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追究暴徒刑責 彰顯法治精神

2019-07-04

對於近期連串違法暴力衝擊事件,尤其是7月1日極端激進暴徒衝擊和破壞立法會,社會各界繼續強烈譴責,支持警方嚴正執法,追究暴徒責任。法治精神是香港作為法治社會的最重要基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無人能凌駕法律之上,只有將違法暴徒繩之以法,才能彰顯法治公義,避免香港法治崩壞。反對派還在試圖把暴力惡行合理化,諉過政府和制度,根本是姑息縱容違法暴力,違背香港人珍視的法治精神、危害香港繁榮穩定的法治基石。

暴徒喪心病狂破壞立法會大樓,激起全城震怒。包括法律界、工商界在內,各界人士齊聲譴責暴徒無法無天的行為,形容此次衝擊製造立法會176年來最黑暗一日,嚴重超越法治社會的底線,絕對不能縱容。各界要求警方必須嚴懲暴徒,維護法治、平安、祥和。

法治精神是本港社會珍視的核心價值,絕大多數市民信仰法治,堅守和捍衛「無人能凌駕法律之上」的最基本法治原則,任何人不論性別、年齡、社會身份地位,不論持何政見,都要遵守法律,違法就要承擔必要的法律責任。

對於衝擊立法會的駭人聽聞暴力行為,反對派不斷強調,是因為政府對年輕人的訴求無動於衷,年輕人也無計可施,才以衝擊來表達不滿,不惜「犧牲自己」對抗「制度暴力」。這些說法明顯為違法暴力推卸責任,以「動機崇高」、「為勢所迫」為借口將暴力合法化、合理化。

但這種說辭得不到司法的加持。在立法會示威區的垃圾桶縱火案,法官判詞指出,不論目的多「崇高」,亦不能作出違法行為。所謂「崇高的理想」,只是當事人對個人行為的主觀理解,暴力就是暴力,使用暴力的客觀效果就是對他人、對社會造成傷害,這一點不會因為施暴者的目的而有所改變。在「雙學三丑」硬闖政總申請刑期覆核案,上訴庭法官亦指出,犯案者不能以「為勢所迫」為藉口而使用暴力,所謂「為勢所迫」並不構成求情或輕判的理由。若是接受此類藉口為求情或輕判的理由,人們只要自以為是便可肆意行事,因為他們最多只需要承擔很輕微甚至是對他們來說微不足道的法律後果;這樣,公共秩序便很容易崩潰。

同樣,此次衝擊立法會大樓的暴徒,不管他們有什麼理由,違法暴力是不容否認的事實,若他們不需付出必要的法律代價,就是對所有守法者不公平,更是對香港法治精神的珝孺吤替說C因此,絕對不能接受反對派無理荒謬的要求,不能對暴徒網開一面,警方一定要搜集充分罪證、徹底查明刑責、追究到底。反對派堅持「不篤灰、不割席、不指責」,把矛頭指向政府,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必然令暴徒更加有恃無恐,違法暴力變本加厲,這才是對香港法治精神的最嚴重傷害,也是推更多年輕人落違法暴力的火坑。沒有法治精神,香港的繁榮穩定、安居樂業也蕩然無存。

香港始終是「法治之都」、「平安之都」,絕大多數市民不希望香港淪為「暴力之都」、「暴動之都」,暴力絕不能容許,違法絕不能姑息,追求法治正義,依然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和主流民意,這個社會大環境下的人心向背沒有變、也不會變。反對派顛倒是非,破壞法治,袒護暴力,損害港人利益,不得人心,必定遭民意的反噬。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