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月港去來

2018-10-11

朵 拉

終於來到月港,關於馬來西亞東海岸登嘉樓和福建漳州的淵源,是否就真相大白?

「下南洋」三個字,寫起來輕鬆,讀起來簡單,但真正的下南洋故事,並非想像那樣「上一條船,過一個海」,抵達據說「遍地黃金」的南洋地,輕而易舉彎個腰,愛撿多少由得你。一回出席華文文學和華人文化研究會議,有作家學者說:「到金山應該要比下南洋辛苦吧。」口氣非常肯定。

當年祖輩們千般不捨萬般無奈,迫於生計,跋山涉水千里迢迢到一個完全陌生之地,無論金山或南洋,應該都一樣歷經無數艱難險阻。離鄉背井的辛酸苦楚,其中有我的祖父,我便感同身受。祖父生前不曾訴過一聲苦,但從我記憶中淘出「他每日午後,在夕陽下翻閱同一本中文書,重複聽一張南音唱片的」生活影像,可以想像老人家「自從離開祖國,永遠再也回不去,只能不斷地想念想念和想念」的心酸。

到很後來才聽說,先到檳城的中國移民,以福建人為主,其中以漳州人優先。難怪漳州朋友遊走檳城,分外親切和熟悉。尤其檳城人說的福建話口音,分明是漳州閩南話。這點我是多回去漳州才發現。馬來西亞十三州,以檳城華人最多。漳州人多不奇怪。讓我吃驚的是來到華裔只佔總人口百分之二的東海岸登嘉樓,當地朋友說,登嘉樓唐人坡的建設,漳州人功勞最大。

中午時間,陽光刺眼,瞇茞晰仰望,中國式牌樓頂上是中國傳說故事「雙龍戲珠」雕塑。登嘉樓是馬來西亞三大民族華、巫、印裔居住的地方。「雙龍戲珠」的故事要特別說一下。話說有兩條管理颳風和下雨的青龍,十分愛護百姓,應該颳風下雨時就來一場風雨,平常日子為村莊巡邏,希望百姓生活平安。一天,遇到一個怪物騷擾一群洗浴的仙女,兩條青龍趕緊上前打救。殺掉怪物成功救仙女的事讓王母娘娘知道後,賞賜牠們一顆金珠。兩條善良友愛的青龍,發揮禮讓精神把金珠推來推去,硬要對方收下。這個「友善、禮讓、不貪求」的「雙龍戲珠」故事從此流傳。

這樣的中國傳說雕塑立在登嘉樓唐人坡的入口處,想來當是代表三大族群之間的和諧共處之意。早上自西海岸檳城飛吉隆坡中轉到東海岸登嘉樓。一下飛機,馬上感受到百分之九十五巫裔的州屬確實不同。車子進入市區路上,兩旁的平板廣告牌,濃眉大眼馬來女模特兒一概包上頭巾,有些宣傳詞語寫上我們看不懂的阿拉伯文字,外地來客立刻感覺人到異鄉。聽接機的朋友說華裔人口這麼少,但他要送我們過去的是一條叫唐人坡的街道。

坐在唐人坡唐人開的咖啡店,聽登嘉樓華人講故事。最早到這裡的是漳州人。早期 華人社會擁有較高社會地位的華商,被統治者或蘇丹委任為華社領導人。據說首任蘇丹(十六世紀)已有華人甲必丹。華人領導有稱甲必丹、老爹及頭家。自1736年至1930年,所有官方委任的華人領導如張朝榮、高玉成、林永發、高德利、劉建治、林慶星、黃新禧等都來自福建。其中高玉成來自福建漳州,兒子高德利除擔任甲必丹,也受到暹羅國(泰國)封賜。祖籍漳浦的林慶雲,還獲清廷誥封「僉事郎」,林氏家族一共有五人當官,可謂一家顯赫。還有著名的中華維新學校校長張清元(張春元),日侵時期被日軍殺害,被稱「烈士」,也是漳州人。和我們聊天的是登州華人大會堂陳會長的兒子,吃過登州著名的小麵包、魚餅,還有和檳城不太一樣的娘惹糕點後,我們堅持繼續在唐人坡尋找漳州人足跡。

