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 登臨華不注

2018-11-07

鍾 倩

戊戌春日,我從華山歸來,洗去身心塵埃,我忽然憬悟:其實,什麼也沒有改變,李白登臨過的華山,馬國瀚眺望的華山,趙孟頫入畫的華山,依然如昨;只是我看倦了詩書,磨厚了腳掌,竟忘記了舊路;慢慢回眸,在渾然忘我中發現,返程時自己融入了山又分享了她的馨香......

濟南山多,多在歷城。城中有山,山水相伴,恍若太極,使人神思遄飛,打開想像的空間。華山是最詩情畫意的山,孤峰插雲,又氣度風雅,沒來過的人不會對它有興趣,但是,凡來過一次的人就會愛上她,連同這座山連綴的華陽宮、呂祖廟、華泉、真武廟遺蹟等都會讓人探幽不盡。一起前往的朋友說,「登臨峰頂眺望半城,碧波蕩漾,洗眼洗心,太愜意了!」

是啊,重新發現身邊的華山,就像重新遇見未知的自己,有種豁然打開的喜悅,就像我第一次讀孔孚先生的詩作《飛雪中遠眺華不注》的興奮與激動,「它是孤獨的/在鉛色的蒼穹之下/幾十億年/仍是一個骨朵/雪落/看它在使勁開。」好像我自己也跟茖洢l開,成為華山的一部分。

上小學時我就知道,詩人李白登臨過華山,留下「茲山何峻秀,綠翠如芙蓉」的詩篇;後來,父親騎茼萓璅拳a我去過幾次華山,他說,李賀詩中「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齊煙九點」中,華山是群山之首。那時,我與華山只是初相遇,海拔只有197米,爬起來卻頗感吃力,實在小覷她了。多年後,走上文學創作道路,我一頭扎進在本地歷史典籍中,看山看水結名士,秦瓊「忠勇雙全」,閔子騫「鞭打蘆花」,辛棄疾「挑燈看劍」,還有終軍「願受長纓」家國情,閉上眼睛猶在耳畔回響,我對這座山肅然起敬,彷彿穿越歷史長河,感受一座山的情深意長。

泉水是開在大地上的花朵,那麼華山就是綻在眾泉之上的清荷。先看這朵小荷的誕生地:歷城。南依泰山,北靠黃河,6,500多年前,這裡就有先民居住,2,100年前西漢時期,歷城設縣;斗轉星移,四季更替,走過西周、戰國、西晉、唐宋,明朝年間,這裡坐落成山東省政治中心。民國時期,年過六旬的康有為專程遊覽華不注,不禁興歎,「遙望此山如在山中,蓋歷下城絕勝處也,南京鍾山紫金峰,北京翠微山、煤山,揚州的七里山,蘇州的橫山,然山水之美皆不若華不注也。」他建議「城宜移都會於華不注」,「不十年,新濟南必雄冠中國都會。」沒想到的是,這濃墨重彩的一筆,竟為歷城藍圖埋下伏筆,也是濟南之幸。

歷史的浮光掠影,見證茧堣s的成長烙印。華山是她的乳名,大名「華不注」,《歷城縣志》記載,「華不注山,獨立平楚中,秀削孤清,蒼翠濕人眉眼。」濕人眉眼,更啟人心地......「齊之山川,獨華不注最知名。」她稱得上這樣的盛名。她從《詩經》中走出,「常(棠)棣之華,鄂不韡韡」,「華」同「花」,「鄂不」即「萼跗」,指花蒂,意味此山如花付諸於水中。水呢,自然是鵲華湖,「濼水出焉,東流注於澤。」唐宋時期,從城北到清河南岸形成大面積水域,時稱「蓮子湖」。詩意的名字,鋪展出一幅中國水墨畫,蘆葦裊裊,荷塘稻香,水村漁舍,賽過江南,引來無數名士爭先乘船前往,當時成為濟南的遊覽勝地。李白遊興大濃,即興讚美,「湖闊數十里,湖光搖碧山」;曾鞏流連忘返,「虎牙千仞立巉巉,峻拔遙臨濟水南」;施閏章登高寄懷,「崚嶒孤障逼天愁,絕頂橫看滄海流」;元好問傾情而書,「華山正是碧芙蕖,湖水湖光玉不如」;其學生文王惲更是對此情有獨鍾,他從水文角度觀察,「悉為稻畦蓮蕩,水村漁舍,間錯煙際。」

