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內地 > 正文

中央軍委原委員張陽自縊身亡

2017-11-29
■張陽。  路透社■張陽。 路透社

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 「死亡」不等於「一了百了」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葛沖 北京報道)中央軍委原委員、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張陽畏罪自殺。新華社昨日發佈消息稱,2017年8月28日,經黨中央批准,中央軍委決定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原委員、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張陽進行組織談話,調查核實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問題線索。經調查核實,張陽嚴重違紀違法,涉嫌行賄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接受組織談話期間,張陽一直在家中居住。11月23日上午,張陽在家中自縊死亡。

據公開簡歷,張陽1951年8月在河北省武強縣孫莊鄉出生,函授本科學歷,1968年入伍。他從一名戰士做起,歷任班長、技師、政治指導員、政治教導員、團政治處主任、團政治委員等職。2000年,張陽任陸軍第42集團軍政治部主任,兩年後升任該集團軍政治委員。2004年12月,時年53歲的張陽更進一步,成為該集團軍所屬廣州軍區政治部主任,躋身副大軍區級將領。

與徐同看話劇後數天升職

據內地媒體報道,2010年10月,張陽首次以總政治部主任身份公開在媒體上亮相。2012年10月21日央視報道,20日晚,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觀看了話劇《生命宣言》。畫面顯示,演出結束後,原為廣州軍區政治委員的張陽緊隨徐才厚,與演出人員握手,並出席了隨後舉行的座談。幾天後,2012年10月25日,國防部網站軍委總部領導數據庫更新,顯示張陽已履新總政治部主任。

也曾提出肅清郭徐流毒

不過,在徐才厚落馬後,張陽當然也「立場分明」地用大篇幅批判郭徐流毒問題。2016年8月26日,張陽在全軍貫徹落實古田政工會精神領導小組會議上說,要抓實抓深肅清流毒影響工作。以領導幹部為重點進一步搞好揭批反思,做到情感上憎恨、政治上決裂,切實與郭徐的圈子、品行、套路、作風等徹底劃清界限。據北京青年報公眾號「政知圈」不完全統計,僅2015年1月至3月,張陽就至少在6個公開場合提到過「肅清徐才厚案的影響」。

「政知圈」報道指,張陽最後一次出現在媒體面前,是今年8月7日。據新華社報道,當天,中央代表團飛抵呼和浩特,出席內蒙古自治區成立70周年慶祝活動。也就在這次露面後20天,張陽被談話,然後一直在家中居住,三個月後,畏罪自殺。

繼續追責無需撤案

那麼,在紀委調查前或在紀委調查中,涉貪官員「死亡」,是否能「一了百了」呢?南方都市報公眾號「察時局」引述有關人士指,即便當事人死亡,黨組織仍然可以調查,無需撤案,仍然可以對其作出紀律處分,當事人死亡並不必然導致其免於追究黨紀責任。此外,確認違紀所得的涉案款物、經濟利益,應該予以收繳或者退賠。暫扣款物需按程序拍賣或其他方式處理後上繳國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