執法,惟林子健未有即時報警,涉案人可能已逃去或毀滅證據。

何俊仁認事件令他「摸不蚗Y腦」

何俊仁在記者會上也承認對事件摸不蚗Y腦。不少網民認為林子健的說法疑點重重,包括「綁匪」日光日白下「擄人」竟無人知,林子健「獲釋」後沒有求醫及報警,而是回家,待10多小時才開記者會,之後才求醫報警。有人形容「施虐者」模式及手法似黑社會而非執法人員,「似係佢得罪人俾古惑仔搞。」

有人更質疑他「自編自導自演」。「Gary Kwok」指出:「(林身上的)釘口似記招前一至五分鐘前釘上,如受傷了一天後釘口會轉瘀青及微腫,微微的泛紅正是白細胞受外物入侵的即時反噬反應和針灸扎針後兩三分鐘的反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