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沙灣往事》創百場紀錄非奇蹟

2018-09-15
■舞劇《沙灣往事》第一幕,男女主角演奏一把高胡定情。廣交提供■舞劇《沙灣往事》第一幕,男女主角演奏一把高胡定情。廣交提供

2018年廣東省藝術院團演出季開幕演節目《沙灣往事》,是廣東歌舞劇院的原創大型舞劇,場刊封面以「100」的數目字作背景來凸顯這部舞劇自2014年在廣州首演以來,僅四年間已演到第一百場!封底更以紅色印章刻印上巡演過的地方,從中國的海口、杭州、洛陽、北京、天津、西安,到美國紐約、費城、華盛頓等三十多個國內外城市,還獲得第十四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第十五屆文華大獎、第十二屆廣東省藝術節優秀劇目一等獎,和第十屆廣東省魯迅文學藝術獎等重要獎項。

舞蹈語言豐富多元

一部以廣東地區為題材的原創舞劇,能在短短數年間取得如此大的成功,確是少見的「奇蹟」。這次開幕於廣東演藝中心大劇院的兩場演出(7月26及27日),和過去一直只是採用廣州交響樂團的錄音伴奏來演出不同,首次由七八十人的「廣交」在樂池作現場演奏。筆者觀賞了第二場,尋找能創出百場紀錄的奇蹟原因。

《沙灣往事》採用標準四幕加上序幕及尾聲的結構。不算中場休息,演出時間約為一百分鐘,長度很切合現代觀眾的觀賞習慣外,亦不會出現冗長感,更重要的是,四幕的情節內容,基本上符合起、承、轉、合的傳統標準結構,較易營造出矛盾衝突的豐富戲劇性效果,為演出增添了感染力。

《沙灣往事》的舞蹈既保留了傳統民族舞蹈的色彩,結合同樣帶有上世紀三十年代色彩的服裝,成為舞劇的基調風格,但亦用上好些西方芭蕾舞,甚至現代舞的動作語言,加上佈景、燈光亦在傳統色彩中加入現代劇場的變化調動,有很新鮮的視學效果。如第一幕八張紅桌子一字形橫排成為群舞表演的平台,但瞬間又變成直排,繼而燈光由半暗突然變得光亮,亦即時變換了不同的時空。這種採用燈光及簡約佈景道具的轉變手法,亦將這個製作的節奏推進變得明快,和無比利落。

愛情融入廣東音樂

這個舞劇能引發觀眾共鳴最重要的元素,卻在於題材的選定,將具有永琠坁熒R情故事,融入廣東人別具親切感的廣東音樂中。故事的情節圍繞在著名廣東音樂《賽龍奪錦》的孕育到完善誕生的過程,並將之連結到三十年代抗日戰爭的大時代來作背景。作為男主角的便是創作《賽龍奪錦》的何柳堂(約1870年後-1934年),舞劇中則將名字改為何柳「年」,為「創作」富有戲劇性的情節「鬆綁」,得以擺脫「史實」來創作。也就是說,舞劇只是採用《賽龍奪錦》這首著名廣東音樂的曲意與精神,借用來發展一個充滿矛盾衝突、好事多磨的四角戀愛故事。

可以說,舞劇中《賽龍奪錦》的創作過程及愛情故事,當非史實;甚至《賽龍奪錦》的面世應在上一世紀二十年代,1937年抗日戰火正式爆發時,何柳堂亦已作古了。同時,何柳堂很長一段日子並非生活在故鄉番禺沙灣,而是在香港鐘聲慈善社演奏創作廣東音樂。將何柳堂一字之易,避免了真假史實的爭論,得以只從藝術層面去論說了。杜鳴以管弦樂團演奏創作的舞劇音樂,幾全脫胎自廣東音樂,《賽龍奪錦》的音調更是貫穿整部舞劇,大大增添了廣東觀眾的親切感和很易產生共鳴。

另一方面,四角戀愛中的男女主角,由黎星演的何柳年,與李艷超演的許春伶,兩人的愛情所繫寄託於一把高胡;何柳年父命難違與王閔瑞飾演的潘紅英結婚,而何柳年堂弟何少岩(劉健飾),則一直暗戀茬春伶。在第一、二幕交代了這兩對男女情感上的糾纏,第二幕更因何柳年與許春伶兩人在花園中偶遇,重燃愛火,被何少岩與潘紅英撞見,引發難以處理的矛盾風波,於中場休息前帶上一個富有張力的高潮完結第二幕。

在這兩幕中更設計了幾場何柳年與許春伶將纏綿與激情相混合的雙人舞,配樂更將廣東音樂無比細膩纏綿的特性發揮,儘管高潮時的托舉式激情設計,流於放大誇飾了的浪漫色彩,喜者會感到突出了廣東人的直性子,但亦易讓人感到破壞了中國人的含蓄感。但就現場所見,廣州的觀眾看來很能接受這種「放大」了的浪漫感呢!

第三幕於「山高水長」的牌匾下,何柳年與何少岩借用被要求演奏《賽龍奪錦》的機會,以大鼓作舞台,與狂熱愛好音樂的日本大佐相抗衡的男子三人舞蹈,強烈且充滿陽剛性的激情,有很強的戲劇性效果,最後並以暗場槍聲大作,以帶蚅a念的感覺將這一幕結束,亦將劇力再向上推進,為最後一幕作了鋪墊。

最後一幕將浪漫色彩繼續放大。開始是何柳年對日軍大佐脅逼演奏廣東器樂寧死不從,繼而是何少岩與自衛隊將何柳年救出,逃到廟中卻巧遇許春伶,由此插入一段更為纏綿浪漫的愛情雙人舞,並由此激發何柳年將國仇家恨化為創作力量,再現第一幕以紅色船槳作為舞具建構而成的男舞者划龍舟群舞,藉此將全劇推上高亢激昂的情緒,於振奮人心的《賽龍奪錦》音樂中,帶出了中華民族不屈不撓的精神氣概的全劇高潮。

簡短的尾聲,熒幕投映出為廣東音樂發展作出貢獻的音樂人的名字及廣東音樂名曲的曲名後,全場觀眾站立起來歡呼鼓掌,場面之熱烈,確是少見!

現場樂隊感情更「放」

這與採用現場樂隊伴奏亦有很大關係。經過近百場的錄音配樂演出後,這次現場演奏的樂隊配樂,作曲家作出了修訂;更重要的是,舞者可以將情感放得更自由,毋須依附茪w「定時」的錄音配樂,感情表達得以放得更開,演得更真切。而擔任指揮的楊洋,是中央歌劇院的音樂總監兼首席指揮,具有豐富的「樂池指揮」經驗,當晚在整個演出中,便能帶領蚍s州交響樂團主導蚞蒤蚨t出的緩急快慢節奏,能緊緊配合蚖R台上各舞者的呼吸,為整個演出的氣氛添上更動人的色彩,其中多場愛情雙人舞,讓人在廣東音樂的管弦樂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浪漫感覺,那可是這個舞劇的靈魂所在呢!

綜合整個演出,從創作設計,到製作配合,《沙灣往事》幾年間能創出公演百場,既叫好又叫座,並非奇蹟,而且是非偶然之事。自古藝術的成功,從來便無任何僥倖!舞劇《沙灣往事》再一次作出了證明!

文:周凡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