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路地觀察】朋友的自然療法體驗

2019-08-14

湯禎兆

朋友是人面極廣的生意人,自小有濕疹,現在愈認識人多,愈明白自己的濕疹由來,當中既有心理原因、也有童年陰影,以及生理問題。

人愈大,愈明白不能只搽類固醇,於是四出找辦法,顱底骨、順勢療法、中醫也試過,但濕疹的康復之路漫長,長遠之計是想找既有效又方便求醫的,於是又問我們意見。

我們介紹了他去了家居附近的一間自然療法醫館,內有機器做電流,有整骨的,有做循環的,一做完,本身眼旁紅腫的位置已明顯退了。醫師說他分解不了蛋白質,長遠目標是希望他回復正常,可以盡情吃蛋和奶。我們的反應是:是的!那才是治本的做法,若醫生告知你一世也要戒某一樣東西,就像一世要你吃血壓藥一樣,其實沒有治好病症吧?

他說看到很多病人都是小孩子,有過動症的,有過敏的,深感這一代真是愈來愈多問題,也難怪不同的自然療法會有更多人認同,因為主流醫學可以解決到的病症不多,尤其是分科過分地各自為政,讓他們看不到孩子的整體問題。

他笑說,從前會覺得自己讀很多書,不會太信主流以外的東西,但慢慢卻發現一成不變,才會故步自封。醫師問他用過幾多類固醇,他說都是外搽的,頸最多,所以現在最紅就是頸,也很易抓損。醫師說幸好是外搽,可以慢慢清,內服的就真的不能保證可以清到。

我們談起,一個人其實肯不肯再去嘗試別的東西,與病情有多嚴重,大概沒什麼關係。更重要是他自身的價值觀能否接受更多東西,容不容許自己聽自己的聲音,可不可以讓自己走走所謂的專家不提議的路。他說一開了這門,就遇到很多不同的方法,只要肯試,就會愈來愈明白各項療法的運作,亦明白他們的聯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