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翠袖乾坤】最後一程誰相送?

2020-11-23

余似心

最近有位超遠房親戚的兒子忽然打電話給我,告知其獨居母親突然家中過身。記憶中我僅在二十多年前見過他一面,而且還只得三兩分鐘,現在的他已是中年人並已成家立室。我與他母親也只是偶爾通通電話,過年時到訪一轉。之後,他多次來電和我商討母親的身後事,以及遺產的申領程序,找我商量雖有點奇怪,但樂意幫忙。

出殯之日我前往拜祭,料不到我是唯一的親友!由於所謂的親人僅兒媳一孫和我四人,只在日間一齋堂進行簡單不過的儀式。這位遠房親戚已八十多歲,退休前長袖善舞,在商場上有一番作為,怎能想像她身後蕭條,連到來上一炷香的親友也沒有?當兒子的告訴我,母親早已沒有跟親友聯絡,所以他從沒有任何聯繫,只在母親的電話簿內找到我的手機號碼。聽罷心內唏噓!

想起一位年輕女孩,是女兒的朋友,自小父母離異,與弟弟和母親相依為命,母親因接受不到離婚的事實,也怕周圍親友對她的目光,於是孤僻地帶茪l女生活,自此生活世界堳K只得三人。有一年中秋節,女兒邀請這位好友和我們家族吃團圓飯,我們四代共二十多人,早已習慣熱鬧哄哄歡笑不斷的。席間女孩躲到一角哭,因為她從小到大未感受過親人相聚的溫暖,她實在太感動,也意識到自己的欠缺。她的感受令人痛心。她的母親將來會否也像遠房親戚那麼孤單?

在地球人口多得快要爆炸,街上行人摩肩接踵的城巿,怎麼人可以如此孤獨?

我們的一生曾與無數人相交,有血緣關係的、曾交心的、曾在工作上拚搏的、曾愛戀的、曾一起飯聚的、曾共同歡笑的......數目多如星宿,走到人生盡頭時,竟無一人相送......

心中不禁湧出李清照的《聲聲慢、尋尋覓覓》︰「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慼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盡道寂寞者的心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