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鵬情 萬里】川港的遠與近

2018-11-07

趙鵬飛

十年前的一場大地震,山垮地陷房屋倒塌,數以萬計的川人罹難,香港的普通市民、藝人、學生、工商界等紛紛慷慨解囊,救助同胞於危難之中。彼時我赴川採訪,滿目路斷橋倒,到處家破人亡,筆下的文字見諸報端時黑白分明,字裡行間流淌茠滿A卻是一行一行的血和淚。

上周再度赴川採訪,所到之處,城市裡秩序井然,山野裡秋高氣爽,林秀峰峻,感恩香港之聲更是不絕於耳。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這些事關香港的熱門話題,也頻頻被當地的官員、企業家以及民眾所提及。

一個遠在山高路遙的西南腹地,一個地處南中國海之濱,隔茪s與海,兩地之間的交流從未阻斷。四川省港澳辦副主任唐銳接受我的採訪時說,出川的通道已經有30條了,蜀道早已不再難行。汶川地震之後,從震中映秀通往臥龍大熊貓保護區的映臥路,便是香港捐資17億所建。穿行在長達16公里的隧道裡,我才深刻體會到,這段45公里的路,之所以前前後後修建了11年的艱辛。工程師田應軍告訴我,他特別希望香港市民能親自來看看。不僅因為這段路沿線風景秀麗,氣候宜人,有免費為港人開放的神樹坪大熊貓基地,更因為沿途的鄉民,因為這條路的貫通,走出地震陰霾過上了有奔頭的新生活。

「沿線鄉民開辦的民宿,光夏天的四個月,每戶人家最少就能賺5萬塊,房間多的人家甚至能賺到30萬。」這個從2009年就開始守在映臥路施工現場的工程師,滿腔的自豪溢於言表。

在映秀鎮,偶遇汶川縣長旺娜,她帶給我的也是一個好消息,汶川縣摘掉了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這裡面香港的力量不可或缺:香港援助汶川的資金超過了33億,這些錢都用在了修路架橋、教育醫療。川港之間從來都不只是災難時同胞之愛的施與受。赴川採訪的第一日,四川省商務廳副廳長王蔚藎就用一組資料,回答了我的疑問。截至今年6月份,已有5,176家港資企業在四川投資,實際到位資金達567.7億美元,佔同期四川省外商投資總量的60%以上。

災難面前的守望相助,和迎接發展機遇時的優勢互補,並行不悖。更何況,平等互利的商業往來,才是長久維繫兩個不同行政區劃之間交往最有韌性的紐帶。成都是四川的省會城市,也是中國西南地區的商業重鎮。香港的九龍倉集團和太古地產,在成都投資建成的兩處商業項目IFS和太古里,已成為這座城市最新的商業地標。IFS內部的購物環境和尖沙咀的海港城極為相似,放眼望去,國際一線品牌雲集,恍若置身維港之畔。九龍倉成都負責人特意帶我去看了IFS頂樓上的網紅雕塑「熊貓爬牆」,碩大的熊貓雕塑四周,擠滿了等待合影的遊客。四年多來,IFS在成都的銷售增長幅度都是以兩位數來計算。即便今年關於消費降級的聲音此起彼伏,上半年他們還是收穫了18%以上的銷售增幅。

密集的採訪中,難得抽出一個小時,在毗鄰IFS的遠洋太古里喝了一個下午茶。古香古色的建築群,廊簷相間,飄逸淡雅,設計源於傳統的川西民居。坐在雕花門窗的庭院裡,就蚨踳o的港式甜點,呷一口溫熱的川紅茶,連日來疲憊的奔波之苦,暫時都消退在了秋日的餘暉之中。

在成都工作快兩年的港女連慧霖,是太古里博舍酒店的經理,她也是團隊裡唯一位香港人。其間,她只回過一次香港。對於成都的適應和眷戀,在她日漸流利的普通話中,也在她更自如地學會了如何讓快節奏的工作,和慢下來的生活自如切換。「香港與四川看起來很遠,走近了才發覺,港式的高效快捷,與川式的安逸麻辣,其實是一種更恰當的搭配。就像一個職場上嚴謹少言的人,生活裡會需要更多的輕鬆和釋放......」見我一臉疑惑地望茼o,沾染了四川女生爽朗熱情習性的她,立刻愉快地發出了一個邀約:「不信?你也來成都試試!」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