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影畫館】誰說有謎面就要有謎底?──《媽媽﹗》

2017-10-06
■珍妮花羅倫絲再一次演技大爆發。■珍妮花羅倫絲再一次演技大爆發。

要評《媽媽﹗》這樣的一部電影,很難。

相信入場的觀眾反應會很兩極,要麼覺得故事零碎,不倫不類;要麼覺得電影創意無限,別樹一幟。思前想後,筆者還是傾向後者。

電影以懸疑驚慄片作包裝宣傳,但事實上卻是另一回事。的而且確,電影開首鋪排了一個懸疑片格局。牆壁內的心跳、精神科藥物、來歷不明的住客、神秘的鑽石,每個設定都似曾相識,構成一個又一個指向驚嚇的符號。然後,當你以為每個符號必然有它的用處,製謎是為了解謎的話,就已經開始滑入導演的圈套了。

愈演下去,愈離經叛道,也愈來愈過癮。一場突如其來的兇殺案,悲極反而生樂的追思會,主客易位的派對,場景一換再換,愈換愈快,愈換愈瘋狂。不知何時竟然慢慢地走入了戰場,甚至闖入某種宗教儀式。這些場景情節,無不依循某種電影套路。但當你以為自己搞清楚那是什麼一回事時,那又已經轉變成為另一回事了。神秘小屋猶如潘朵拉的盒子,打開之後見盡七情六慾,血跡斑斑,紙醉金迷,哈利路亞。

再想下去,不妨將故事看得再抽象一點,理解為一場作家與靈感女神之間的角力。創作人對靈感的追求永無止境,即使女神奉獻一切仍然無法滿足,只好互愛又互虐,湊合成好一對斯德哥爾摩情人。所謂的「媽媽」,孕育的到底是什麼?電影將女神懷孕和作家寫作並置,再一次印證繆斯女神如何作為寫作的泉源,同時隱喻創作同樣是一種生育過程。那個「媽媽」,是「他」也是「她」,因荂u寫」與「生」的重疊而變得雌雄同體,同死同生。如此看來,《媽媽﹗》事實上是以文藝創作呈現文藝如何被創作,別具後設意味。

得再說一次,要評《媽媽﹗》這樣的一部電影,很難。而且愈是解說,愈是證明這套神遊太虛的電影難以解說。不過如果謎底不曾存在,看看謎面如何流動,其實也令人滿足。■文︰鄺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