唐人坡是三百多年以前華裔在登嘉樓經商的第一條街道,今天開店做買賣和到來購物者,都不限於華人。中西合璧的建築物,英殖民風格加上中式雕刻的房子,門口寫茧堣H店名,懸掛中文堂號牌匾,卻有不同民族穿梭街頭巷尾。幾個包頭巾的年輕巫裔女子,毫不避忌在一座新廟宇前拍合照,廟宇名字是「和安宮」。

這座媽祖宮廟是清嘉慶年間由老爹林慶雲父子獻地興建,「和安宮」內有一口古老銅鐘,刻有嘉慶六年(1801年)字樣。1915年,登嘉樓一場瘟疫死了許多人,醫藥匱乏時期,人們唯向神明求助,經過扶乩得神明指示決定重建。新廟建好的1918年落成日,正是瘟疫絕跡時。中國人到南洋,平安抵達後,即設法建廟,供奉來自各人家鄉的神明,神廟的名字選擇也與家鄉相同。既為報答神明一路保佑平安,更是慰藉鄉思的表現,也讓後來南來族人有個聚會地。看起來新建的廟宇,其實是一次火災後重修翻新的樣貌。回到酒店後,我查了一下,福建省漳州龍海市港尾鎮浯嶼島的天妃宮,供奉媽祖天妃,原名叫「和安宮」,俗稱「祖婆廟」。登嘉樓唐人坡媽祖廟是否源自漳州龍海港尾浯嶼島的天妃宮呢?或說同樣名字的宮廟不過是巧合?

這回參與「2018形象中國全國百家媒體聚焦花樣漳州」活動,我特別要求到月港。漫步在明代時期對外貿易的重要商港,也是海外絲綢之路的起航港,若非人在現場,沒法想像這麼小的一個古鎮,竟有七個商市中心,七個對外商貿碼頭。位於龍海市海澄鎮的月港,與漢、唐時期的福州甘棠港、宋元時期的泉州後諸港以及清朝時期的廈門港,並稱福建古代「四大商港」。

在世界著名的「香料之路」航道上一個重要商埠月港看老街訪古碼頭時,聽電視台記者說,月港盛朝通商47個國家和地區,是明萬曆年間「天子之南庫」,被譽為「閩南一大都會」、「小蘇杭」,鼎盛繁榮有二百年之久。莫非就那二百年間,漂洋過海的漳州人,隨茤R運的浪潮,走到當年也是國際貿易商港登嘉樓。到月港前我在閱讀檳城理科大學陳耀泉博士送我的《瓜拉登嘉樓唐人坡社會發展史》,他提到「(唐人坡)的華人聚落或許從十七世紀的明末時期就已經開始發展,堪稱馬來西亞最早期的華人聚落之一」。臨江古街人極少,江水在陽光下閃耀,波光粼粼間有一隻白色的鷺絲從綠色的樹叢中飛了出來,采風的一群人沿茼螢鉹黕拊D向前走去,大會安排到造船廠參觀。我在古碼頭接受電視台訪問後再過去,造船廠門口公園幾個小孩在快樂地玩遊戲。

熙攘繁華盛景已成過去。如今月港正以保護歷史風貌為前提,通過深度挖掘文化,結合文化創意,打造成為閩南地區休閒旅遊的景點。巧合的是,登嘉樓近年來也是用心在結合歷史文化,發揮創意,努力打造老城新貌,朝向休閒旅遊發展,期待吸引更多中國遊客來看融合異國他鄉裡尚存的濃濃中國韻。至於月港和登嘉樓的文化淵源,就留待研究學者做功課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