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環球點評 > 正文

【環球點評】親朝鮮遠伊朗 皆為奧巴馬

2018-05-10

余家昌

美國總統特朗普不顧主要西方盟友和中俄反對,悍然決定退出生效僅兩年多的伊朗核協議;另一邊廂,他卻同時宣稱有信心可以與朝鮮達成「協議」。一方面破壞一份經國際社會多年磋商達成的核協議,將伊朗推上重新研製核武之路,一方面卻認為可以讓已經完成核武研發的朝鮮接受自己一套,除了令人質疑特朗普「自信何來」,亦再一次證明這位狂人總統所有作為,包括「親朝鮮遠伊朗」,只是單純出於一個目的:「逢奧巴馬必反」。

國際社會和美國情報機構早已確認伊朗遵守核協議,未有繼續研發核武,特朗普卻在缺乏實質證據下堅稱伊朗違規,僅援引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上周公佈的伊朗核計劃舊文件作理據;對於朝鮮,特朗普卻處處示好,曾經被罵作「火箭人」的金正恩,如今卻變成特朗普口中的「開明可敬」領袖。歷屆美國總統不是沒有試過在個別議題上採取自相矛盾的政策,但他們一般懂得做門面工夫,不會輕易予外界口實,更不會像特朗普般明目張膽,宣之於口。

特朗普上任以來幾乎所有重大內政外交舉措,都是衝茷e任總統奧巴馬而來。奧巴馬簽了《巴黎協議》,特朗普退了;奧巴馬加入「跨太平洋戰略夥伴協定」(TPP)談判,特朗普退了;奧巴馬與古巴復交,特朗普棄了;奧巴馬任內在國內推出的環保和醫療改革,特朗普都一一廢了。雖然特朗普每次作決定時都會舉出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但說穿了,就是因為「奧巴馬幹的,我看不過眼」。

任何國家都有政權更替,每屆政府施政方針或有不同,但關鍵是政策連貫性,尤其是外交政策,往屆政府簽署的國際協議,若非談判過程真的存在嚴重舞弊或漏洞(例如韓國朴槿惠政府與日本的慰安婦協議),新一屆總統也不能單純因為個人喜惡便輕易言廢,否則只會失信於國際。

更何況伊朗核協議並非奧巴馬一人所為,而是美國歷屆政府與外交官、中俄英法德五國、歐盟和伊朗共同談判多年達成的多邊協議,並經安理會一致決議認可。

特朗普對伊核協議有四大不滿:一、核協議未處理伊朗彈道導彈計劃;二、未能制止伊朗在中東橫行;三、10至15年「日落條款」放生伊朗;四、解凍制裁獎勵伊朗。若果特朗普認為這些協議條款「很差」,那麼他心目中的「朝鮮核協議」又會有多嚴厲?他又如何有信心可以確保金正恩願意接受比伊核協議更嚴格的條款?拭目以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