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關芷欣在不安中「瀟灑走一回」

2019-07-10
■Liz享受藝術創作。■Liz享受藝術創作。

曾經有一段日子,關芷欣(Liz)感到很徬徨。那年,她正在唸護理系二年級。如無意外,三年後,她便是一名在病房忙得不可開交的註冊護士。可是,她一直忘不了藝術創作。「Nursing課程五年制,當時覺得五年很快過,捱過就可以畫畫了。」然而,敵不過「兩年之癢」,「第一年捱過了,到了第二年,發覺真的很想畫畫。」如是者,和家人「攤牌」。吵了一陣架,最後還是決定理想行先。兩年前,她棄讀護士課程,入讀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一切從頭開始。雖然未知前路走向,但修讀藝術後,她終於知道享受做一件事的感覺是如何的。

早在中學時期,Liz已有學習畫畫。然而,就讀的中學沒有開設視藝科目,而且有不少親戚都是從事醫護相關工作,修讀理科的她,也就毫無懸念選擇護理學系。整天忙茩I誦各項醫護知識和實習,Liz無暇執起畫筆,技癢時,唯有在筆記上寫寫畫畫。彼時,學習藝術的念頭卻也一天天在心中滋長。兩年後,她發覺放不下藝術,經過一輪深思熟慮,最終經「非大學聯招」(Non-jupas)報讀浸大藝術課程。幸運地得到面試機會,當時筆試時畫了正方體的水果,「那代表突破框架。」Liz說。面試完走出班房,「那時已經心滿意足,無想過會錄取。」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幾天後,收到錄取通知。不過,說到為何當時面試的老師會錄取自己,Liz則說至今仍是謎團。

創作題材與醫護有關

「那時晚晚失眠,幻想自己的將來會是如何,會否後悔。」眼前的Liz很輕鬆地說出這句話,然而,當年面對分岔路,她的確十分忐忑。「當然去啦,難得人]收你。」老師的一句說話,令Liz開竅。初時,Liz偶爾會有後悔的時刻,「護士比較實際,學的東西亦較專業,有時不小心就『想歪』了。」不過,她現時已經不會再多慮了。「以往讀護士時,不知道何謂『享受』。當護士的責任感大,覺得自己未能承擔。讀藝術,滿足感大得多,也很享受這個過程。」雖然比別人遲了兩年起步,但修讀護士課程那兩年,卻給了她創作的養分。現時Liz的創作題材不少均與醫護有關。「比較喜歡繪畫人體與心臟。」她說。

雖然順利入讀心儀學系,但Liz坦言這兩年也有過迷惘的時刻,之前便遇上創作瓶頸期。「執茤颻茪H風格,又很在意別人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護士的工作多為對內,主要是向病人及家屬負責,但藝術創作卻少不免要面向大眾, 要經得起批評。「有時要貼堂和很多同學比較,是精神上的辛苦。當你喜歡某種事物或風格卻又被人批評,真的很hurt。」直到聽到一位老師的說話,她才頓然開竅。「看到那位老師的訪問,他說畫畫最緊要懂得享受,那時才發覺自己忘了何謂享受。」雖然現時Liz仍在尋找自己的風格,但她懂得稍稍放慢腳步,讓自己細味藝術之途的各種風景。

很喜歡才能堅持下去

享受創作之餘,Liz亦不忘思索前路該如何走。「離地」一點,問她是否渴望有一天自己的作品能夠被畫廊看中,她坦言:「夢想,真係想。」這也許是很多藝術工作者的夢想。不過,Liz倒是想得很實際,她現時也有在畫室教畫,她享受教學的過程,希望將來能當老師。「望蚞ル芘i步,都幾得意。」

護士工作相對穩定,人工亦不俗,相較之下,修讀藝術的前路似乎不及護士般明朗。不過,Liz卻說:「Nursing和art差不多,必須要好鍾意、好鍾意、好鍾意才能堅持下去。」「好鍾意」一詞,她足足重複了三次。Liz坦言,不想活到五六十歲時,才後悔自己當初沒有選擇藝術。與其白活一場,她選擇瀟灑走一回。「雖然未知現時的選擇是對是錯,但起碼令自己不要後悔。」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