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解青年住屋難題 提升參與獲得感

2020-01-06

位於大埔的青年宿舍前日截止申請,超額逾11倍,明日將在網上公佈結果,預計首批租戶最快可於3月入住。修例風波凸顯眾多社會深層次問題,年輕人對現狀不滿,居住問題便是其中一個。青年是最有朝氣、敢想敢幹的一群,對社會發展至關重要。特區政府必須在青年參與社會發展和分享社會發展成果方面有恰當安排,建立青年向上流動的順暢階梯,提升青年的社會參與感和獲得感。只有多管齊下重建青年的信心和希望,才能建設和諧穩定、朝氣蓬勃的社會。

青年問題是本港各項深層次社會矛盾中較為突出的一項。究其原因,一方面,本港社會產業發展成熟,年輕人向上流動的空間受限。大部分學業成績好的青年都會選擇醫生、法律、金融等行業,但要在這些成熟的行業向上流,往往要等到「媳婦熬成婆」。對比美國、內地大城市的青年,互聯網創新產業提供了廣闊的上流空間,因為新興產業注定是年輕人的天下,偏偏本港在科技創新產業卻發展遲緩。

另一方面,本港居住成本非常高,加劇了年輕人的絕望感。據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Demographia的數字,香港2018年的樓價負擔指數達20.9,即年收入中位數為34.3萬元的家庭,須不吃不喝21年方能置業。年輕人覺得買樓「上車」無望,只能申請公屋。參考立法會文件,截至2018年3月底的公屋輪候隊伍中,30歲以下單身青年約有5.8萬,較2011年大幅上升1倍,但公屋政策的原意為解決基層市民的住屋需要,而非為年輕人解決居住問題,故公屋入息及資產限額極嚴格。單身申請者月入上限只是11830元,青年開始工作後收入往往超出申請資格,不少人為求有資格輪公屋,只能刻意受聘於收入有限的工作。這種畸形的社會現象,嚴重扼殺了年輕人對居住的想像空間。但即使年輕人願意輪公屋,按照現行計分政策也需要二三十年才能上樓,委實令他們覺得安居無望。

青年宿舍固然是特區政府解決青年居住難的其中一個方向,但大埔項目提供的宿位只有80個,實屬杯水車薪。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表示,政府正積極與相關非政府機構推展和落實青年宿舍計劃下的其他六個項目,合共提供約3300個宿位。但觀乎大埔項目由宣佈設立至竣工歷時8年,2015年宣佈的保良局元朗項目也到去年才動工,預計2021年方能落成,其餘四個項目更是尚無具體落成時間。對於解決迫切的青年住屋難題,遠水難救近火。

行政長官在2019年施政報告宣佈,放寬青年宿舍計劃相關安排,容許青年宿舍租戶遞交或保留其個人公屋申請,並可在配額及計分制下繼續累積分數。同時特區政府在2018年3月成立一個青年發展委員會,說明政府明白需要增強青年的社會獲得感和參與感,提升青年向上流動的空間。青年人初出茅廬,雖然談不上對社會已經有重大貢獻,但卻是最有朝氣、敢想敢幹的一群,對社會有荅S殊貢獻,對未來發展尤其重要,政府應該在青年分享社會發展成果方面作出更適切的安排。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