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雲深不知處

2020-11-23

付秀宏

作家錢紅莉說,經常從飛機上看雲層洶湧而來,高空風挾持荈釵楚A像海濤一般澎湃鼓蕩,如聳立的巍峨山巔排山壓來,又似獅吼、虎嘯、驢鳴一般彼長此消。飛機於鈷藍明淨的高空堿鵀獢A能感知到雲團反射荈坏,猶如被神派下的萬千天使在朗聲笑,笑聲一直往下墜落。從舷窗往下看,香港海洋公園毗鄰的海域,那種深厚而廣博的高純度藍,一直深深地留在她的記憶堙C

雲破之處,雲嵐移動,外形與內質會慢慢變幻,若有若無,若斷若續,雲比水要輕盈百倍,優雅而從容。傳說五代後周世宗柴榮見到雨後天晴的那種藍,非常喜歡,他命人仿照雨過天青色燒製瓷器,要求是:「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這種雲天一體的藍,不明媚,不跳躍,穩定、含蓄,不張揚,卻高貴,有一種靜觀沉思的品味和雲深不知處的懷想。

我發覺,正午是藍天和白雲配合最好的響亮樂曲,幾乎做到了天衣無縫。巨大發光的藍色圓頂和脊線,純淨得不含一絲雜質,絲絲縷縷的白雲呈現的羽毛、邊緣和飛絮,在一走神兒的工夫之間,又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升騰的陽氣讓雲朵陸續消亡、消亡,像孩子還沒塗鴉成功就被擦拭,再無從尋找一般。他或她只好拿茧e筆,在瓦藍色中愣愣地幻想、崇拜和禮讚,那種失望與愉悅難以描摹。

雲遁深不知,看雲即知音。雲是最富想像力的景觀,雲之為物,或崔嵬如山,或瀲灩如水,或如人,或如獸,或如鳥毳,或如魚鱗,故天下萬物皆可畫,唯雲難畫也。雲本無蹤,比起具象風物,雲海變遷最出神意。瀑布雲、魚鱗雲、快閃雲、火燒雲、雨幡洞雲、七彩祥雲,林林總總,閃轉騰挪。王維《鳥鳴澗》:「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因一個「空」字,凸顯出夜的靜謐和雲開露重的空寂。作者隱居雲溪時,清幽寧靜氣,雲空春夜開,正所謂花開花落,心境空寂;雲散雲聚,禪意盎然。

北京航天大學李尚志教授登峨眉山時遇到一攝影師,對方說,山腰雲層太矮,或雲層太高,都不會出現佛光,必須高低合適,佛光才會顯現。此時,李教授看到山腰有一股雲層正向上湧,若雲層連續不斷地往上,必「存在」某個時刻雲層高度和太陽光的關係剛剛好,佛光就會出來。果不其然,過了一會兒,捨身崖那邊傳來喊聲:「快來看佛光啊!」在合適的地點、合適時間媢J到合適的人或事物,就是雲深不知處--體現的唯一確定性。

前幾天,有一名女同學問我:「秋天的天空,為何突然這樣高了呢?」我笑茼^答:「因為黑雲低壓的夏天,已經過去了;現在的白雲,每天飄來飄去,才有足夠水汽被雲空吸收。天空足夠高,它才能養得胖一點兒呀,才能夠美麗動人!」

這名同學用手托茪U巴,一副非常癡迷的樣子。她接蚖﹛G「老師,白雲快樂地飄來飄去,是不是像環肥的楊貴妃一樣呢?我怎麼看不見她有明亮的眼睛?」「白雲雖然沒有明亮的眼睛,但是它有美麗的蘭花指呀......她會用蘭花指在自己的衣襟上寫詩,而且寫得很飄逸!」「老師,您是不是指白雲--會寫出像錦書一樣的『雲上書』呢?」我微笑蚋I頭,白雲的意境,已經飄到了這幾名同學的心堙C這時,另一名同學說:「經常看到秋天的白雲,生得白白的,長得胖胖的。怎樣能讓白雲變瘦呢?」

還有一名同學附和道:「人們都講,減減肥才能健康,白雲能不能減肥呢?」我也有些發愁了:「秋天的白雲,可不像人,天天少吃飯,多運動,就能減肥。白雲悠悠,何時能變瘦一點兒呢?這真是一個難解的謎。」

第一名同學給出了她的理由:「秋空高遠,白雲豐腴,這是不能改變的。因為白雲如若一不小心變瘦了,水氣就蒸發掉了,幾乎要變成萬里無雲的樣子了。」那名提出讓白雲變瘦的同學,若有所悟:「讓白雲變瘦,只能讓天空變窄、變窄。」我十分驚異他的思維空間:哦,讓白雲變瘦,只能讓天空變窄、變窄。提出「白雲減肥說」的那名同學發言了:「萬里雲空中,有的是水汽,生生不息。天空變窄了,就要隔斷開了。而天空一旦隔斷開了,白雲就要被餓瘦。就像一個小孩從小只看一兩本書,頭腦堛澈銩Q,也會被餓瘦的。」

我驚歎這名同學的聯想和類比能力,說:「你想得好深遠呀!天空太窄,白雲太瘦,真的一點兒都不好玩。」「聽我爸爸說,在科技界日益細分的學科中,有的領域很窄,可能全球只有幾十個人在做。我想,這些人的頭腦看去非常睿智,但由於沒有其他學養的助力,是很難超越自己的極限,到達一個新高度。目前他們的狀態,是不是就像被餓瘦的白雲一樣,非常困窘呢?」

我深深地點點頭:「天高任鳥飛的另一面,就是天窄白雲瘦。」那天,我和同學們對於「天空太窄,白雲太瘦」的討論,非常精彩,我的收穫也很大。雖然我是一位作家兼作文教師,如果沒有這些像白雲一樣的同學,我的思維空間也是非常有限的。

真的,如果一個人從小把自己的興趣和領域限得太死,不能飛躍於無限;那麼,源自無限雲空的給養,自然是不足的,其爆發力、衝擊力也要弱小得多......雲深不知處,必須身在此山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