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不能讓「白黑衝突」轉移焦點 全力根除黑色暴力恐怖禍根

2019-07-24

上周日(21日)晚發生衝擊中聯辦和元朗暴力衝突兩宗惡性事件。連日來輿論的焦點大都集中在元朗暴力衝突,兩日警方拘捕11名男子,亦都是涉及元朗暴力衝突。香港作為法治文明社會,必須制止一切暴力行為,公眾也支持警方依法打擊暴力惡行。與此同時,政府和社會各界更要清醒地認識到,借反修例風波而生的暴力運動,持續發酵、愈演愈烈,已經演變成人神共憤的黑色暴力恐怖,這才是當前香港暴力氾濫、亂象橫生的禍根,不能因為「白黑衝突」等事件而被轉移焦點。政府、社會各界必須明白,黑色暴力恐怖的禍根不除,勢必對香港的長治久安造成深重傷害,更有「以暴易暴」惡性循環的隱患。廣大市民一定要本荋L重法治的信念,支持政府和警方依法除暴,遏止黑色暴力如毒瘤般蔓延,從根本上恢復香港的法治安定。

個多月來,暴力惡行充斥網上網下,不斷升溫,從衝擊立法會大樓、圍堵警察總部、直至衝擊中聯辦,公權力遭受前所未見的挑戰;以「和平示威」掩護的暴力「遍地開花」,社區、商業機構一再被騷擾,甚至地鐵、機場等重要的公共交通機構,亦遭到服務將受干擾的恐嚇,香港正常的生活秩序、營商環境被破壞;某些特定目標和對象更被瘋狂攻擊,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被帶有固定立場的媒體和人士圍攻,連祖墳都遭泯滅人性的破壞,香港文匯報、大公報在「連儂牆」遭抹黑,文匯報記者個人資料被人擺上網暗示欺凌;「光復元朗」復仇式的威脅甚囂塵上。

種種跡象顯示,黑色暴力恐怖如瘟疫一樣正在全社會散播,恐怖的陰霾越來越濃,黑色暴力恐怖無視法治與管治,已形成對整個社會的恐嚇,市民喪失了「免於恐懼的自由」。黑色暴力恐怖才是香港法治安定最大的威脅,給社會心理帶來嚴重傷害,讓越來越多的市民陷入對現實的焦慮,對前途的擔憂,對公權力是否有效運作充滿疑慮。說到底,黑色暴力恐怖再不遏止,會不斷動搖市民對香港繁榮穩定、安居樂業的信心。

縱暴派一向把「免於恐懼的自由」掛在嘴邊,打茤M平示威的旗號把暴力衝突引向各區、各階層。對於元朗暴力衝突,縱暴派指責「白衣人毆打黑衣人」,迅速發表冠冕堂皇、措詞嚴厲的譴責聲明;縱暴派政客更要求在立法會休會期間召開特別會議,質詢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相關專責官員,以示與暴力勢不兩立,為受害者追討公道。可是,反修例風波擾攘個多月,之後借題發揮出現一連串令人震驚的暴力惡行,縱暴派從來沒有隻字片言的譴責,更聲言與衝擊立法會中聯辦、襲擊警察的暴徒「不割席」。

縱暴派的說辭極具煽動性:「沒有暴徒,只有暴政」,「政府暴政才是暴力的根源」,而且政府至今不答應他們的「五大訴求」,黑衣人採取暴力別無他選,是對抗不公義制度的暴力。在縱暴派和暴徒眼中,一切暴力的責任皆在政府,暴力不斷被美化、合理化,甚至被英雄化,身為資深大律師的梁家傑竟然說出「暴力有時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充分暴露縱暴派煽動、縱容暴力惡行的居心,就是要製造、借助黑色暴力恐怖癱瘓香港的法治和管治,把不同政見者打倒在地,從而達到搶奪管治權的目的。

縱暴派的邏輯是,只要有他們認為合理的理由,就可以任意策動、使用暴力,就可濫用私刑禁錮無辜市民、追打警察、衝擊立法會大樓、挑戰國家象徵甚至侮辱中華民族。照此邏輯,元朗衝突中的白衣人也可以聲稱,是因為黑衣人到自己的家園來挑釁搞事,破壞了家園的安寧,為了守護家園,使用暴力也是合理的,黑衣人被打活該。這樣的邏輯、類比如果成立的話,後果非常可怕,香港毫無疑問將淪為無法無天之地。縱暴派的偽善霸道、雙重標準,足以顯示他們「只問立場和利益、不問是非和公義」,完全不把法治放在眼裡。

在任何正常的法治社會,正確的大眾邏輯、符合公義的社會規則,就是必須堅持法治原則,不論任何人、有什炬z由、理由有多麼正當高尚,沒有法律授權,使用暴力就是違法,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這是唯一的標準,沒有人可以挑戰和改變。

當下暴力行為有擴散升溫的趨勢,政府譴責一切暴力行徑,表明追究到底,警隊也迅速行動,拘捕多位元朗衝突中涉嫌襲擊黑衣人的白衣人,這些表態和行動值得肯定和支持。但是,政府和執法者、廣大市民和社會輿論的討論,絕對不應該失焦,應該頭腦清醒,看清目前對香港法治安定威脅最大、而且還在持續發酵擴散的,還是黑色暴力恐怖活動。黑色暴力恐怖活動一日不除,香港永無寧日;法治不彰,公權力不振,濫用私刑、以暴易暴,只會變本加厲。

因此,即使面臨嚴峻挑戰和來自縱暴派的巨大阻力,政府和警方更要迎難而上,下大決心,投入更大力量,堅決果斷拘捕、檢控包括黑衣暴徒在內的一切違法暴力分子,對黑色暴力恐怖活動形成巨大震懾力和阻嚇力,才能振奮士氣,穩定人心,顯示邪不勝正的法治正義,令香港早日重回法治穩定的正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