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內地 > 正文

【特稿】常年飯堂排隊打飯 出行全靠巴士單車

2019-08-13
■盧永根(右三)與國家重點學科作物遺傳育種團隊的同事在田間觀察水稻生長情況。 網上圖片■盧永根(右三)與國家重點學科作物遺傳育種團隊的同事在田間觀察水稻生長情況。 網上圖片

盧永根看似很「吝嗇」,家裡擺放的仍是破舊的木沙發,鐵架子床已袑騑陷部A至今仍保留用來掛蚊帳的竹竿。他無疑又很大方,將畢生積蓄880多萬元人民幣全部捐給華南農業大學。他事後雲淡風輕地說:「捐些錢,捐給學校,事情就是這樣子,很簡單的。」然而,這卻是華農建校以來最大的一筆個人捐款。

不少華南農業大學的師生們,都曾在校園飯堂某個不起眼的位置看到過盧永根的身影。一到午飯時分,他拎蚥K飯盒走到飯堂,和學生一起排隊。每次他都會打上兩份飯,一葷、一素和二O飯。他總是在飯堂吃完一份飯後,將另一份帶回給妻子。

堂弟盧家棠回憶稱:「他很勤儉,都是去飯堂打飯。有時候太晚就吃個方便麵,很樸素的。」他每次都把打的飯菜吃得很乾淨。和水稻打了一輩子交道的他,還總勸告學生珍惜糧食: 「多少棵水稻,才能長成一碗米飯!」

捐祖產助家鄉教育發展

盧家棠感言,他回花都也是搭乘公交。「其實他完全可以叫校方安排車回鄉,但他卻說,私人的事情,不要佔用公家資源,不要佔國家的便宜!」從華農到花都路途遙遠,可想而知,盧永根夫婦每次都要輾轉換乘多少次公交車、奔波數小時才能回鄉。

學校有不少同事和學生都勸盧老請個保姆,出門叫學校派車。但盧永根依舊保持老習慣:出門時背個挎包、頭戴遮陽帽地去乘公交車。南方雨水多,遇蚍伎B,他就摞起褲腿,趟水回家。妻子徐雪賓同樣簡樸,出行總是腳踏一輛28寸鳳凰單車。

「他一心為國家,沒有私人事的。」盧家棠還表示,曾有親戚找盧老幫忙安排孩子上大學,都被一一拒絕。「大學得自己好好考,知識要自己學,不能違規安排。」

常言道,葉落歸根,盧永根卻早在4年前,將花都老家祖傳的兩所商舖無償捐給當地小學,用今天地價折算,兩處房產至少值上百萬。這些年來,該小學的校長溫國船在每屆開學典禮和班會上,都會鄭重地為學生們介紹盧老的事跡。他感慨地說:「希望盧永根的精神能夠延續下去。」■香港文匯報記者 盧靜怡 廣州報道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