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博覽 > 正文

中國彩畫第一人關維興:願再探水彩秘境八十年

2021-01-05
■關維興向記者展示國際水彩畫大展獎狀。 秦占國 攝■關維興向記者展示國際水彩畫大展獎狀。 秦占國 攝

他曾破格考入尤金·博巴的油畫訓練班,卻華麗轉身為世界水彩畫大師;他曾以一幅標價160萬美元的水彩轟動藝術界,卻堅持將畫作帶回、捐贈祖國;他是亞洲唯一一位入選世界十大著名水彩畫家代表團的畫家,曾被荷蘭藝術家譽為「中國倫勃朗」,三次赴美開展、收穫數千觀眾的淚水。這位獲頒「水彩藝術終身成就獎 」、收穫國際媒體讚譽無數的老人,便是扭轉「小品」定位,引領中國水彩畫走向世界的「水彩第一人」-關維興。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朱燁

「若是八十歲的經歷,卻只有一兩歲的年紀,該有多好。」這位低調的老人,似乎永遠都有茞M澈的心靈與不滅的奮鬥慾望。「如果死後又有人將我喚醒,那我睜開眼睛第一句話會說,我還有張畫沒畫完呢!」對關維興而言,藝術是無止境的,即使生命終止,整個社會自然的藝術還在繼續發展。「我很滿足,這輩子沒浪費,該做的事兒都做了。」他微微瞇起雙眼,「但還是想再活八十年,現在剛悟出來一點水彩的內涵,還有很多事等荍琤h做。」

油畫轉型水彩 「找回初心」

1959年由魯迅美術學院附中考入該院油畫系,1960年又破格進入羅馬尼亞大師尤金.博巴的油畫訓練班,1962年以研究生資格結業。沉浸油畫創作30餘年的關維興,1990年自軍隊回京後,卻決定轉型成為一名「水彩畫家」。談及箇中緣由,關維興對記者稱,一方面是為水彩「小品」的身份「不忿」,想要為水彩「正名」,另一方面更是因為,水彩為他找回了那顆丟失的「初心」。

常年的軍旅生涯和固定的宣傳式作畫,讓他漸漸沒有了靈感。「那時候擺了一組靜物,卻怎麼持筆都彆扭。」他說:「非常生氣,把畫布撕了,畫筆扔了。」1990年回到北京的他充滿了失望和焦慮,恰巧,一位同學邀請他畫水彩人物並參展。於是,他以軍隊堿麍鶪穧蝒漸揭r員為模特,創作了一副作品,沒想到聲名大噪,一下子就「出風頭了」。自那以後,關維興的藝術生涯便與水彩緊緊綁定在了一起。

幸福感是水彩厚贈之禮

自油畫轉入水彩的關維興,想要證明給全世界,輕視水彩是不公平的,它或許還有一些未被開發的新領域。他認為,水彩中飄逸的水色與筆筆都固定的油畫性格是截然不同的。「假如把油畫比作健壯的男子,水彩則猶如婀娜多姿的少女,這種優美的水彩語言,就要靠水的自然流動和易於調和色彩的屬性來獲得。」 他認為,水彩創作中充滿茠滲S殊艱難和神秘莫測的曲折,以及很低的成功概率,成了勇敢者的天地。「對於喜歡迎接挑戰的我,自然有虓奶j的吸引力。」

「水彩遠不只是一種色彩練習的工具,它應該能生成偉大的作品。」他說,「尤其是水彩人物,更是引人入勝,一幅好的水彩人物作品獨具的藝術感染力,是其他畫種無法比擬和替代的。」然而,與其他畫種不同,以「水」為主要媒介,又為水彩畫創作增添了許多「不確定性」。或許,這也是2007年美國出版的關維興畫集《Like Moving Poem》的名稱來源,流動且詩意。

關維興繪畫題材廣泛,並且樣樣得心應手,不管是人體、風景、靜物還是肖像,他的作品總是能以精到的細節和極高的技巧刻畫出人物的高雅和優美。其中,自構思至完成共耗時8年的巨幅水彩人物畫《鄉情》,則刻畫了幾十位性格各異、表情生動、純樸動人的陝北農民形象,不僅開創了用水彩深入表現眾多人物的先河,更是在美國展覽時售出了160萬美元的天價。這在水彩畫定價歷史上,尚屬首次。

「在紐約展出時,我搬個小板_坐在《鄉情》對面,生怕被買走。」他笑蚢黻O者說。現在,這幅《鄉情》已被帶回中國。「我準備捐獻給國家,要讓藝術價值煥發出更大的生機,這是人類共同擁有的財富,要傳承下去。」他說:「光是留給孩子們,換幾個錢,沒什麼意義。」

已經80高齡的他,現在每日堅持到工作室「打卡上班」。「我的時間很緊張,幾乎沒有周六周日。」細數這白駒過隙數十載,在這位世界級水彩大師的心中,水彩帶給自己最多的,便是那不懈奮鬥的慾望,是碩果纍纍的成就感,更是與觀眾心靈相通的幸福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