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鵬情萬里】父母的分別心

2019-08-14

趙鵬飛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倘若父母不止一子,又該如何分配所擁資源,為所有的孩子做公平長遠的打算呢?偏大愛小,是天下父母慣常的做法。家中最大的孩子,包含了初為人父母的諸多驚喜和寄望,多偏愛一些是人之常情。家中最小的孩子,凝聚了為人父母經驗充分歷練後的所有精髓,更討人喜歡也是天經地義的事。那中間生的孩子,難道就應該委曲求全湊合茠齯j?

之所以發出這樣的感慨,是因為聽到了兩個朋友的故事。一個朋友已嫁為人妻,兩個孩子,一家四口其樂融融。朋友的父親忽然突發中風入院。作為家中長女,她放下小家和工作,出錢出力晝夜不息侍奉在父親的病榻之側。三個月後,父親終於得以康復。出院當日,她打趣父親,看在我這麼孝順的份上,你是不是會把最小那套公寓轉在我名下。令她頗為難堪的是,父親不僅斷然拒絕,且異常嚴厲地譴責她,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家裡的所有財產將來都只會留給她的弟弟。

「我真的只是一句玩笑話,不曾想竟試出了父親的真心話。」電話那端,朋友傷心至極。雖然,自小到大,父母都更疼愛弟弟,但她說沒有想到父母偏疼弟弟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

另外一個朋友的故事有些相似。她和弟弟都已出來工作,弟弟不但不需要交家用,父母還常常暗地裡幫補弟弟。她每月要交的家用,稍遲一日,母親都會跟她追數。朋友的人工並不高,除去家用和自己的必要開支,所剩無幾。她一直都想存一筆錢,去日本進修。也因此,她曾同母親商量,可否暫不交或少交家用。母親一句話便將她噎住了:再進修人工也高不了多少,還不如安心踏實工作。

「可我一轉頭,就聽母親問弟弟,要不要再去英國唸個學位。」一語未了,朋友的眼圈已紅了半邊。

這兩個朋友年紀相仿,不同的是一個長居澳洲,一個家在香港。父母的區別對待,成為她們最難言的傷心事。

汶川地震過去十一年了,有一對夫妻的話,時常會不經意間在我耳邊回響。這是一對我在地震之後採訪過的夫妻。他們唯一的女兒十二歲了,就讀映秀小學。映秀是震中,地震時傷亡慘重,他們的女兒也不幸遇難。我是地震剛剛發生時認識他們的,地震一周年,地震二周年,都有繼續去回訪。震後重組的家庭很多,震後的新生兒也很多。重組家庭和新生的孩子,通常被認為是災後重建災區重生最打動人心的事情。但是這對當時只有三十多歲的夫妻,卻約定不再生育。

他們告訴我的理由很樸素也很真誠。不幸遇難的女兒在他們眼中是最優秀的,學習、繪畫、唱歌、跳舞,都是最好的。倘若為了彌補膝下寂寞,再生下一個孩子,不管這個孩子將來如何,從小就一定會被拿來跟早逝的姐姐比。

「我們都是普通人,都有分別心,但是對這個孩子來說,太不公平了。」

這對夫妻的話,讓我立刻肅然起敬。

佛說眾生平等。學佛的朋友跟我說,學佛最難的就是消除分別心。高顏值的人、財富多的人、才華出眾的人,即便是在佛門中或是學佛弟子之中,也往往會受到更多的關注和青睞。更何況是普通人。大部分普通人為人父母後,血脈相連,情感所致,對子女的疼愛之心甚至會不顧個人安危榮辱。但對孩子區別對待的心,始終都存在。我想,去問問非獨生子女家庭成長的孩子,答案一定會讓你大吃一驚。

有位著名的動物學教授說,要老二是為了保險起見。如果老大健康,老二就可有可無。

這句話很殘酷,但直視人心。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