再說這朵小荷的成長史。她見過大世面,經過大磨難,戰國時期這裡發生齊晉鞍之戰。據《左傳.成公二年》記載,公元前592年,晉魯魏曹四國使臣出使齊國,齊晉反惡交戰,齊因驕傲輕敵大敗,被晉師追趕繞華不注三周。危急關頭,恰逢丑父與之更衣換位,乘齊頃公的車輿,才使齊頃公趁機逃跑。然而,逢丑父的車跑到華泉附近時,被樹枝掛住而貽誤戰機,山腳下的華泉正是將士們口渴取飲的地方。其實,我聽很多人講過這段歷史,大都千篇一律,真正觸動我的還是一位年過七旬的長者,他家住華山腳下,熟悉這裡的一草一木。他懷念綠波繞山的過往,歎息湖水退縮華泉淤塞的黯淡,熟悉華陽宮供奉四季大殿的典故,信手拈來......

「身為華山人,死為華山魂!」他說得如嘮家常,我聽得卻是心潮澎湃。只見他從包裡掏出一個紙頁泛黃的筆記本,上面的字跡密密麻麻,全是華山的石刻、碑文。「大約2010年,附近村民打機井,從泥土裡發現貝殼和魚骨,那個位置很可能就是當年的湖底。過去華泉的水好大,不比趵突泉遜色!」說到這裡,他臉上的皺紋舒展開來,然後扔下煙卷,從石頭上用力磕了幾下鞋底上的泥巴,語氣中流露出別樣的自豪感。「這裡要大變樣!華山湖已經破土開挖,華山公園也正在建設,未來從小清河坐船直通華山湖,我盼茖漱@天早點到來!」他本身就是華山的活字典。

聽到這裡,我思緒翩躚。「花開蓮現,花落蓮成」,興衰轉替,夢裡芙蓉。這華不注,是永不凋零的荷花,這華陽宮,是濟南人的精神密碼,這華山湖,是充滿詩意的工程......湖水,觀照心性;山色,抵達心靈。習近平總書記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家門口的華不注,是我們的聚寶盆,更是「詩與遠方」。守住這座山,就是守住城市的根和魂,就是用心呵護歷史文化的精神血脈。今日的華山,松柏蒼聳,巨石嶙峋,攀岩而上;「凡三息可躋其巔」,伴荇薱搹S吁,迎來峰迴路轉,視野開闊,神清氣爽。山路雖窄,但遊人上上下下,或附近居民爬山鍛煉,或舉家登山野炊暢聊,或年輕背包客探險遊玩,或攝影愛好者長槍短炮。下山時分,晚霞滿天,轉身回望,我不由得增添幾分敬畏,想起山頂的兩塊石頭,上面刻有「天地獨立」、「日月共存」:人與山、與水,就這樣走進慢鏡頭中,而背景就是古人踏歌而來的一方熱土,「龜石」、「蛇石」沉默不語,華泉依然響荂A和蚚銊^的詩句,祭奠丁寶楨的英魂,這是多麼叫人心馳神往的精神家園!

從此,我對華山又有了新的理解:從來不是人走向山,或是征服一座山,而是華山從四面合攏過來,一瓣一瓣......不是單瓣,而是複瓣,輕輕柔柔地將我托起,攬我入懷,剛好放入花心的位置上。那一刻,我被天地之光受洗,又傲然成蕊。原來,自己也是一朵小小的花苞。天地的仁慈,山水的無私,萬物的恩典,世間的情義,就這樣被照單全收,我在湖光映照中看到了縹緲的光,和藍色的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