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生活語絲】往事和心事

2017-09-13

吳康民

回憶往事,心事如麻。

上世紀四十年代中期大學畢業,來港從事教育工作,雖然工作崗位始終如一,但工作內容卻複雜得多。教育工作、出版工作、社團工作等等,都一一幹過。人雖然在一個單位之中,但隨茪u作需要,幹過的工作多如繁星。

在港英統治時期,工作離不開政治,因此曾為港英當局的眼中釘。港英當局重視教育工作、青年學生工作、社團工作,而我恰在這些工作中都扮演一個角色。以至一九五八年港英當局在把我的前任校長杜伯奎遞解出境之時,原本要把我一併趕走,但後來倫敦方面認為打擊面太大,影響中英關係,因而把我留了下來。相信今天在倫敦的殖民檔案裡,應該留有我的一卷。

我的工作崗位雖然是教育,但興趣卻是多方面的。大學時選讀化學工程,是對化學變化和工業救國產生興趣,兒時受先父作為作家的影響,早年就舞文弄墨,也許可以算是半個作家。幾十年來,筆不離手,至今出版集子達四五十冊之多。而一生從事教育工作,對教育青少年學生頗有心得,但也可說,喜愛太雜,可說一事無成。

今天已是登九之年,正是風燭殘年,再有雄心壯志,也已有心無力。如果要作一生評價,只好說是個「半桶水」的作家。但受教於我的學生逾萬,在我主持校政之時,力主有教無類,並不是一位苛刻或者用俗語說是「乞人憎」的教師或校長。每有學生上前叫聲老師或校長的時候,心裡頭還是甜滋滋的。俗語說,人無完人,金無足赤。的確如此,回首一生,如果給分的話,給我的工作來個七十分的乙等成績,我已十分滿足了。可幸的是我的逾萬學生大多成才,並未出現民族敗類或社會的蟊蟲,這是可以告慰的。

作家蕭乾寫道:「人到老年,幻夢少了,理想主義的色彩淡了,然而我仍堅決相信這個世界總的趨向是會前進不會倒退。」是的,我們今天正是生活在前進的時代﹗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