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何時不給書戴套?

2018-10-11

伍呆呆

不知從哪天起,中國的書都嬌貴起來,紛紛戴起了塑料「套子」,也有人調侃地稱為「雨披」。起先只是在貴重的畫冊上穿雨披,現在大有向所有書籍蔓延的趨勢。

曾去過法蘭克福書展和香港書展,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內地的書籍和海外的書籍放在一起,這怪異的區別就出來了。內地的一律戴套,國外的基本不戴,港台的除了畫冊之類也鮮見。最有諷刺意味的是,內地有一本闡述環保理念的書《崩潰》,也戴上了塑料封套,由於採用難以降解的塑封包裝而招致香港環保人士的當場質疑。前幾年我們國家出台了「限塑令」,超市的白色污染被遏制了。但現在隨茪憭ぎㄦ~的「逆勢而上」,這種白色污染也借文化的名義「逆勢」死灰復燃了。過去包蘿蔔青菜的東西,現在包起書籍,不知道是塑料的增值,還是書籍的貶值。

作家畢淑敏就直言︰「它們會對環境造成持續的影響。當風颳起的時候,它們成為骯髒的白旗,掛上樹梢,鋪排在泥土裡,一百年無法融化。」她當時在書店給讀者簽名,這邊在簽,那邊在撕,是工作人員在手忙腳亂地幫她撕塑料皮,二千本書簽完,二千個「套子」或「雨披」聚成一座白色的垃圾山,她是對茬o座小山發出上述感慨的。評論家、出版家解璽璋也對此痛批,他認為雖然從保護書的角度來說有丁點好處,但塑封一拆,就丁點用處也無,「從保護環境的角度來說,諸多無奈不能成為使用『雨披』的理由。」

讀書人都知道,買書的時候東翻翻、西翻翻本是讀書人的樂趣,正是因為這種一書在手的「質感」,才讓他們走進書店,不然大可上網讀書了。我們都有這樣的經歷,有時候拿起書無意中翻到中間的某一頁,一段文字打動了你,你買下了它。如果沒 有 這 種 東 翻 西 翻 的 過 程,就沒有買書的結果,當然更沒有買書的樂趣。清朝有個倒霉鬼叫徐駿,寫了一句「清風不識字,何事亂翻書」,為此掉了腦袋,但留下詩句。可見古人是把「翻書」當作「讀書」的代名詞在用。

現在的書店裡,有愈來愈多的書被戴上套子,讀者們只能霧裡看花,看荇悁W亂蒙,憑虓P覺買,除了重版書和名著以外,其它書的命運可想而知。這也是為什麼我國每年出版品種都達三十多萬種,德國一年只出版新書七萬多種,但中國的出版業產值只有德國的三分之一。我們的出版社老總都在為「起印一萬冊」而發愁,他們算計了一切,卻愈算丟得愈多。因為他們以「社」為本,卻始終不肯以「讀者」為本。他們的理由是,讀者會把書翻舊,破損率會高。其實自古以來,書都是這麼翻的,名著也是在翻書中流傳下來的。真正翻得很舊很破的書,八成是很暢銷的書,這一點破損率是承受得起的。何況每本書都多花一角錢戴上套,那不也是成本嗎?

中國的出版業很有意思,它們總是不能在國際書業佔個位置,卻總是創造一些怪異的特例,創造過「豪華書」、創 造過「家裝書」,還創造過放在書櫃裡只擺不看的「假書」,然後又創造出「套中書」。其實在多媒體閱讀時代,紙本閱讀已經岌岌可危了,假如再這麼拒絕讀者、折騰讀者,恐怕就離自我毀滅不遠了。

或許,當全民的文明程度提高的時候,書就徹底不用戴套了。可是我們的出版社、書商如果不率先文明起來,而是消極地適應蒙昧,那我們能撐到全民文明的那一天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