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音樂是哲學、是愛 -在台北聽林昭亮的小夜曲

2019-01-12
■呂紹嘉指揮NSO和林昭亮排練伯恩斯坦的《小夜曲》。NSO提供■呂紹嘉指揮NSO和林昭亮排練伯恩斯坦的《小夜曲》。NSO提供

即將於1月16日開幕的香港國際室內樂音樂節此次易名為「比爾斯(BEARE'S)飛躍演奏音樂節」,擔任藝術總監的國際著名小提琴家林昭亮認為此名較原來的名字有個性。其實,此一香港樂壇活動能獲得世界百年名牌提琴家族的冠名贊助是對活動更重要的肯定。筆者這次快閃到台北,在兩廳院音樂廳聽了呂紹嘉指揮台北愛樂團(NSO),由林昭亮擔任獨奏的「美國春秋」音樂會後,齊齊於夜宵閒談論樂中,除了問及林昭亮對這項於2009年開始在香港舉辦、今年已進入第二個十年的國際性活動的易名看法;更不忘向在這場音樂會前數天於社交網絡平台上,自我「踢爆」兩年約滿後行將離開NSO的呂紹嘉(多次來港指揮過「香港小交」)打聽他之後將何去何從。呂的回應直率坦白﹕「我在NSO亦已做了十年,應是離開的時候了,至於回到歐洲後具體如何安排,確實仍未有任何決定。」

愛的哲理小夜曲

當然,話題仍不會離開當晚的演出,這場以「美國春秋」為題的音樂會(12月21日),全是美國作曲家作品,用以紀念大師伯恩斯坦百年冥誕,開場的《康迪特》序曲(Candide Overture)(台譯《憨第德》),很有可能是伯恩斯坦生前最為流行的管弦樂,富有美國文化的活力生氣,抒情的中段要發揮的亦是加以對比,突出熱鬧富有衝勁的主題,用作音樂會熱身確是效果突出。接茠L昭亮上台和樂團獨奏大師的《小夜曲》。這是一首有小夜曲之名,卻無小夜曲之「實」的作品,樂曲甚至加用標題﹕《柏拉圖對話錄》,正好說明了該曲「哲學性」的內容,全曲五個樂章如何去表達,和如何去感受,分別是演奏家和觀眾很「個人」的事;但要掌握其中的技巧,無論是小提琴獨奏和樂隊各聲部,還是個別樂器的獨奏呼應,都存在茪@定的難度。就此一層面而言,八個月前(2018年4月20日)林昭亮與廣州交響樂團在星海音樂廳的合作,儘管已不錯,但這次和呂紹嘉與NSO的組合,流暢程度更甚之外,更多了一份游刃有餘的空間,尤其是第四樂章《阿伽通》(Agathon),解瑄的豎琴烘托,及末段與大提琴首席(熊士蘭?)的「對話」,更突顯出林昭亮的小提琴獨奏美妙至極的音色。

伯恩斯坦這首小夜曲的哲理性內容實際上是關於對「愛」之本質的不同理解。其實音樂家與音樂之間的關係,如果沒有「愛」的存在,音樂亦不易奏得動人。

新大陸深刻大愛

這場音樂會下半場選奏的可稱是伯恩斯坦前輩的兩位美國作曲家的經典作品,柯普蘭(Copland)的《阿帕拉契之春》(Appalachian Spring),和蓋希文(G. Gershwin)的《波吉與貝絲》交響圖畫(R. Bennett改編版)。

這兩部作品都帶有故事情節的內容,前者原是為美國現代舞后瑪莎葛蘭姆(M. Graham)的現代舞劇所寫的音樂,後者則是採自同名歌劇的音樂重編而成;前者情節簡單,後者則較複雜。對亞洲區的樂團而言難度不在於如何傳達原來舞劇、歌劇的情節內容,而在於如何去呈現二十世紀前後開始形成的美國新大陸的音樂文化色彩。這既有技術上的難度,如《波吉與貝絲》中爵士樂元素的融入如何掌握,但更難的是,樂曲中要傳達的感情,《阿帕拉契之春》的故事,只有四個角色:拓荒的年長女性、傳教士與年輕的農場新婚夫婦;簡單的情節展示的是美國人征服新大陸的寓言。當初舞劇的音樂甚至只以「給瑪莎的芭蕾舞曲」來命名。後來採用的標題中的「Spring」一詞,亦有「春天」與「泉水」兩個不同含意,當然,兩者都有「生命」、「生機」之意。

呂紹嘉對這兩部作品的處理,就更是擺脫了只是繪聲繪影,而是刻畫情感的變化。構成《波吉與貝絲》的多段樂曲,是旋律耳熟能詳的樂曲,當然很容易讓人從原來歌曲的歌詞聯想得到歌劇中的情節場面(如果觀賞過),但NSO在呂紹嘉棒下奏出的,卻是一種人與人之間更為深刻的大愛。

在《阿帕拉契之春》中,這種愛的情感則是隨茼U段樂曲而不斷累積加強,到尾聲前的第七首,源自《簡單的禮物》的主題再現時,更爆發出對美洲新大陸的深刻大愛之情發揮出深深的感染力,這可是只有在那片土地上生活過、感受過,才有可能表達得如此深刻動人。

另一種實力展示

有人說,音樂本身從產生、傳達,到感受,既有心理性的,但深入一些便帶有哲理性,與愛的元素很相同。這場音樂會標題「美國春秋」表面帶有歷史感,四首樂曲象徵了二十世紀前後開始建立起來的,具有美國色彩的音樂歷史,但成就這些音樂卻必然要有一定的哲學和愛的元素存在。

伯恩斯坦小夜曲中無比鮮明地以此兩者為內容,林昭亮在樂隊與指揮圓熟的技術配合下,得以將之充分發揮出來,這亦在於他對曲中訴說的愛的哲學有所理解,更重要的還是他對音樂所存在的愛所使然,亦正是過去數十年來推動林昭亮能夠在音樂世界中縱橫馳騁,廣結樂緣的動力。為此,也就得以讓他在國際樂壇上建立起廣闊的音樂網絡,由他擔任藝術總監的香港比爾斯飛躍演奏音樂節,能夠聲名日隆、越辦越闊,今年從1 月16日至24日的五場音樂會,能邀請到堪稱「粒粒明星」的二十多位國際名家雲集香港獻藝,正好是他在音樂以外的另一種實力的展示。

不過,音樂節要到1月20日第三場在香港演藝學院的「古典以外」音樂會,才能欣賞得到林昭亮的琴音呢,原因是開幕邀來如日中天的美聲皇后狄杜娜朵(Joyce Di Donato)演出《戰爭與和平》,第二場(18日)則由名聞國際的多佛(Dover)四重奏擔綱,他也就集中在最後三場音樂會中帶茈L對音樂、對香港的愛登台了。 文:周凡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