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白先勇六方面成就

2017-09-13

彥 火

我在讚詞中,以六個方面論述白先勇的成就,茲擇錄如下--

其一是達於世:白先勇一九三七年七月十一日誕生於廣西南寧,他出生後的第四天,日寇的鐵蹄踐踏了美麗的河山,他七歲跟隨家人顛沛流離,從桂林、重慶、南京、上海、香港而台灣,二十六歲又自我放逐美國。

很早白先勇就預感到台灣與個人的「流放是永久的」,他把中國歷史尤其是近代以來的分裂與苦難洞察透徹,又將各色人性體察入微。

他的文學世界如《台北人》、《紐約客》背後,有茖I重而複雜的歷史、社會與人生。

其二是深於哲:白先勇生於宗教世家,但由於他性格中的不蹈常規,不遵常俗,與父母的信仰並不一致。

不過他皈依佛教,並不局囿於念經拜神等儀軌,他從小浸淫中華文化,又受歐風美雨洗禮,在數十年的文化反思與文化融合的過程中,建立了自己獨特的世界觀。

他的佛教哲學因此綜合了儒、道、基督的普世價值。這使他的作品如短篇《那片血一般紅的杜鵑花》的王雄和長篇《孽子》的李青,總有一種沉潛的力量與深邃的精神。

其三是鍾於情:白先勇的這個「情」是廣義的,既有祖國情與故園情;家族情與父母情;兄妹情與朋友情;也有他超越性別的愛情。

他的散文《第六隻手指》與《樹猶如此》,是驚天地、泣鬼神的驚世情殤;而他的小說裡則藏茈L個人、家庭、家族、朋友與密友的多少情感秘密?!

其四是擅於學:白先勇由於優渥的家世、勤奮的努力,他從小聽聞和閱讀了中外大量的文史哲要籍;而他在美國大學的教書生涯與在中國各大學和研究機構的講學經歷,又使他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學者。

如他在《細說〈紅樓夢〉》中對鉅著《紅樓夢》的宏觀與微觀,別具慧眼與識見。

其五是游於藝:白先勇常常提到「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白先勇從中國戲曲裡發現了人生、發現了藝術、發現了大千世界。他特別鍾情於崑曲,多次在小說和評論中提到崑曲是「戲祖宗」,為崑曲的「唱腔美、身段美、詞藻美,集音樂、舞蹈及文學之美於一身」而擊節讚賞。

他不斷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就開始推廣崑曲,創製了《青春版牡丹亭》,把原是小眾的崑曲,推廣到世界的大舞台。

他還將崑曲在內的戲劇舞蹈放在他的小說如《遊園驚夢》、《永遠的尹雪艷》等主題、結構、情調與旋律的象徵之中,從而拓展了多種藝術體裁的創作之境。 (說「花蹤」之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