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警惕「法律精英」斷章取義亂釋政制

2020-09-10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報章撰文表示,在沒有全面理解基本法和憲制秩序下,任何人試圖將「三權分立」概念簡單化並套用於香港,都是枉然,最終只會誤導公眾。但本港仍有所謂法律精英聲稱「『三權分立』由基本法訂明」。香港的政治制度設計是中央管轄、行政長官處核心位置的行政主導制度,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分置,互相制衡、互相配合;司法機關強調小心用權,不干預行政、立法運作。少數所謂法律精英曲解基本法和法庭判詞,斷章取義,混淆是非,企圖以重複謬論當真理的伎倆誤導公眾,以達到越權亂港、對抗中央的政治圖謀。

香港是國家的特別行政區,屬於地方政權,政制當然不能與主權國家簡單類比,不可能實行主權國家的「三權分立」。基本法第2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公民黨、大律師公會一再以此作為香港實行「三權分立」的法律依據。其實,要正確理解基本法第2條,首先應該清晰地認識到,香港享有的全部高度自治權,包括行政權、立法權和司法權都由中央授予。中央對港擁有全面管治權,即使已授予香港的權力,在行使時也受到中央權力的制約和監督。

自基本法起草至今,中央有關部門權威人士對香港政制多有論述,近日港澳辦、香港中聯辦的聲明,都明確指出,香港政治體制無論在回歸前還是回歸後,都是「行政主導」,而非「三權分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制的特點是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基本元素包括三權分置、行政主導、司法獨立、行政長官代表特別行政區向中央總負責。所謂基本法第2條承認「三權分立」之說,無視香港政制的前提和基礎,存心曲解的意圖彰彰明甚。

香港政制中儘管三權分置,但行政長官的「雙首長」「雙負責」憲制地位,以及中央透過行政長官來落實對港管治,注定香港要實行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政制,這是確保「一國兩制」全面準確貫徹實施的重要制度安排。在這個制度框架之下,本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各司其職,相互既制衡又配合,同時保持司法獨立,但並不代表三權對等,更不能說香港的政制是「三權分立」。

具體到「司法獨立」,僅指法院獨立審判案件不受干預,而非政制框架下與行政主導的排他對立關係。在梁國雄訴立法會主席案中,時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夏正民確認特區政府以行政主導,強調基本法中,「行政機關、行政當局及立法機關明顯地以互相協調、彼此合作的方式,為香港的良好管治,各自履行其憲制上指定的角色」;終審法庭的判詞也指出,法庭不會插手裁決立法機關內部程序的合規或違規事項,會留給立法機關自行決定(「不干預原則」)。法庭強調的「三權分立」,指的是法庭謹慎用權,不會借「司法獨立」之名擴大司法權,架空行政主導體制。

有資深大狀對香港的憲制秩序、對法庭的自我約束視而不見,反而指法庭判詞提到「三權分立」是普通法的信條,認定法庭亦相信特區政府是在三權分立的體系中運作,由此得出香港奉行「三權分立」的結論,分明「揣茤白裝糊塗」。所謂法律界精英濫用專業身份,為搶佔話語權混淆視聽,積非成是,借所謂「三權分立」否認「行政主導」,無非為誤導本港社會對香港政治體制的認知,貶低行政長官的憲制地位和權力,根本目的是抗拒和架空中央對港全面管治權,挑戰特別行政區憲制秩序。社會各界、有識之士在這個原則問題上,應該認清所謂法律界精英的謠言大話,明辨是非。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