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 > 正文

美國息口政策演變成政治議題

2019-07-12
■美國總統大選前夕,美國息口已非單純是經濟,更變成政治議題。 法新社■美國總統大選前夕,美國息口已非單純是經濟,更變成政治議題。 法新社

史立德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第一副會長

隨茪j阪G20領導人峰會及中美元首會面結束,全球焦點又回到美國聯儲局本月底是否減息及未來美國息口走勢。適逢美國進入總統大選及特朗普正式宣佈競選連任,美國息口已非單純是經濟,更變成政治議題。縱使美國現時失業率位於歷史低位,經濟增長亮麗,特朗普仍然連珠炮發,要求聯儲局盡快減息,並立即停止縮小資產負債表,甚或再次進行量化寬鬆(QE Trump)等增加貨幣供應措施來催谷經濟。

事實上,特朗普若能成功迫令聯儲局減息,確可製造經濟高增長的表象,但其實特朗普政府壓低美國息口的真正意圖,是要減慢近年快速增長的國債利息支出,好能騰出財政空間讓其實踐競選承諾,取得連任。

背後是不能自拔的借貸問題

目前美國聯邦政府整體債務高達22.4萬億美元,年度國債利息支出逾3,890億美元,上述國債並未計及地區及州政府欠債及其他無資金準備負債。按目前收支增長速率預測,未來數年美國聯邦政府國債將達30萬億美元,倘若年債息率維持現時約2%水平,美國每年將需繳付接近5,500億美元國債利息,其數額跟國防預算相若。

增連任贏面 惡果由全球共食

現時,美國政府稅收只是剛好支付日常法定支出、國防經費及部分(並非全部)國債利息,餘下開支需要發行新債來填補,即是借錢度日,嚴重入不敷支。倘若日後經濟衰退,稅收減少加上社會保障福利開支增加,相信美國政府連基本法定開支亦無力應付,情況就如希臘一樣。因此,美國面對的不是息口問題,而是不能自拔的借貸問題。

特朗普雖然不是一位合格政治領袖,但仍是懂睇數的生意人。他不管國家承諾及道義,要求所有盟友大幅分擔軍費;他聲稱避免生靈塗炭,最後關頭煞停對伊朗的空襲,為的只是不參與無收益的戰爭;他不停炮轟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只為減息;他借國內極右勢力而非己口,試圖快速打擊中國經貿及高新科技工業發展,令中國不能威脅美金獨大局面同時繼續累積美債。一切行徑只為掩飾國庫空虛,換取短期經濟繁榮及自我感覺良好的表象,來增加競選連任贏面,惡果由全球共食。

經過2008年因美國次級房屋信貸危機爆發引起的環球金融危機,各地央行不得不實行量寬來挽救經濟,其後遺症衍生大量社會問題。其中,資產泡沫令貧富懸殊更加嚴重,令仇富、極端思想滋生,社會更為不安。英國脫歐、希拉里意外落選美國總統、歐洲極右政黨冒起及違法達義歪論等現象先後在各地出現。此時,特朗普繼續以量寬手段爭取個人及家族利益,致社會公義不顧。

期望美國國內有識之士多加勸解,使市民以選票迫令執政者切實面對國家財政問題的根源,不再向外輸出本土問題。若美國政府不認真解決問題,最終只會禍國殃民,波及全球。■題為編者所擬。本版文章,為作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立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