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 > 正文

寫字樓空置率高 業主加佣出租

2019-05-16

上海去年發佈「擴大開放100條」行動方案,尤其是金融業對外開放大幅提速,不過據朱兆榮說,目前來看,傳統金融行業擴充辦公面積並不多,部分搬遷中可能略有擴張,目前上海寫字樓市場的活躍租戶是高科技、互聯網行業,而前些年遍地開花的聯合辦公,因在內地「水土不服」,近一、兩年發展已有所放緩。

「聯合辦公在中國內地一窩蜂湧現,但我對此業態有所保留,」朱兆榮坦言,在紐約,只要租下有限的幾棟市中心辦公樓,因當地新增供應有限,聯合辦公確實有市場,但中國內地寫字樓市場到哪裡都有供應,且量還不小,「上海陸家嘴、南京西路的空置率或小些,但另一些區域如大虹橋,還是空置率偏高,對企業而言,是否還有必要租賃聯合辦公空間?」

非核心區空置率逼近34%

根據第一太平戴維斯最新發佈的2019年一季度上海市場回顧,浦西核心商務區已連續第三個季度錄得負吸納量;全市核心商務區甲級寫字樓空置率亦環比上升0.1個百分點至12.5%,租金指數環比下跌0.1%,至9.01元/平方米/天,期內非核心商務區寫字樓空置率環比上升1.9個百分點,已至33.9%。

業主方出租需求緊迫,給中介的佣金亦越來越高。朱兆榮透露,以前佣金普遍約是一個月租金,但現在有些辦公樓的出租佣金已漲到三個月租金之高。

聯合辦公面臨汰弱留強

「因租賃壓力的原因,內地聯合辦公的定位已然模糊,同一棟樓大業主都未能滿租,聯合辦公運營公司還要同大業主競爭客戶,聯合辦公甚至亦極力去吸引大面積的客戶租賃,兩者間的目標客戶群交叉頗多。」

「聯合辦公這種業態,在供應量大,空置率亦不低的城市,究竟如何做好還需三思,」朱兆榮續說,早前寫字樓完成大宗交易後,很多都是租給聯合辦公品牌,因為其支付的租金可觀。但如今聯合辦公在部分城市、尤其是在二線城市的步伐已顯著放緩。隨茠騑謎ぉ蚆p合辦公空間的關閉,料將進一步整合洗牌、優勝劣汰。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