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演藝蝶影】「八牡丹」(一)

2018-10-12

小 蝶

名伶吳君麗離世,令大家再度記起了「八牡丹」這個組合的稱號。

「八牡丹」是一個怎樣的組合?這個組合並非如「溫拿樂隊」、「五月天」或Super Girls的歌唱或樂隊組合,數人一起組織起來是為了營生的事業。「八牡丹」原來是八位小姐的結誼成果。若我說「影壇七公主」,你會立即明白了吧?

不過,坦白說,在「七公主」的七位女星當中,並非每一位都是地位超然的大明星。「七公主」只不過是將七位長得亭亭玉立的女童星連成一線的名號,令整件事情聽起來更有意義而已。除了更加鞏固她們七人之間的友誼之外,也能加強她們演出的影片的宣傳之效。

「八牡丹」卻有所不同了,八位牡丹小姐各自的名頭可真響噹噹,當年無人不識她們的名字。她們都是獨當一面,在自己的演藝範疇上的閃閃大紅星。當年影圈流行結誼,但由八位最當紅的女星結誼,可以想像是何等的一件大事,足以哄動全港。

說了半天,到底這八位女星是哪幾位呢?

年紀最大的是「紫牡丹」余麗珍。她是馬來西亞華人,攻刀馬旦,所以她拍攝很多古裝劇,可以展現她的功架。我在粵語片的工作人員名單上常常看到「編劇李少芸」,原來李少芸編劇正是余麗珍的丈夫。

提起余麗珍,相信大部分人都會不期然地聯想起「無頭東宮」,那是一代人的集體回憶,也是很多人的童年陰影。她在某齣古裝電影中的角色因受奸人所害而亡,兒子抱茼o的靈位四處求香,讓她吸入一千炷香便可還陽。可是,她在最後一炷香時卻再為奸人所弄,電影的特技效果竟然做到她頓時魂飛魄散,即將她本身已經非常恐怖的造型分成十多片,四分五裂。那個鏡頭同樣令坐在電視旁的我嚇得魂飛魄散,驚慄不已。即使到了今天,我每每想起這個鏡頭,仍然不寒而慄。若果香港電影有「十大經典驚慄鏡頭」選舉,它最少也可獲提名,因為它令一名小女孩自此之後不敢再看驚慄片。

第二位是「藍牡丹」鄧碧雲。這位「萬能旦后」甚為電視觀眾認識,因為她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處境劇《季節》中飾演「媽打」一角,深入民心。其實她早在數十年前已經分別在粵劇界和電影圈享負盛名。她既能演小生,也能當花旦。她演悲劇時賺人熱淚,在《霸王雞》(我被片名欺騙了,以為是笑片)中叫人落淚;演笑片時又叫人笑破肚皮,「萬能旦后」的稱譽真是當之無愧。

第三位是「紅牡丹」鳳凰女。鳳凰女由二幫升正印,壞女人變善良女主角,當時曾令觀眾要花點時間適應「老虎變佛」的「升呢」過程。她的一齣《鳳閣恩仇未了情》與《帝女花》齊名,主題曲更是唱至街知巷聞。當年她與拍檔麥炳榮在「六一八賑災」電視節目中獻唱《鳳》劇的主題曲,是當晚其中一個最吸引的表演節目。我常在網上重溫,百聽不厭。鳳凰女在七十年代加入無芋A曾主持或主演《各位觀眾,鳳凰女小姐》、《女人妙到極》和《師姐出馬》,完全卸下大老倌的身份來娛樂觀眾。其搞笑的伎倆足以與梁醒波匹敵,教我看了又看,頻頻大笑。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