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演藝蝶影】差一點便是神劇

2020-05-22

小蝶

首次聽到《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的廣告時,我對它並沒有太大的期望。一來,在眾多主要演員之中,只有一位是我喜歡的,似乎不值得我花上二十個小時來追看。二來,此劇的宣傳令人覺得它與被譽為「神劇」的《天與地》相似。既然珠玉在前,後來者要超越必須要表現異常出色,這可真的不是易事。還有,這類「滾雪球式」的戲劇手法已經被無數創作人慣用,《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又可以怎樣在「舊橋」中創新,令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呢?

不過,我決定給予它一個機會,花一個小時看第一集。結果呢?我看了那一個小時之後,之後的一個月都在收看。

《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真的那麼好看嗎?首大半部分是。編劇在創作人物和介紹他們出場的手法是出色的。在那七名同學中,大部分人的出場安排都有吸引力,例如︰阿一以健碩身形在擂台上與死敵比武,台型十足;Sam一臉正氣,誓要指正車禍中「掉包」二人;「吹水」在殯儀館出現,是不速之客;「蛋撻」躺在醫院病床上,動彈不得。還有,豬肉店虎嫂在茶樓盡顯其潑辣強悍的性格;阿倩是二手手袋店的Top Sales,竟然是聾啞人士......這些人物的「亮相」都很有特別,非一般慣見的電視角色。

此劇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令觀眾禁不住猜想誰是十八年前的兇手和誰接二連三地殺人。每當證據在指向某人時,那人總會有其他的證據證明他不是兇手。於是,大家又要再去推敲了。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當六子都已經出場,而都被證明不是兇手時,大家自然會猜想從未現身的第七人「蛋撻」是兇手。可是,當觀眾看到原來他已經在九年前癱瘓在病床的一場戲時,實在令人覺得好像在迷宮之中般迷失,但又更加心癢難耐。而在追查之中,這些人各自的秘密亦一一揭露,那個用十八年時間和陰暗事情來編織的「蜘蛛網」亦愈織愈密。

這些都是此劇最引人入勝的地方--直至發現原來當年的兇手是第八個人。第八個人是上帝之手,卻又是打破整個嚴謹佈局的完整性的敗筆。本來若這第八個人的角色寫得好一些,又或演員演得好一些,也可以挽救得到的,因為他代表人的盲點。可惜第八個人卻再以無角@貫的手法寫成,兇手就像吃了「誠實豆沙包」似地將自己的犯案情況和盤托出。我真的很懷疑那一集是否出自同一名編劇的手筆。

最後的兩集更是狗尾續貂,不合理的情節不斷出現︰泰臣突然由忠心的助手變成要殺死阿一和強暴其妻的壞人;強嫂忽然愛上她沒有愛上的「肥仔富」;阿一不合情理地被Sam刺死;阿瑾外號「鬥牛梗」,卻放棄追查母親的死因。當她知道男友Sam是害死其母親和一直隱瞞她的人時,竟然平淡似水地唸台詞。好好的一齣差點登上「封神(劇)榜」的劇卻草草收場,真是可惜。

現時回想,為何阿一當年不肯否認殺人呢?如果他否認,大家便只是發現屍體者,而非非法埋屍者,也不會在十八年後衍生出這麼多宗命案和傷亡,結局的那場七人同在一起並肩大叫的平行時空的戲便會是他們的真實寫照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