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港區國安法體現中央信任保證有效實施

2020-06-21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向人大常委會作港區國安法草案說明,新華社公布了草案主要內容。港區國安法草案充分考慮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現實需要和具體情況,既強調中央根本責任,也突出了香港主體責任,統籌了制度安排,兼顧了兩地差異。草案內容做到「四個最大程度」:最大程度信任依靠特區、最大程度保障人權、最大程度兼顧普通法特點、最大程度保證法律有效實施,充分顯示港區國安法兼顧兩地差異,努力達成對「一國兩制」的健全完善;同時,中央保留在「特定情形下」實行管轄的必要權力,確保港區國安法不會成為「無牙老虎」,並且通過駐港國安公署和特區國安委,保障港區國安法能切實有效執行。

港區國安法草案,首先在最大程度信任依靠香港特區。立法啟動以來,本港有聲音憂慮,本港法律制度被破壞,「一國兩制」會受到衝擊甚至嚴重傷害。草案明確了依據「香港主導執法」的原則,相關案件由本港警方執法,律政司檢控,法庭審理,形成香港「一條龍式」執行國安法。

國家安全屬於國家事權,按照國際慣例,任何主權國家的中央政府對國家安全都負有首要和最終責任,世界上也沒有一個國家將維護國家安全事務交給地方處理。本次立法規定,處理維護國家安全的絕大部分工作,包括執法、檢控和司法工作都由特區完成,絕大多數案件都交給特區辦理。草案強調,中央實行管轄的案件只是「特定情形下」的,情況少之又少。換句話說,只是在特區對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管不了」、「管不好」情況下,中央才會實施管轄,絕大多數情況下不會取代香港特區有關機構的責任,也不會影響特區依據基本法享有的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這些安排,說明港區國安法立法充分考慮了「一國兩制」原則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充分信任特區。

正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沈春耀指出,本次立法,中央充分考慮了香港維護國安的現實需要和特區的實際情況,明確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特區擔負主要責任。「這方面絕大部分工作,包括執法檢控和司法工作都由特區去完成,絕大多數案件都交給特區辦理。充分體現了『一國兩制』原則,體現了對香港法律的尊重。」

其次,是最大程度地保障香港人權。港區國安法推出後,本港的人權自由能否保障,亦是公眾關注的焦點之一。草案明文規定,國安法必須保障人權,並要受到基本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規範,保障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在內的權利和自由;作為基本人權的法律保障,草案規定了通行的法律原則,包括無罪假定、一罪不能二審等等;草案還指出,駐港國家安全公署應當嚴格依法履行職責,依法接受監督,不得侵害任何個人和組織的合法權益;駐港國家安全公署人員除須遵守全國性法律外,還應當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由此可見,港區國安法盡量自我約束權力,最大程度保障香港的人權,消除港人及外界對法案會否侵犯人權的擔憂。

第三,是最大程度兼顧普通法特點。港區國安法是依據內地還是香港的法律原則來處理,同樣備受關注。草案指出,「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應當堅持法治原則。法律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依照法律定罪處刑;法律沒有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不得定罪處刑。任何人未經司法機關判罪之前均假定無罪。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其他訴訟參與人依法享有的辯護權和其他訴訟權利。任何人已經司法程序被最終確定有罪或者宣告無罪的,不得就同一行為再予審判或者懲罰。」國安法區分不同情形,分別規定四類犯罪行為的刑罰。這些均是本港普通法之下通用的法治原則。

港區國安法立法既考慮與全國性法律的銜接,也盡可能採用普通法的原則和標準,兼顧香港法律制度和司法體制的特殊性,在法律概念、用詞用語和立法方式等方面都考慮香港社會的認受性。可以說,港區國安法因為與本港法治原則的良好相容性,不僅不會削弱、而且會強化香港的法治。

第四,是最大程度保證法律有效實施。維護國家安全是中央和香港的共同責任,草案從國家和香港兩個層面、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作出了系統的明確規定:

立法明確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上的憲制責任和主要責任,明確維護國家安全的主體是香港特區,包括設立特區國家安全委員會和警務處設立維護國家安全的部門等,絕大多數案件交由特區審理。同時,中央保留在「特定情形下」實行管轄的權力,當香港出現嚴重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特區又無法有效執法司法的情況下,中央駐港國家安全公署和國家有關機關就必須依法行使管轄權。草案附則還規定:香港本地法律與國安法不一致的,適用國安法規定;國安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這些安排是中央擁有、實施全面管治權的重要體現,有利於加強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執法和司法工作,有利於避免出現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規定的緊急狀態情形,為香港長治久安、保持長期繁榮穩定設下「保險線」。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