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中文難精通 少族難融港

2020-01-16
■不少少數族裔青年在香港出生長大,喜歡被稱為香港人。 資料圖片■不少少數族裔青年在香港出生長大,喜歡被稱為香港人。 資料圖片

近年,少數族裔問題日益受到香港各界的關注。究竟少數族裔面對什麼問題?我們可怎樣幫助他們解決問題,並融入香港這個大家庭?下文將會深入探討。■張揚 特約通識作者

小彬紀念基金會和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紀佩雅聯合進行關於少數族裔的研究調查,訪問了253名年齡介乎16歲至24歲的香港少數族裔青年。結果顯示,約三分之二(64%)的受訪者在香港出生,其餘的出生地有巴基斯坦(11%)、尼泊爾(9%)、菲律賓(6%)及印度(3%),大部分人來自低收入家庭。

生活雖愉快 近半想離開

在受訪的少數族裔青年中,84%的人表示對香港的生活感到愉快,但同時有達43%的人相信自己將在10年內不會在香港生活。對於「少數族裔」這個稱謂,只有7%的受訪青年表示喜歡,不喜歡的有18%,72%的人表示「可以接受」;他們更喜歡被稱為「香港人」。

紀佩雅說,雖然大部分少數族裔青年在香港生活開心,但有43%的人想在10年內離開香港,主要是因為語言障礙、就業困難、遭受歧視等種種問題。紀佩雅強調,如果情況沒有改善,預期這批人才將會流失。

做保安都要識中文

教育方面:

.民建聯早前訪問了近350名本地少數族裔學生,接近全部人都同意學習中文對自己前程十分重要;同時,有逾六成人表示學習中文十分困難。調查結果亦發現,只有少於四成人表示學校有提供課堂額外支援。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尼泊爾中學生古比亞,曾在一所主要錄取非華語學生的小學讀書。古比亞自言,由於小學會根據自行設計教材自設中文教材,以前以為自己的中文程度不錯,直至升中後才發現學習中文有很大困難。他又指,現時就讀的中學包括自己在內,只有兩名非華語學生,學校沒有提供額外支援,要靠自己學好中文。

就業方面: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副教授梁旭明和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早前聯手進行調查,透過問卷訪問了超過170名本地少數族裔人士。調查結果發現,持高中學歷的少數族裔青年失業率高達61.1%,而持初中及小學學歷的青年失業率分別為18.75%及16.67%。

結果又顯示,逾六成受訪少數族裔青年沒有使用過勞工處的就業服務,另有57%受訪者認為勞工處未能協助他們,反映勞工處未能切合少數族裔青年的求職需要。

.負責調查機構分析指,少數族裔就業困難加劇。隨茩輕鉿^歸,大部分基層行業如保安、速遞、侍應等,除了要求應徵者懂廣東話,也要求能操基本普通話。

另外,一些行業的專業考牌制度,亦設中文入職要求,對少數族裔就業構成障礙。

經濟方面:

.《2016年香港少數族裔人士貧窮情況報告》(《報告》)顯示,2016年,全港有22,400個少數族裔貧窮住戶和49,400名貧窮人士,貧窮率為19.4%;而痡`現金政策介入後,其貧窮率為17.6%。從《報告》可見,不同族群的貧窮情況有很大差異。

在痡`現金政策介入後,巴基斯坦人的貧窮率達48.6%,其次為印尼人(33.2%)及泰國人(22.4%);相比之下,日韓人士的貧窮率只有6.8%,白人的貧窮率為7.0%。

共融招聘會 培訓助就業

教育方面:

.教育局鼓勵非華語兒童入讀本地幼稚園,讓他們盡早接觸和學習中文,順利銜接主流小學。由2014至2015學年開始,教育局在小學和中學實施「學習架構」。「學習架構」旨在幫助非華語學生解決學習「中文作為第二語言」時面對的困難,以期協助他們銜接主流中文課堂,學好中文。

.教育局加強有關教師專業發展,包括委託大學開辦專業發展課程,有系統地加強教師培訓,提升教師教授非華語兒童中文的專業水平。語文基金會繼續委託非政府機構為非華語兒童舉辦地區為本的活動,讓他們能透過輕鬆的方式接觸中文,提升學習中文的興趣,有關活動由2012至2013學年開始至2016至2017學年,有約2,500名非華語學生參加由四個非政府機構提供的各項計劃。

就業方面:

.勞工處一直積極為少數族裔求職人士提供就業支援服務。職業培訓方面,僱員再培訓局、職業訓練局和建造業議會提供職業訓練及教育的各項課程及設施予合資格人士,有助提升少數族裔的就業能力及協助他們融入社會。

