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清理播「獨」煽暴出版物 還社會清朗正氣

2020-07-06

康文署近日將公共圖書館中涉嫌播「獨」、牴觸香港國安法的書籍下架,但昨日本報發現,坊間仍有書店出售包含「港獨」內容的書籍。本港有少數組織和個人,長期打茖末蛈菪恁B學術研究的旗號,肆無忌憚撰寫、出版鼓吹「港獨」、煽動仇恨、抹黑國家的書籍、教材,顛倒是非、煽惑人心,誤導市民尤其是部分年輕人對國家恐懼、敵視、仇恨,挑戰「一國兩制」和法治底線,是導致香港社會亂象叢生、青少年誤入歧途的其中一個根源。鼓吹「港獨」絕非言論自由,香港國安法實施,正是出版界撥亂反正、驅「獨」辟邪的契機,當局和業界責無旁貸清理違法播「獨」的出版物,還社會清朗正氣。

長期以來,有人利用本港包容開放、高度自由的社會環境,編撰出版宣揚「港獨」、「自決」的書籍,陳雲、黃之鋒之流借出書散播「城邦論」,分享「抗爭經驗」,為實踐「港獨」提供理論依據和行動指引,明顯逾越「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底線。類似銅鑼灣書店的所謂民間出版社,不斷出版以「揭內幕、爆權鬥」作招徠的書籍和雜誌,對國家進行捕風捉影、譁眾取寵的杜撰描寫,令部分對內地不了解的市民、青年學生信以為真,加深對國家的恐懼、敵視,抗拒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更令人擔憂的是,本港教材由民間負責出版,又缺乏有效的監管機制,美化違法暴力、醜化內地的教材充斥校園,有教材把黃之鋒列為「中華傳統名人系列」,把鴉片戰爭起因歸結為「英國為消滅鴉片才發動戰爭」;更有甚者,有教材竟然借「港獨」分子馮敬恩之口,明目張膽宣揚「香港應該考慮城邦制或港獨」。

鼓吹、煽動「港獨」的書籍、教材大行其道,扭曲國家民族觀、價值觀、法制觀,令部分市民、學生思維紊亂,逐漸被「港獨」思潮洗腦,中毒甚者就採取「違法達義」「以武抗暴」的手段以實現「崇高理想」,淪為被反中亂港勢力利用的棋子而不自知。「佔中」、旺暴、修例風波等反中亂港暴力運動愈演愈烈,「港獨」、煽暴出版物推波助瀾,正是罪魁禍首之一。

「港獨」、煽暴出版物長期存在,不合理不合法,只是因為過往有關法律和執行機制不健全所致, 專責部門執法不嚴,不敢理直氣壯制止「港獨」、煽暴的書籍、雜誌和教材。基本法早已列明「港獨」違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亦規定,發表自由的權利不是絕對,為保障國家安全,可立法限制有關自由,對危害國家安全、煽動仇恨敵視的言論,可依法禁止並治罪。「港獨」和販毒吸毒、納粹主義、種族歧視、恐怖主義一樣,都是不容討論的社會禁忌,都不屬於受法律保障的言論自由。

香港國安法既充分保障港人享有包括出版自由在內的權利和自由,亦對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劃定紅線。香港國安法第20條規定,任何人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旨在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行為的,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即屬犯罪;第21條規定,任何人煽動、協助、教唆、以金錢或者其他財物資助他人實施本法第20條規定的犯罪的,即屬犯罪。顯而易見,香港國安法為清理、制止「港獨」出版物提供了不可挑戰的法理依據。

香港是法治之區,言論自由不是「港獨」、煽暴護身符,出版界不能成為法外之地。康文署是政府機構,公共圖書館由公帑營運、服務全港市民,本港公共圖書館以《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公共圖書館宣言》所訂原則為指引,館藏必須符合香港法律的規定。公共圖書館主動將包含「港獨」內容書籍下架,是依法辦事的必要之舉,相關檢視、清理工作更要徹底持久;坊間的出版社、書店等機構,也要依照國安法的規定,自律檢視旗下的書籍、教材有否牽涉「港獨」議題,須及時糾正錯誤,切勿以身試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