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內地 > 正文

唱紅歌傳長征精神 憶先烈續紅色基因

2019-10-10
■在《長征源 中國夢》交響音樂會上,長征源合唱團、原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江西藝術中心交響樂團聯袂演出《長征組歌》。 香港文匯報江西傳真■在《長征源 中國夢》交響音樂會上,長征源合唱團、原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江西藝術中心交響樂團聯袂演出《長征組歌》。 香港文匯報江西傳真

于都長征源合唱團全國義演 盼2021年達成500場目標

「男女老少來相送,熱淚沾衣敘情長。緊緊握住紅軍的手,親人何時返故鄉?」在新中國70華誕的喜慶日子裡,紅軍烈士高良鐸的外孫、于都縣政協副主席、長征源合唱團首任團長袁尚貴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採訪時說,長征源合唱團現有160位團員,上至「50後」、下至「90後」,大多從未見過85年前從長征渡口集結出發的先輩們,僅能從一紙北上抗日無音訊的烈士證書及尚在世長輩口述中得知零星過往。傳唱《長征組歌》,和先輩們一起「爬雪山,過草地,走二萬五千里長征」,不僅使得紅色基因的代際傳承更加具象化,也能讓年輕一代更好地找尋到人生信仰。■香港文匯報記者王逍 江西報道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中央主力紅軍為擺脫國民黨軍隊的包圍追擊,被迫實行戰略性轉移,退出中央根據地,進行長征。其中,中央機關、中革軍委和中央紅軍主力共8.6萬人從于都啟程,其中有姓名可考的于都籍烈士達16,338人,近萬名挑夫隨軍出征沒有留下姓名記載。袁尚貴說:「長征源合唱團並非定位在紅軍後代,而是注重紅色基因的傳承。因為在于都,幾乎人人是紅軍的後代,四處是以長征或長征源命名的單位、街道、橋樑,就連很多小店舖也是如此!」

班底業餘 毅力驚人

2010年,時任于都縣文化局局長的袁尚貴和縣總工會、宣傳部領導茪潀言艉_都縣長征源職工合唱團(長征源合唱團前身),以唱歌這種最平民的方式,活躍當地百姓業餘生活,同時彰顯長征集結地特色。他說:「初創團員120多人,單位不同,職業也不盡相同,管理不方便。我們起草章程的時候,就規定每周三晚上集中訓練,一站至少兩個小時,請假需向所屬聲部部長報備。」

他說,從前期排練至首演,耗時半年左右,幾乎每天都有新鮮的事發生。「大部分人起點為零,合唱團下設男高聲部、男低聲部、女高聲部、女低聲部,與KTV唱歌完全不一樣。我們就一句一句學,一段一段摳,仔細校正每一個發聲,甚至細微到一個表情、一個動作。可是,有的人再怎麼學,總是不在調上,甚至還把大家帶偏了,最後無奈退團。」

「那時候,我們沒有專門的訓練場地,輾轉於縣民政局會議室、城關小學教室、文化藝術中心。需要用台階綵排時,我們就到藝術中心門口的台階上練習。有團員的小孩年幼,每逢訓練時就被帶到現場,被戲稱是『從小耳濡目染』。印象最深的是,2010年的一個排練日,碰上雨夾雪,氣溫降至零下,幾乎所有團員全到齊了!」他說,他從未想過長征源合唱團有如此大的凝聚力,並意識到這支隊伍散不了。

專業指導 歌藝提升

目前,長征源合唱團巡演《長征組歌》已有335場,走進先輩浴血奮戰過的江西、廣東、廣西、貴州、陝西、寧夏、甘肅等省份,也有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袁尚貴感歎道:「我們是紅軍後代,無論走到哪裡,都受到了極高的禮遇。碰上下雨,台下觀眾就和我們一起大合唱。演出結束後,大家就跟小粉絲一樣,爭相和我們合影。原北京軍區政治部戰友文工團團長王曉嶺看完我們的演出後,評價『相信你們無論走到哪裡,都能震驚四座,因為你們的情感無人可比』,並促成了合唱團與原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結成『姊妹團』,讓我們獲得專業指導,獲得質的提升。」

在北京,抗美援朝老兵孟慶銘看合唱團的演出時,就留下了熱淚,組織老朋友們一起聽袁尚貴講述于都紅軍及合唱團的故事。袁尚貴回憶道,「孟老將珍藏了好多年的紀念品,鄭重地交給我們保存。他之前特意跑到董存瑞的老家河北親自採摘葡萄,後又在超市買了幾箱水果,去看望團員們。為了與大家合影,他還換上了胸前掛滿勳章的老式軍裝。孟老說,那件老式軍裝是只有在重大日子才會穿的,可見對我們多麼看重!」

據悉,今年5月,在接受習近平總書記會見、與總書記握手交談時,袁尚貴報告了合唱團的新目標,到建黨一百周年的時候,要完成500場以上《長征組歌》義務巡演,向黨致敬,為傳承紅色基因、弘揚長征精神不懈奮鬥。袁尚貴說,「500場以上巡演,我們肯定能完成。我們還想走進駐港部隊軍營及香港街頭巷尾,讓大家聽一聽長征源頭的歌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