.勞工處持續向僱主推廣少數族裔人士的工作能力,提醒他們須按職位的真正需要訂定其語言能力要求;為僱主舉辦經驗分享會,邀請服務少數族裔人士的非政府機構參與,協助僱主認識少數族裔文化及掌握與他們溝通的技巧;也積極搜羅適合少數族裔求職人士的職位空缺,並舉行大型及地區性共融招聘會,以提高他們的就業機會。

社會福利方面:

.由社會福利署或非政府機構營辦的65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及兩間綜合服務中心為有需要的家庭(包括少數族裔家庭),提供一系列預防、支援和補救性的家庭服務。這些中心會不時按地區少數族裔的需要舉辦各類型的小組及活動,例如社交及康樂活動、社區教育活動、支援小組、義工服務等。這些中心亦會透過家庭支援計劃,安排家庭支援大使主動接觸需要援助的少數族裔家庭,並鼓勵他們接受服務。

.由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營辦及由民政事務總署資助的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融匯)提供英語及7種少數族裔語言(包括印尼語、印度語、尼泊爾語、旁遮普語、他加祿語、泰語和烏爾都語)的傳譯及翻譯服務,為福利服務單位提供電話傳譯或即場傳譯服務,以協助有語言溝通困難的少數族裔人士使用所需的社會福利服務。

社會福利署已為轄下10個服務單位安裝視頻攝像設施,以便服務使用者、福利服務單位員工及中心的傳譯員在需要時可進行三方視像會議。

香港少數族裔有多少?

香港有約92%的人口都是華裔人士。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結果,本地約有584,383人報稱為非華裔人士,佔總人口的8%。

香港少數族裔種族分佈(2016年)

印尼人:153,299人

菲律賓人:184,081人

白人:58,209人

印度人:36,462人

巴基斯坦人:18,094人

尼泊爾人:25,472人

日本人:9,976人

泰國人:10,215人

其他亞洲人:19,589人

其他:68,986人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

【概念鏈接】

.少數族裔(Ethnic Minorities)

是指在一個地區生活,總人口比例佔少數,風俗習慣、宗教信仰、語言等與主流社會不同的族群。少數族裔人士可能是來自外地的移民,但即使是土生土長的一代,仍可能因語言文化等差異,在生活、學習和就業上遇到困難,甚至遭受歧視。

.身份認同(Ethnic Identity)

是個人受某一群體的觀念、文化所影響,並對該群體的文化、語言、歷史等各方面擁有情感和歸屬感的自我標籤。身份認同一般基於群體共同的歷史背景和文化習俗而形成,跟法律上的國籍身份相關,但由於是個人對自身的主觀認知,而且可能因社會的政治經濟發展而改變,兩者又不一定相同。

.種族歧視(Racial Discrimination)

是指一個人或族群,以膚色、國籍或人種區分其他種族,並採取蔑視及排斥等態度,甚至認為某些種族更優越。聯合國於1965年公佈《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規定締約國不分種族、性別、語言或宗教,保障與尊重全體人類的基本人權與自由,維持國際間與社會內的公平與和諧。

《種族歧視條例》有何用?

《種族歧視條例》於2008年7月制定,並於2009年7月全面生效。《種族歧視條例》規定,基於種族的歧視、騷擾及中傷均屬違法行為,以確保不同種族的人在香港皆享有平等待遇。而種族是指某人的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人種。

【想一想】

1. 根據上文,指出及解釋香港少數族裔面對的主要問題。

2. 根據上文,評估香港少數族裔政策的成效。

【參考答案】

1. 香港少數族裔主要面對教育、就業和經濟這三方面的問題:

教育方面,約六成受訪少數族裔學生表示學習中文十分困難;不過,只有少於四成人表示學校有提供課堂額外支援。這令少數族裔的中文水平難以提升,無法融入本地社會。

就業方面,持高中學歷的少數族裔青年的失業率高達61.1%,而持初中及小學學歷的青年的失業率分別為18.75%及16.67%。現時,大部分基層行業如保安、速遞、侍應等,除了要求應徵者懂廣東話,也要求能操基本普通話,一些行業的專業考牌制度亦設中文入職要求,對少數族裔就業構成嚴重障礙。

經濟方面,2016年,全港有22,400個少數族裔貧窮住戶和49,400名少數族裔貧窮人士,貧窮率為19.4%;而痡`現金政策介入後,其貧窮率為17.6%,反映該族群的貧窮問題嚴重。(言之成理即可)

2. 香港少數族裔政策的成效有限。教育方面,雖然政府當局一直鼓勵非華語兒童入讀本地學校,並由2014至2015學年開始,在小學和中學實施「學習架構」,幫助非華語學生解決學習「中文作為第二語言」時面對的困難;但有尼泊爾中學生坦言,學習中文相當吃力,因為就讀的中學沒有為少數族裔學生提供額外支援,要靠自己學好中文。這反映政府當局的措施未能上行下達,切實執行。(言之成理即可)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