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入酉水

2019-04-13

早上6點醒來,急忙起床把箱子寄存在酒店後出門趕路。

之所以寄存行李,是因為要去一個叫「小溪」的偏僻山村,「漫遊家」在他的「湘旅遊記」中對這個小村讚不絕口,稱之為桃花源式的村落。更令我神往的是,據說小溪村上面還有一個叫「雨陽」的山村,沒有公路,只能用雙腳沿山間小道爬上去。如此艱難,可能還要在農舍中住一晚,帶太多行李不方便。

需要交代說明的是,在瀘溪下船後,原計劃是第二天早晨5點坐那條船原路返回沅陵,考慮到上船地點(不能稱之為「碼頭」)很不準確,又是黑暗中,所以更改決定從陸路回沅陵,這樣第二天就可以趕往小溪。

黑暗中和小學生們一起擠在公共汽車裡,孩子們鼓鼓的背囊上印荂u做最好的自己」,這是上世紀80年代「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口號的改良版。

魯迅說過「必以己為中樞,亦以為終極」,「人各有己」,「個」應當是個別的、個體的人。北京大學退休教授錢理群的解釋是,憲法規定人民享有的各種權利,如果不是落實到每一個具體的人都享有全部權利,那種抽象的人民權利是沒有用的。不過也有人士指出,近年多發生以傷害無辜方式報復社會事件,根源和個人主義抬頭有關。黑暗裡、顛簸中,看茷臚l身後那六個字,信馬由韁,胡思亂想荂C

去鳳灘水電站的鄉村巴士離開縣城不久,便沿酉水上行。酉水發源於湖北宣恩,橫切武陵山區,流經重慶進入湖南,在沅陵匯入沅江。沈從文說酉水又稱「白河」,「尾部如臀,大而圓」的「白河船」因此得名。如此造型,是因「酉水灘流極險,船必須經得起磕撞」。

除了險灘,便是清澈見底的深潭。「深潭中為白日所映照,河底小小白石子,有花陳的瑪瑙石子,全看得明明白白。水中游魚來去,皆如浮在空氣裡。兩岸多高山,山中多可以造紙的細竹,長年作深翠顏色,逼人眼目。」沿途所見和沈從文的描述有相當距離,水流如同山上的薄霧,不急不忙,緩緩前行,除了幾葉篷舟、短途機動船,不見「白河船」的身影。這種變化相信和沅江上興建的五強溪電站有直接關係。

不過河對岸的景色確實迷人。山巒被薄紗般晨霧裹繞,高低錯落的山巒起起伏伏,形狀各異,橫向相連,縱向小山依茪j山,仔細數去,大致可以看到五個層次。山谷墨綠植被中偶爾出現幾處白色的農舍,感覺那是遠離塵世的仙境。不過到了近處,可能又是另一番情景。

呆儺 沅江行之十一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