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獨家風景】全城找土地

2018-07-12

呂書練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風景,也是一個很弔詭的題目。我們天天踏茈忖W下班,那是結結實實的土地,何須找尋呢?

但客觀的事實卻是這樣的。不,更確切地說,是在找房子。只是房子要建在土地上,我們只好先找土地。

因為,由政府主導的「土地大辯論」兩個多月前展開以來,我們不但在媒體上看到各方持份者積極發聲,我也在自己的各社交群組內,看到朋友們在議論,人們七嘴八舌,針對那些「土地」選項,各抒己見。

一時之間,令我有「全城找土地」的感覺,是很滑稽的感覺。有趣的是,平時很少關心時事的一位群友看了那十八個選項後,猶如發現新大陸:原來香港可選的土地這麼多,不但有海有湖可填,有棕地農地可取,還有岩洞可鑽,以及棄置多時的碼頭......那還有什麼好諮詢和辯論的?

一般市民終日營營役役,早被樓價壓得透不過氣來,誰有心思關心諮詢細節?至於利益集團,心中早有定案,他們又豈會理會辯論?其實,這不是什麼新鮮的議題,因為問題長期存在,既不是辯論問題,更不是諮詢問題,而是落實和執行問題,尤其是從法律茪漶C

我早在八年前就曾在這裡寫過《安得廣廈千萬間》,指全世界沒有一個地方的人像香港人般那麼「心甘情願」地做「房奴」,那當然是氣話。但八年來,用上這句唐代大詩人杜甫古詩句的人卻愈來愈多,說明問題日益嚴重。

奇怪的是,既然「房屋問題」乃至「土地問題」已擺在^上,而且早在回歸初期的首屆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已看到,並提出「八萬五」政策,今日又有愈來愈多的聲音慨嘆「早知如此」,民意基礎如此踏實,為什麼政策總落實不下去?

從前是「房屋問題」,現在是「土地問題」,如今政府拋出個至少要十年以上的「填海」選項,不難預測,這又惹來爭議──我們又要虛耗十年。

其實,在一個島城,「填海擴地」談不上選項,而是必須,今日的衛星城市沙田就是四十多年前填海而成。真不想再看到就這些老掉牙的問題被人來回諮詢。誠如另一位群友所問:現在政府做什麼決策都勞師動眾,大費周章去搞諮詢和辯論,而人多意見多,如何「聽」民意而作決定呢?而我們的管治精英做什麼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