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律政司覆核申請以法論法依法辦事

2017-08-24

上訴庭改判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即時監禁一案,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有人更對律政司和法庭作出不符事實、有損法治聲譽的評論。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專門撰文,指出3人被定罪和判刑,完全是因為他們的違法行為,而非政治主張。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接受訪問時亦表示,袁國強上訴合理,強調香港司法制度獨立依然。袁國強的解釋,澄清了檢控機關提出覆核申請以及法庭處理覆核的判決,只涉及法律議題,完全與政治無關,上訴庭接納覆核並判律政司得直,證明律政司覆核有理,更說明從覆核到判決都是以法論法、依法辦事,「政治迫害」之說是無稽之談。

對於黃之鋒3人被判入獄,「政治檢控」、「政治迫害」的歪論甚囂塵上。袁國強的文章從3個不同階段作出解釋。袁國強指出,在檢控階段,3人被檢控的罪行涉及非法集結,而非法集結的重點是參與集結人士的行為是否違法,絕非因主張的政治理念而被檢控;在審訊階段,3人是經過公平、公開的審訊才被定罪,3人均有法律代表,亦有充分機會向法庭提出他們希望法庭考慮的陳詞,3人曾就定罪裁決提出上訴,但其後放棄上訴,意味3人對定罪的裁決無異議;在刑罰覆核階段,律政司的兩次覆核申請,分別依據《裁判官條例》第104條和《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81A條提出,無加諸其他政治考慮,刑罰覆核聆訊亦以公開、透明的方式進行,符合香港作為法治社會的要求。

更重要的是,本案的判案書明確指出,3名被告並非因為行使集會、示威或言論自由而被定罪和判刑。他們之所以被定罪和判刑,是因為他們僭越了法律的界線,以及他們嚴重違法的手段。由此可見,本案由檢控至上訴庭處理刑罰覆核,每個階段均嚴格依據法律進行,法律觀點清晰明確,符合程序公義。因此,任何尊重香港司法獨立的人士,即使不同意法庭的判決,只會支持被告提出上訴,但絕不會對本案的判決提出沒有事實根據的指控,上綱上線形容為「政治審判」、「秋後算賬」。

律政司提出刑罰覆核除被本港別有用心之人視為「政治檢控」外,有外國媒體亦爆料指,律政司內的高層檢控人員本不建議上訴,只是律政司司長堅持上訴。言下之意是律政司司長一意孤行,對黃之鋒3人死咬不放。

曾經在港擔任檢控官數十年的江樂士,1997年起出任刑事檢控專員,直接向律政司司長負責,至2009年才卸任,現仍為國際檢察官聯合會的要員。江樂士認為,黃之鋒3人案中,原訟法庭的判刑明顯有誤,裁判官的理據亦顯然有問題,律政司司長在無可奈何下只能上訴。江樂士亦認同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在判詞中指,「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本案是一宗表現上述歪風的極佳例子。」並強調確保判刑可以防止罪案發生,是上訴法庭其中一個功能,若某一類罪案有增長風氣,上訴法庭有必要制止之於萌芽之時。江樂士的見解,再次證明袁國強提出覆核判斷正確,純以法律角度處理案件,不存在任何政治動機。

香港作為法治社會,行使集會、示威和言論等自由,必須合法。不論任何人、持任何理由,都沒有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權力。有人肆意「違法達義」,為追求心目中的「崇高理想」,不惜以身試法,亦不能獲得法律的優待。律政司司長有權有責維護法治,法庭亦有責任判處具阻嚇性的判罰,制止犯罪,彰顯法治,明辨是非,防止歪理變真理,誤導公眾。把律政司的檢控、法庭的判決誣衊為「政治檢控」、「政治審判」,不尊重香港司法獨立,才是以政治干預司法,損害香港的國際形象。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